2021-10-29 基督教論壇報 / 國際新聞

流浪上百年 來自世界各地的聖經卷軸回到以色列

檢舉
基督教論壇報 特約編譯 譚亞菁 追蹤

【特約編譯譚亞菁╱報導】來自世界各地的手抄本「妥拉」卷軸(也就是聖經的「摩西五經」),在外流浪上百年或數十年之久,最終從葉門、摩洛哥、西伯利亞、德國等地回到以色列。每個重見天日的聖經卷軸,都訴說著不同的歲月故事。

一、葉門猶太人妥拉卷軸
這個有三百年歷史的妥拉卷軸,現今存放在以色列利河伯(Rehovot) 的「葉門猶太遺產中心」。中心主任考雷什(Hananya Koresh) 說:「這個卷軸是由從葉門回歸以色列的摩舍家族(Moshe family) 捐贈給博物館的……葉門猶太人的妥拉卷軸是由羊皮紙製成,卷軸仍保存在其原始木箱中。同時,葉門妥拉卷軸在許多方面不同於西班牙系和德系猶太人妥拉卷軸,前者在每頁羊皮紙上有51行,而後者只有42行。此外,葉門妥拉卷軸的頁面總是以經節的第一個字作為開頭」。

考雷什還表示,「這個妥拉卷軸的獨特之處,在於它非常古老,竟還能被完整地保存下來。因為它來自葉門非常乾燥的地區,濕度幾乎是零。它仍然保留著原來的羊皮紙、箱子和鈴鐺。歷經數百年還能保存如此完好的妥拉卷軸,實屬難得。」

葉門妥拉卷軸(Photo credit: HANAYIA KORESH)

二、摩洛哥提斯利特妥拉卷軸

提斯利特(Tislit ) 妥拉卷軸很古老,它寫於數百年前,是從摩洛哥的村莊帶到以色列的。這個具有數百年歷史的妥拉卷軸,如今存放在以色列亞實基倫(Ashkelon) 的塞弗提斯利特猶太會堂(Sefer Tislit Synagogue) 。這所猶太會堂的管理人員埃弗吉(Rami Ivgi) 說:「這個妥拉卷軸原本與耶路撒冷的另外六卷書卷一起寫成,然後都被帶到以色列以外的社區。後來於1963年,由我父親的家族,將其中這個妥拉卷軸帶回以色列,重回故土。」

埃弗吉表示:「提斯利特妥拉卷軸是很神聖的,這個妥拉書卷的抄寫者是一位聖者,有些人甚至宣稱這個妥拉卷軸具有能力實現奇蹟。人們來自以色列和世界各地,將目光投向這個特殊的妥拉卷軸。每年在猶太曆的赫舍汪月(相當於陽曆十至十一月)的月初,我們都會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來紀念這個妥拉卷軸,來對此表達敬意。」

摩洛哥提斯利特妥拉卷軸 (photo credit: RAMI IVGY)

三、俄羅斯西伯利亞妥拉卷軸

這個擁有百年歷史的妥拉卷軸,存放在以色列巴特亞姆(Bat Yam) 的猶太會堂。會堂管理員埃利澤(David Eliezer Aharon Hager) 表示:「我已故的祖父在波蘭出生,他是一位拉比。二戰爆發後,我的家族與許多波蘭猶太人一起被流放到西伯利亞森林,我的家人隨身攜帶了妥拉。三年後,我的祖父率領一個代表團,前去向一位蘇聯高階將領表達他們的訴求,這位將領最終同意釋放我的家人和其他數百名波蘭猶太人,並允許他們前往以色列。 

就在那場會議結束時,將軍把我父親拉到一邊,遞給他一個用黃麻布蓋住的東西,竟是一本妥拉卷軸,原來那位將軍的父親是猶太人。他曾答應他父親的要求,務必要把這個妥拉卷軸,交給一位能把它帶到以色列土地的人。」

埃利澤繼續說道:「我的祖父在1942年回歸以色列,多年來,這個來自西伯利亞的妥拉卷軸,在以色列巴特亞姆,從一個猶太會堂傳到另一個會堂。每當聽說會眾沒有妥拉或正在修復妥拉時,就會把這個妥拉卷軸借給他們。直到今天,這本妥拉卷軸持續被借給需要它的人。」

四、德國萊比錫妥拉卷軸

這個來自萊比錫猶太社區的妥拉卷軸,如今存放在「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Yad Vashem) 。紀念館文物部主任麥可(Michael Tal)說:「來自萊比錫布羅迪猶太教堂(Brody Synagogue) 的妥拉卷軸,歷經1938年的『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在60多年前被找到,是極少數的獲救文物。當時納粹黨員襲擊德國全境的猶太人,在『水晶之夜』之後,幾乎所有猶太會堂遭到縱火或損毀,裡頭大部分的妥拉卷軸都被摧毀了,獲救文物少之又少。」

「目前在猶太大屠殺紀念館展出的這個萊比錫妥拉卷軸,最獨特之處在於它詳細記錄了過去卷軸藏身地點、誰收藏它,以及在哪些猶太會堂誦讀這本妥拉。這個妥拉卷軸也成為大屠殺倖存者的詳細見證。」

來自德國萊比錫猶太社區的妥拉卷軸,如今存放在「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 (Photo credit: ELAD ZIGMAN)

五、德國維斯洛赫妥拉卷軸

這個來自德國維斯洛赫猶太社區的妥拉卷軸,如今存放在以色列的「閃姆·奧蘭教育研究機構」 (Shem Olam Institute)。這個妥拉卷軸是由猶太難民漢堡家族(Hamburger Family) 從德國維斯洛赫猶太會堂攜帶出來,因當時已經沒有猶太人留在維斯洛赫了。

然而,在回歸以色列的旅程中,漢堡家族的猶太難民遭遇了嚴重的船難,這個妥拉卷軸因此落入海中。有一位家族成員甚至為了救這個妥拉卷軸,跳入海中不幸喪命;後來該卷軸被他人發現救起,於2014年起存放在「閃姆·奧蘭教育研究機構」,作爲猶太難民家庭為了拯救妥拉卷軸而經歷悲慘事件的見證。

德國維斯洛赫妥拉卷軸。(photo credit: SHEM OLAM INSTITUTE)

六、埃及開羅妥拉卷軸

這個有數十年歷史的妥拉卷軸,來自開羅的猶太社區,是為紀念奧萊.哈加多姆(Olei Hagardom) 而寫的,現今存放在耶路撒冷的阿杜特.伊斯雷爾猶太會堂(Achdut Yisrael Synagogue)。這個妥拉卷軸已於兩年前開始進行修復,如今可供會眾在安息日或節期聚會中誦讀。

開羅妥拉卷軸 (credit: YITZHAK GOLDSTEIN)

七、法國亞爾薩斯妥拉卷軸

這個擁有一百多年歷史的妥拉卷軸,來自法國亞爾薩斯區,現今存放在耶路撒冷的古什卡蒂夫博物館(Gush Katif Museum) 。

從事農產品外銷工作的什洛莫(Shlomo Wassertile)就是這個卷軸的捐贈者;他表示:「我曾將以色列農產品出口到歐洲,有幾次我從歐洲回以色列時,我會從那些不再有猶太社區的地方,帶妥拉卷軸回以色列。自從納粹大屠殺以來,大部分妥拉卷軸已經有幾十年沒有人讀過了。然而一旦它們被帶回以色列,就會重新被賦予生命。」

他接著說道,「1998年我去法國旅行,朋友們帶我到法國東北部亞爾薩斯區,去看幾十本妥拉卷軸,他們要我選一本妥拉帶回去。我記得那一個夜晚,來到一個古老的猶太會堂,外面零下15度,我在那裡尋找到這個看起來最完整的妥拉卷軸,它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後來當古什卡蒂夫博物館在耶路撒冷開幕時,我就將這個亞爾薩斯妥拉卷軸捐贈給博物館。」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4-03-01 基督教論壇報 / 靈修禱告
以教會小組實踐為目標,靈修默想神的道(上)
2024-03-01 基督教論壇報 / 休閒旅遊
淡蘭北路:再續三位大叔的朝聖之旅
2024-03-01 基督教論壇報 / 藝文影視
被雨融化的春風──思想電影《滯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