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28 基督教論壇報 / 國際新聞

烏克蘭俄羅斯衝突一觸即發?兩國福音派領袖籲迫切代禱:若非上帝允許事情必不會發生

特約編譯吳立民、編譯余友梅 追蹤
烏克蘭士兵在與俄羅斯邊境接壤地區進行訓練演習。(圖/Ukrainian Ministry of Defence)

【特約編譯吳立民、編譯余友梅/報導】俄羅斯與烏克蘭情勢緊張,目前包括台灣在內,有13個國家都要求仍在烏克蘭境內的國民盡速撤離。美媒《Politico》11日更爆料「拜登透露俄羅斯最快16日攻打烏克蘭」;德媒《明鏡週刊》也在同一天報導,美國中情局(CIA)已經向北約盟國發出「緊急警告」,透露俄羅斯最快會在二月16日入侵烏克蘭。但經過歐美多次協調,傳俄羅斯已部分撤軍。拜登則指尚未證實.也警告入侵仍有可能,烏克蘭當局也未放鬆戰備。(更新)

2013年十一月,「烏克蘭親歐盟示威」(Euromaidan),引發俄羅斯和烏克蘭邊境衝突,導致基輔政權轉移,並引起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與頓巴斯(Donbas)戰爭。

烏克蘭軍人模擬雪地作戰。(圖/烏克蘭國防部臉書)

俄羅斯分析家奧列格.伊格納托夫(Oleg Ignatov)認為:「俄羅斯期待將烏克蘭納為盟友,而非中立國家。」

烏克蘭民眾百感交集內心恐懼

烏克蘭國防部長奧列克西.列茲尼科夫(Oleksiy Reznikov)試圖弭平戰爭流言,認為沒有理由發生軍事侵略行動,無奈恐慌和驚懼已成國際媒體報導焦點。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與英國首相強生商討烏克蘭情勢。(圖/Twitter@ZelenskyyUa)

人民的觀點顯然不同。基輔的福音派牧師阿納托利.卡盧日尼(Anatoly Kaluzhny)觀察到,烏克蘭民眾此刻百感交集、內心「恐懼」。他的臉書影片提到,恐懼是非常自然的感覺,但應當得到控抑。「上帝掌管一切,若非出於祂的許可,事情必然不會發生」,卡盧日尼強調。

這些天,烏克蘭人民走上街頭,要求攔阻俄羅斯。身兼基督教公民運動(Christian civil movement)和基督教記者協會「新媒體」(Novomedia)主席的魯斯蘭.庫哈丘克(Ruslan Kukharchuk)回憶,2014 年,「俄羅斯官方宣稱不會佔領烏克蘭,但卻實質占領了頓涅茨克(Donetsk)、盧甘斯克(Lugansk)與全克里米亞半島。」 東歐國家人民長期蒙受壓力 ,烏克蘭貨幣貶值,旅客也紛紛取消商務行程。

2014年親歐盟的「邁丹革命」,改變了烏克蘭的社會。(圖/wiki)

住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的美國傳教士珍 · 凱悅(Jane Hyatt)說,她目前不打算離開。凱悅告訴《CBN新聞》:「我在這裡住了26年,到今天為止,我還沒有任何撤離計畫。我正在觀察事情的發展,我們只要相信上帝,看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凱悅經營著基督教兒童康復中心「天父的關懷」,她一直忙於履行在那裡的職責。

2013年12月12日,示威者在基輔設置的聖誕樹。(圖/wiki)

REA相信俄羅斯無意發動戰爭

俄羅斯基督徒認為,入侵的可能性不高。俄羅斯福音聯盟(Russian Evangelical Alliance,簡稱REA)秘書長維塔利.瓦拉申科(Vitaly Vlassenko)認為:「這跟俄羅斯與北約會談,及當地軍事演習有關。我相信俄羅斯不是侵略國。」他認為,俄羅斯無意發動一場可能蔓延全球的戰爭。俄羅斯官方期待與烏克蘭建立友好關係,只是手段有待商榷,目前試圖透過經濟、政治和軍事壓力達成目標。

瓦拉申科強調:「所有福音聯盟與俄羅斯福音聯盟成員都樂見和平。」

莫斯科的態度與北約(NATO)在東歐的發展相關:羅馬尼亞與保加利亞於2004年加入北約,蒙特內哥羅(Montenegro)與北馬其頓分別於2004年與2020年加入。據報導,普京曾與芬蘭總統紹利.尼尼斯托(Sauli Niinistö)對話時提到,要求北約退回以西歐國家為主體的1997年局勢。

常駐俄羅斯的福音派分析師威廉.約德(William Yoder)在近日的專文中斷言:「俄羅斯人民期待與西方國家保持良好關係。儘管沒有正式統計,合理推斷,95%俄羅斯人民企盼和平解決烏克蘭問題。」但難度將伴隨著美國盟友在俄羅斯邊境增加而提高。

他期待「烏克蘭能採取芬蘭模式 (Finlandization),或者至少維持東烏克蘭地區軍事中立。克里姆林宮對此抱持開放態度,烏克蘭或將再次成為跨越陣營的橋梁。」。

禱告禱告再禱告

宗教信仰,尤其是在東正教信仰範圍內,也無法自外於衝突。烏克蘭正教會基輔教區(Kyiv Patriarchate)於2018年底,宣稱已經控制了該國七千多個教區。2019年一月,君士坦丁堡普世教區會議宣布,基輔教區將不再由莫斯科大牧首管轄,意味烏克蘭正教會基輔牧師完全獨立自治。

福音派基督徒群體同樣受到敵對氛圍攪擾,常年於社交媒體論辯。然而,對多數烏克蘭和俄羅斯福音派信徒而言,對和平的盼望與信仰的堅定,已經超越政治分歧。瓦拉申科說:「信仰並非『或許是或不是』(maybe yes or no)的競合關係。」他呼籲所有良善的人在禱告中合一,堅定相信必能以和平終結對立衝突。」

「我們每日為教會祈禱。」俄羅斯福音聯盟:「我們向主耶穌基督呼求歐洲全境和平,尋求調解人。」而世界福音聯盟(WEA)理應承擔重責大任。

戰爭破壞經濟和生活。(圖/WIKI)

今年一月間,烏克蘭教會進行多次禁食與禱告聚集,福音派電視台播放24小時禱告會。庫哈丘克認為,倘若局勢惡化,眾多難民將四散流離、尋求庇護。正如2014年的烏克蘭危機,數十萬民眾被遷徙至非佔領區,甚至國外;或者拿起武器捍衛地土。

烏克蘭基輔的新生命教會(New Life Church)阿納托利.卡魯茲尼(Anatoly Kaluzhny)牧師是每個主日都為烏克蘭祈禱並唱詩歌的牧者之一。他說:「敬虔的基督徒應當助人,帶來上帝的真平安。」他樂見牧者投入醫護、軍隊與志工行列。 

「如果你認識上帝、愛上帝,如果你愛教會,讓我們在禱告中合一。相信上帝,保守我們內心平安。」他也為俄羅斯人民、教會與領袖普京禱告,求主攔阻。

EEA以擔負重任的基督徒為榮

歐洲福音聯盟(European Evangelical Alliance,簡稱EEA)秘書長湯馬斯.布赫(Thomas Bucher)在媒體專訪中哀嘆道:「即便尚未發生任何軍事干預,當前的侵略逼迫,也帶來更多焦慮。」EEA不願見到更多的暴力、死亡、破壞與侵犯人權。

布赫說:「俄羅斯與烏克蘭都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不該活在受攻擊的恐懼中,但也有權與鄰國和平相處。」「由於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並不斷呈現敵意,烏克蘭勢必得尋求他國援助,以對抗強鄰。」「雙方均感受敵意威脅,但這並非衝突藉口。」

EEA重申:「我們需要禱告和平的締造者和真相捍衛者,能在俄羅斯、烏克蘭和自治區高聲呼籲。我們以所有在烏克蘭和俄羅斯擔負重任的福音派基督徒為豪。」EEA最後再次呼籲:「為讓我們生活在戰爭恐懼中和在東烏克蘭受苦的人民禱告。」

烏克蘭教堂。(Photo by Chaiwat Hanpitakpong on Unsplash)

烏克蘭東北部卡爾可夫(Kharkiv)的新一代教會(New Generation Church),是當地最大的福音派教會之一,其教會領袖安東.季申科牧師(Pastor Anton Tishenko)告訴《CBN新聞》,他的教會為了烏克蘭的復興與和平,已經開始21天的禁食禱告活動。我們早上7點在教會聚集,為烏克蘭的和平復興祈禱。我們持續地禱告,相信上帝會保守我們,因為他是非常信實的上帝」,季申科牧師說。

該教堂位於俄羅斯邊境省份頓巴斯(Donbass)和盧甘斯克(Luhansk)附近。俄羅斯在2014年併吞這兩個地區。儘管如此,提申科牧師還是確信上帝正在穿越這個地區。一年前,新一代教會曾在卡爾可夫的一個體育場舉辦了一場福音佈道會,聚集了2萬7千人,有超過1萬人決志。

「人們從未像現在這樣對耶穌基督敞開心門」,季申科牧師說。他將繼續傳播盼望的信息,不在乎俄羅斯的威脅。

(Photo by Robert Anasch on Unsplash)

然而,西烏克蘭的浸信會信徒擔心,潛在的衝突可能會讓烏克蘭的基督徒躲藏起來。烏克蘭浸信會神學院(UBTS)主席亞索拉夫.斯拉維克.皮茲(Yarsolav Slavik Pyzh)告訴美國福音雜誌《今日基督教》: 「如果俄羅斯入侵,他們可能入侵東部、北部,和南部的一小部分地區。」

他認為,如果俄羅斯成功接管烏克蘭,烏克蘭可能會分裂成兩個國家,而西烏克蘭仍然保持獨立。因此,俄羅斯統治下的浸信會,將不得不轉入地下,以避免迫害。

他指出,「歷史上我們就經歷過蘇聯的統治,所以教會沒有忘記被迫害的意義。我認為,我們會重整、重組,並且仍然做我們一直做的事,仍然傳播福音。」

(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CBN News)

奉獻連結:https://bit.ly/3tUSSch
**奉獻需註明 「好撒瑪利亞行動」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5-25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每天都在過信心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