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21 基督教論壇報 / 國際新聞

【恐慌移民潮】俄羅斯人急尋猶太根源 盼能逃往以色列躲避徵召參戰

記者 洪嘉蔚 追蹤
俄羅斯在普丁宣布將徵召軍隊後,爆發大量移民潮,許多人不斷尋找自己是否有猶太根源,盼能逃往以色列。(圖左/Unsplash by Nikita Sinyaev、圖右/Unsplash by Philbo)
專門研究猶太族譜的學者佩利表示,自戰爭開始以來,他已經收到比以往多十倍的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的求助。這位55歲的專家說:「自宣布徵兵以來,我也經常接到許多母親希望將兒子送到國外的懇求電話。」這些人的目標不是單純的想要移民,而是離開俄羅斯。她說:「這是來自恐慌和恐懼的移民浪潮。」

【記者洪嘉蔚/編譯】在莫斯科的一所紅十字中心,一名頭髮黝黑的婦女緊張地把電話話筒放在耳邊,試圖向電話另一端的人探詢出有關自己擁有猶太血統的證明,藉此幫助她的兒子逃避俄羅斯總統普丁(Vladimir Putin)在烏克蘭的軍事行動。

「媽,妳的爺爺莫舍(Moishe)和蘇聯人民委員會首任主席列寧一樣,都是1870年出生的,對嗎?」女人在電話中問道。

這名看起來精疲力竭的婦女,告訴法新社(AFP)的記者說:「獲得以色列護照,是幫助我兒子不必去烏克蘭打仗的唯一途徑」。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猶太根源成為移民的生機

自從今年二月普丁向烏克蘭發動特殊軍事行動,並於九月宣布將在全國徵召30萬名預備役軍人參戰以來,已經有約七十萬名俄羅斯人逃離俄國。也有許多人爭先恐後地尋找自己的猶太根源,以獲得前往以色列的機會。

一名叫做伊凡.米特羅法諾夫(Ivan Mitrofanov)的32歲男子,正瘋狂地尋找他的祖父母是猶太人的證據。身為一名資訊科技領域的工作者,當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役接連失利後,他目前尚不受九月21日宣布的全面擴大徵兵的影響。不過米特羅法諾夫也表示,只要俄羅斯的邊境仍舊開放,他就會趕忙離開。

未來預計會有更多的俄羅斯人加入這波徵召動員的行列,也有些人擔心俄國政府當局會實施戒嚴令,或管控邊境,禁止已達服役年齡的人踏出國門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米特羅法諾夫認為前往以色列比去歐洲更適合。「在歐洲,我的俄羅斯護照不受歡迎,我會選擇去以色列,因為那裡是真正需要我們的地方」,他說。

烏俄兩國多人入境以色列

據了解,這波新的「軍事動員移民潮」十分浩大且積極,以致於莫斯科的政府官僚們也為此感到厭倦了。在西莫斯科市政辦公室工作的塔提亞娜.卡拉吉尼科娃(Tatiana Kalazhnikova)指出,目前所接獲的客戶案件,有90%都是來尋找自己的猶太血統

政府當局批評急於離開俄羅斯的人是不愛國的,卡拉吉尼科娃對此也不屑地諷刺說:「他們竟然想離開俄羅斯,前往無情戰火無止境的以色列」。

以色列全國940萬人民中,有超過100萬人擁有前蘇聯的血統。以色列當局表示,自烏俄戰爭爆發以來,來自俄羅斯和烏克蘭的移民申請,足足比以往增加了兩倍。根據以色列當局統計,自二月底以來,有2萬名俄羅斯人和1萬2千名烏克蘭人,以遊客身分入境

烏俄戰爭延燒。(圖/翻攝自Twitter @LinkeviciusL)

無論如何 就是要離開

面對國民紛紛出走,俄羅斯已於今年七月下令所有幫助猶太移民的猶太機構,必須解散和停止提供服務,並指責其違法。許多俄羅斯名人都已經離開俄國前往以色列,其中包括俄羅斯流行天后阿拉.普加喬娃(Alla Borisovna Pugacheva)和她的喜劇演員丈夫馬克西姆.加爾金(Maxim Galkin)。

這項經常性的隨機徵召動員令宣布後,導致外移人口再度增加,更有數以萬計的人湧向俄羅斯鄰國哈薩克(Kazakhstan)和喬治亞(Georgia)的邊境,並持續數週在那裡等待。也有5家新的以色列私人移民機構成立,以幫助俄羅斯人移民。

其餘的人則求助於專業的譜系學家,來幫助他們找到自己任何的猶太根源。專門研究猶太族譜的學者弗拉基米爾.佩利(Vladimir Paley)表示,自戰爭開始以來,他已經收到比以往多十倍的俄羅斯人和烏克蘭人的求助。

這位55歲的專家說:「自宣布徵兵以來,我也經常接到許多母親希望將兒子送到國外的懇求電話。」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過去,從俄羅斯和前蘇聯國家移民到以色列的人本就不少,但這一次的移民潮,更多是出於對當局的恐懼和厭惡。佩利的一位委託人、40歲的歷史老師兼作家米哈伊爾(Mikhail)說,過去他從未想過要離開俄羅斯,但這次普丁的動員政策,讓他萌生了與妻兒一起移民的念頭;而這短時間內做出的決定,也導致家庭破裂。

內心的恐慌加速移民浪潮

58歲的俄羅斯內政部前官員安德烈.特魯別茨科伊(Andrei Trubetskoy)表示,他在今年二月時,就已經下定決心,不想再與自己的國家(俄羅斯)有任何關係。他和他的歷史學家妻子一起搜尋祖譜檔案,偶然發現他的曾祖父是哈西迪派猶太人(Hasidic Jew)。他們夫妻倆因此為移民以色列做準備,也開始學習希伯來語;但在最後一刻,他的妻子拒絕同行,於是他們離婚了。特魯別茨科伊現在打算自行離開俄羅斯。

示意圖。

「離開的決定往往是衝動的」,自由莫斯科大學(Free Moscow University)社會學家柳波芙.博魯斯亞克(Lyubov Borussya)說。她對自二月以來選擇離開的150個家庭進行調查和研究,發現這些人的目標不是單純的想要移民,而是離開俄羅斯。她說:「這是來自恐慌和恐懼的移民浪潮。」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