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2 基督教論壇報 / 普世教會

雋永流傳的詩歌難再出現? 研究:熱門敬拜歌曲保鮮期比以前短得多

特約編譯 樂以晴 追蹤

【特約編譯樂以晴/報導】近期在美國教會界最熱門的敬拜歌曲是〈建造我生命〉(Build My Life),出自於北加州巨型教會──伯特利教會的「伯特利音樂」(Bethel Music)。

這首詩歌占據「國際基督教版權協會」(Christian Copyright Licensing International,以下簡稱CCLI)百大敬拜歌曲排行榜的榜首。〈建造我生命〉於2016年發行,是敬拜音樂界的一首例外,因為現今熱門的敬拜歌曲,幾乎都是曇花一現。

〈建造我生命〉(Build My Life)

敬拜歌曲壽命近年急遽下降

美國南衛斯理安大學(Southern Wesleyan University)麥克・塔柏(Mike Tapper)教授及其同事,進行一項名為「以聲速敬拜」(Worship at the Speed of Sound)的新研究。他們發現,熱門敬拜歌曲的壽命,在近幾年急劇下降。在20世紀90年代中期,知名歌曲如〈陶匠之火〉(Refiner's Fire)或「在隱密處」(In Secret),壽命約有12年,紅了4-5年才開始慢慢退燒。20年過後,流行的敬拜歌曲的壽命,已減少至3-4年;歌曲如〈我願祢來〉(Even So Come)或〈在地如在天〉(Here as in Heaven)迅速竄紅後就消失。此乃根據CCLI32年的數據,所做出的研究結果。塔柏表示,歌曲推陳出新的速度,拜科技之賜,既能迅速傳播,又傳得又遠又廣;但這也成為歌曲壽命減短的原因之一。

〈陶匠之火〉(Refiner's Fire)

〈我願祢來〉(Even So Come)

這些高品質的詩歌讓教會領袖們目不暇給,因為好歌曲很難拒絕。塔柏的團隊非常嚴謹,雖然慶幸人們願意寫敬拜歌曲,渴望唱出對神的讚美,但也擔心大眾犯下無心之過,把敬拜音樂當成消耗品。

〈耶穌基督〉傳唱20年

不過,有些歌曲卻逆勢成長,例如〈耶穌基督〉(In Christ Alone)一曲,至今滿20週年;〈一萬個理由〉(10,000 Reasons)一曲過了十年,仍然屹立不搖;但這段期間也有許多歌曲已經消失了。

In Christ Alone

10,000 Reasons

美國密西根州格蘭德港(Grand Haven)生命盟約教會(Covenant Life Church)敬拜藝術部克里斯.沃克牧師(Chris Walker)亦懷疑,敬拜音樂極速汰換的現象,反映出美國普羅大眾消費媒體的習慣。一切都要即時且保鮮期很短」,他說。

他表示,「聽眾很吃演算法這一套,因他們也參與其中。特別是在愛唱新歌的教會,什麼樣的詩歌會留下來,也令人好奇。」沃克牧師的教會隸屬於改革宗教會(Christian Reformed Church),敬拜時間多使用現代詩歌;但他們也會融合一些古老的讚美詩,將「緩慢教會」(slower church)的策略,應用在敬拜上,不急著使用最新詩歌。

一年中有好幾次,沃克牧師會列好一份曲目表,再寄給教會中協助安排敬拜的團隊。這份曲目表包括全新的詩歌,但同時也有大家想再重新演唱的老詩歌。因此可能會花上半年或半年以上的時間,才會讓新歌有機會出現在敬拜裡。近期,他們教會在棕枝主日重新演唱了兩首老詩歌,皆是美國最具影響力的敬拜主領克里斯・湯姆林(Chris Tomlin)20年前的知名歌曲:〈祢是我王〉(You Are My King),和〈我們俯伏〉(We Fall Down)。這兩首都非常打動會眾的心,且在教會音樂界不停傳唱。沃克牧師表示,「在很多教會裡,一首詩歌要不就是三百歲,要不就只有三歲,幾乎沒有中間值。

You Are My King

We Fall Down

讚美詩集沒落 新歌受歡迎不易

曾擔任過教會敬拜主領,現職美國密西西比大學敬拜領袖學助理教授的威爾.比夏(Will Bishop),說他的學生常感焦慮和擔憂,會錯過敬拜音樂界下一首熱門新曲。試圖提醒這群後起之秀,別用太多新歌淹沒教會的會眾。他說:「我們總想迎接新的好歌,但其實能跟上的會眾不多。」比夏領敬拜時,會挑選讚美詩集及出版商給的新歌曲目表,他有選不完的歌曲,而且每天都還在增加。他表示,「Spotify(串流音樂網)就是新的讚美詩集。」

史帝文.古德里(Steven Guthrie)曾是一名教會樂手,現在是美國納許維爾市貝爾蒙特大學(Belmont University)的神學教授。他懷疑讚美詩集的沒落,有影響到新敬拜歌曲的誕生速度。

他說,在過去,教會樂手人人都有一本讚美詩集,裡面收錄了上百首供教會各種場合使用的詩歌。但如今,許多教會不再使用讚美詩集,音樂家就試圖填補這個空缺。古德里教授表示,雖然新詩歌也很重要,但仍有其缺點。詩歌雖然能夠創造出人際網絡,但這需要時間。當一首詩歌消失得太快,就很難做到,且再也無法從父母及祖父母傳承給年輕世代,也沒有足夠的時間打動人們的心。

古德里教授分享,當他的母親即將去世時,他和姊姊們守在她的床邊好幾個小時,一首又一首唱著他們記憶中的詩歌,都是母親熟悉的詩歌。他若有所思地說:「有時我會想,在我臨終前,我的孩子們會唱什麼詩歌給我聽?」

相關新聞:

末世論、恩典、家庭與兒少......疫情下美國牧者最喜愛的線上講道主題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