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29 基督教論壇報 / 人物報導

以詩篇23篇創作客語詩歌 客家音樂才女趙倩筠唱出風雨人生有主不致缺乏

特約記者楊育玫 追蹤
2021年趙倩筠應邀於去年9月21日於東勢客家文化園區廣場舉辦「共款个月光光-八月半演唱會」,發表最新製作歌曲《共款个月光》。(圖/東勢客家文化園區粉絲專頁)

【特約記者楊育玫/報導】樹梢透入的絲絲微光,緩緩掀開清晨的眼簾,林間的潺潺水泉,輕輕喚醒大地的雙耳;歌手趙倩筠以溫暖清新的歌聲唱著:「上主係厓个牧人,厓無麼个欠缺... (上主是我的牧人,我就不缺什麼)」。絲絲入扣、沁人心扉。按下播放鍵,聆聽她的歌聲,便自然地被牽動著,穿越空間,來到了隱藏在聖經詩篇二十三篇中上帝所賜予的「祕境」當中──可躺臥的青草地,以及可安歇的水邊,流連忘返。

這是一首客語詩歌,以聖經詩篇二十三篇寫成,歌名是《上主係厓个牧人》(上主是我的牧人)。收錄在本月剛發行的客語福音詩歌專輯《客家真光》中。是專輯中唯一一首以「大埔腔」寫成的客語詩歌。悅耳動聽的旋律和觸動人心的歌詞,都是由原唱趙倩筠親自譜寫而成。

才情並茂、唱作俱佳的音樂才女趙倩筠,是台中東勢客家人,從小就有令人稱羨的音樂天分。她有過人的耳韻,即所謂「音感很好」,常常聽見別人唱的歌,或是自己嘴裡不自覺哼出的旋律,就能馬上記下來。她擅長長笛、鋼琴、吉他等多樣樂器,更有特別與生俱來的音樂創作靈感和巧思,寫歌寫譜對她而言,可以說是信手捻來。

她18歲就開始音樂創作,至今已創作出七十多首國、客語歌曲。高中畢業時她就能把當時名音樂製作人小蟲陳煥昌寫的母校校歌,改編成管樂團的演奏譜,至今仍被母校管樂團流傳沿用。32歲推出第一張客語專輯《花草人生》,這張專輯中第一首收錄的歌曲,便是這首〈上主係厓个牧人〉客語詩歌。

早在2013年趙倩筠即創作完成這首詩歌。經過將近10年的光陰荏苒,感人肺腑的程度絲毫不減。因為在創作背後,有一段刻骨銘心的動人故事。

趙倩筠在東勢客家文化園區廣場演唱自己新創作的歌曲。(圖/趙倩筠提供)

讚美詩歌變流淚詩歌 艱困環境下仍堅信主賜平安

「本來這是一首存著滿心喜悅讚美的詩歌,沒想到後來卻成了一首充滿淚水的詩歌。」當時這首詩歌剛創作完成,趙倩筠的肚子裡也正懷著七個月大的大寶。但她卻罹患了自體免疫系統異常。「醫生看完檢查數據告訴我,我的寶寶有機率一出生就患有紅斑性狼瘡或是心臟受損需要安裝支架」,趙倩筠接受本報專訪時仍難過地說道。

在孩子出生前一個月,眼看孩子就要出世,趙倩筠最親愛的母親卻離開人世,此時的趙倩筠身體不僅要承受妊娠的不適,心中又強忍著失恃之痛,再加上保護孩子、避免胎兒孕程異常等種種壓力,將她推到了懸崖的頂峰,導致她每天肚子都收縮陣痛。「我向主祈求不要讓我的孩子早產,也不要有任何的異常,只要平安地出生。那時這首我自己寫的詩歌,便天天陪伴著我一起流淚。」

面對自己承擔不起的壓力,趙倩筠日夜一面獨自流淚,一面獨自在心裡唱著:「上主係厓个牧人,厓無麼个欠缺...... (上主是我的牧人,我就不缺什麼)」她依靠聖經的話堅信著:「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 二十九章11節)。感謝上帝保守,最後孩子平安健康出生。

在台北靈糧堂宣教大樓舉行「客家真光」客語詩歌專輯發表會時與葛兆昕牧師合照。(圖/趙倩筠提供)

兩件最重大的事 信主和嫁傳道人

「我覺得我這輩子最不孝的兩件事,一件是受洗,另一件就是嫁給預備要作傳道人的先生。」趙倩筠說:「但我知道受洗歸主,是我歸回萬有的源頭──上帝,從那裡要領受最大的祝福給我的親族。」

趙倩筠的父母都是台中東勢客家人,家裡有根深蒂固的傳統信仰和祭祖文化。趙倩筠從幼稚園就開始接觸福音,身邊也一直都有老師和同學向她傳福音,她也曾決志過,卻一直沒有受洗。

大學時的趙倩筠,來到了她信仰的轉捩點。在學校裡,當時她正忙碌並活躍於社團及各樣的大學活動中,以致於成績「一塌糊塗」;又經歷失戀及在畢業專題中遭到同學的排擠,差點沒辦法加入畢業專題分組,而無法畢業。在家中,趙倩筠母親的身體健康,也因為長年宿疾纏身,而開始走下坡。大四時,母親甚至得在腰椎裝上了鋼釘。家人相處的氣氛也因為母親的病情,開始變得低落、緊張。這使得趙倩筠更無心於學業。「種種事情讓我心裡痛苦不堪,曾走進廟裡拜拜,希望得到幫助,但卻一點平安也沒有」,趙倩筠說。

直到有一次趙倩筠答應直屬學姊的邀約,參加一場在士林靈糧堂舉辦的婚禮,她表示:「雖然聽不懂詩歌與講道,但竟有想立刻衝出去大哭的那種爆炸感,對我而言非常的莫名其妙且無法言喻。」從那以後,趙倩筠便開始在教會有穩定的聚會,並開始跟主耶穌禱告。

「就在我不斷地流淚禱告後,常常感受到耶穌的幫助與同在。有很多只有我知道的困難,都奇妙的被排解。母親治療順利,家中緊張的關係也逐漸好轉。還有,我的畢業專題竟獲得了系上高分。 讓我第一次經歷到詩歌所唱的『耶和華是叫我抬起頭來的神」』。最後,是我差一點要延畢的爛成績最後一科的分數,恰好符合老師當年的特赦分數,幸運的過關及格。這些發生的事都讓我讚嘆和感謝主不已」,趙倩筠說。

趙倩筠全家福。(圖/趙倩筠提供)

經歷上帝種種奇妙恩典的趙倩筠,雖然心裡已認定要跟隨上帝,但因擔心與家人衝突,遲遲不敢考慮受洗。「我默默向神禱告,若是以我這麼慘的、滿江紅的大學成績,都能夠讓我順利跨科系申請上我的目標研究所的話,我願意認真面對受洗。沒想到,神讓我得到備取第一名。在當時,備一等於穩上了,對我而言是高分錄取的神蹟。」

2004年,趙倩筠也履行她向上帝奉獻的心願,受洗成為神的兒女。「還記得主日受洗當天,我從家裡一路哭到捷運站,還打電話給小組的大姊姊問她說:『我是不是不孝女?』」因同時面對信仰和心愛的家人而心裡糾結的趙倩筠,經過和小組姊妹一起禱告,傳統的父母親最後竟願意尊重趙倩筠受洗的決定,這也讓趙倩筠感到非常意外和感謝。

受洗當年,初信的趙倩筠就寫下一首至今從20歲到60歲以上的聽眾,聽見都會不自覺感動落淚的國語詩歌〈暗夜曙光〉。簡單樸實的歌詞,卻能唱出許多人在低潮時的共鳴。她在自己的臉書上寫道:「當時我正遭逢生命中最痛苦的一段年日。這首歌是我這麼多年來,心裡難過時的力量、生活痛苦時的詩歌。」

上帝是好牧人 顧到結婚需要並應許生子

「我的父母應該沒想到幾年之後,有一天我會跟他們說:『我要嫁給傳道人!』」在傳統的客家文化中,要嫁給傳道人,對趙倩筠自己以她的父母來說,都是很大的挑戰。然而,面對先生向神的決志和回應,趙倩筠雖經一番掙扎,到最後卻也無條件支持。「他很堅定地告訴我,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我禱告之後也覺得有平安」,趙倩筠緩緩說道。

趙倩筠於錄音室錄製歌曲。(圖/趙倩筠提供)

2009年,就在趙倩筠結婚前夕,「客家․好親近」系列廣告的製作人偶然聽見趙倩筠〈偷偷唱給你聽〉這首歌,打電話和趙倩筠聯繫,詢問是否可以將這首歌做為他們廣告配樂。當時趙倩筠忙於結婚的事,也沒想太多就答應了對方。沒想到廣告播放之後,拍攝的內容十分有質感。劇情是一個閩南男生和一個客家女生相戀成家的故事。故事的結局,女主角說:「新丁粄,我們明年也可以吃得到喔。」新丁粄,是客家習俗,家有新生兒的時候吃的糕點。

「這個情節就好像我先生和我的故事,這個廣告像是上帝送給我們的家書;最後製作單位給我的酬勞,也超過我所想的。這筆錢就像是上帝送給我們的結婚禮金。」趙倩筠說。但最讓趙倩筠開心的是,故事結束時女主角所說的話,趙倩筠深信那就是上帝給她的應許。現在有非常可愛乖巧的女兒的趙倩筠回憶說:「當時我的心裡就確信上帝應許我一定會生小孩,雖然中間也經歷兩年等待懷孕的痛苦過程,但我相信一定會有。」

在創作中藉禱告經歷神的能力 所有機會「都是主給的」

現在趙倩筠和先生一起全職在鶯歌蒙福靈糧堂主責服事,經常在社區舉辦活動,照顧關懷當地的居民以及傳揚耶穌的愛。也許是因客家血源,還有對自己家鄉濃厚的感情,趙倩筠心中最想完成的願望,是能夠藉著自己創作的客語詩歌,將福音唱回自己的故鄉──東勢。

去年疫情期間,趙倩筠接受台中市政府客家事務委員會的邀請,為中秋節及九二一地震廿二週年紀念寫一首客語歌曲。交歌期限前夕,因繁多的服事和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已經近8年沒有寫歌的趙倩筠,遇上了創作瓶頸,但卻沒有想到,因為和教會弟兄姊妹的禱告,來了一個「神救援」。

「當時我還有副歌最重要的一段旋律,遲遲無法寫出來,但當天晚上經過我們教會的RPG 復興禱告小組(Revival Prayer Group, RPG)的代禱,隔天凌晨四、五點,我就自己突然爬起來,靈光湧現,一下子就完成這首歌,曲名是〈 共款个月光〉(一樣的月亮)」。

中秋節晚會當天,趙倩筠回自己故鄉東勢演唱這首歌,心裡卻百感交集。「我東勢的外婆家在1999年的九二一大地震就被震垮了,那裏充滿許多我小時成長的記憶。雖然心裡有點哀傷,但我深知這是上帝給我恩典、為我回鄉傳福音開路。當天晚上,我看見親戚長輩們都坐在台下給我喝采和掌聲,那個時刻,好像一切創作走過的辛苦都值得了。」

多年前寫的詩歌能夠再被挖掘收錄,淡出音樂圈已久,還能受邀回去自己最想念的家鄉演出,趙倩筠說:「這一切都是主給的機會。」她覺得自己好像聖經裡的基甸並說道:「雖然我『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但若耶和華與我同在,我便能成為大能的勇士,用我的創作與音樂,來祝福我的親族!」

一如她的專輯名稱《花草人生》,趙倩筠雖自覺如花草般渺小,但卻能在狂風襲捲中,挺直相信的腰桿;在暴雨肆虐中,伸展希望的雙手,在主耶穌的牧養中屹立不搖。一路上看似軟弱卻更加有力,看似失敗卻更加得勝。她也因此能不斷在環境和困難中發出讚美。她的歌,就是她的生命、她的讚美。

這是客家精神,更是上帝榮耀的彰顯。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