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9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真實故事》我們與愛的距離(上)

論壇報副刊 追蹤

◎琇敏口述╱玲羽撰稿

IG上琇敏更新了大頭照,一改往日架在鼻梁上的文青金邊眼鏡,這次換上一副墨鏡,遮住靈動的雙眸和精緻的臉龐,卻掩不住她天生柔婉又帶著剛毅的氣質。

新造型反映著她近來亟欲轉變的心情。

IG「個人動態」是幅藍天白雲折射出一道絢麗彩虹的圖片,她在一旁寫著:「自從去年三月開始,每天早晨都會去看它一回。靜靜又同樣的景,其實天天都在說不同的故事。那天是一道彩虹對我微笑!」

正如她在主題標籤底下所寫:「每道彩虹都是雨後遇見陽光才會有的傑作!」近卅年的婚姻,在經歷一場又一場暴風雨,若非緊緊守住那一縷陽光,相信當初賜予她婚姻盟約的主,無論在任何情況,都將以永恆的愛繼續支撐與護衛她,並賜下幾位使者聆聽陪伴,她的人生故事可能嘎然中止,而停留在不堪回首的那頁上。

她執意要說出這個故事,為自己,為其他走在同一條道路上的姊妹、弟兄們,也為那個曾經重重傷害她、至今仍深愛著的男人。

集寵愛於一身  認識體貼的他
從小我就是爸媽的掌上明珠,雖然集寵愛於一身,但是媽媽仍要求我學做家事,說女孩子以後要嫁人,必須學習照顧丈夫。其實我的個性很阿莎力,喜歡和男生玩,覺得女生太麻煩。所以後來認識他,自然也把他當一般男生對待,沒有壓力。

艾德這個人既溫和又體貼,是兩個姊姊出生後,家裡期待的長男。爸媽陸續又生了弟弟妹妹們,不過他是姊弟當中最聰明的一個,學業成績表現優異。

他的個性溫和,配合度高,加上受傳統制式教育長大,不太敢表現怒氣;但是高中一畢業,他就逃到外地大學尋求解脫,不再回家住。在他爸爸眼中,這個長子太柔弱,承擔力不夠。

艾德則是從小就討厭爸爸嚴厲的個性,更受不了爸爸兇媽媽,甚至動手打媽媽。他對聲音很敏感,只要講話聲音稍大,就說我在罵他。

我倆在學校認識。當他對我展開追求,我因為很在乎兩人的友誼,一直把他當成好友看待;另一個原因是,他並非我喜歡的型。直到我24歲,艾德正式向我求婚,才開始感覺好像有點喜歡上他;但優柔寡斷讓我無法做決定。

直到一天,為此事在禱告中出現特別的經歷,讓我知道,他就是神為我命定的那位。

這個經歷幫助我,面對婚姻裡的第一次外遇。

發現丈夫外遇  滿腹委屈無處訴
婚後沒多久我就懷孕,害喜嚴重到每天醒來就天旋地轉,吐個不停。個性溫柔的他,每早為我準備吐司及維他命,甚至因我不能聞任何煮飯的味道,甘願外食也不埋怨。因為生產及照顧孩子造成我睡眠不足,每天都累的不像話,同樣疲憊的他卻常抱著我說,「好辛苦!希望我們永遠不要分開。」

若我們有口角,每次他上班前,希望我不生氣了,他總是說著,「萬一我這一出門發生什麼事,我不希望你記得的是這樣的相處。」

他第一次外遇發生在婚後七年,對方是個有夫之婦的基督徒。

東窗事發後,我一度對婚姻心灰意冷,滿腹委屈不知向誰哭訴。記得那天我決定回娘家,跪在床前禱告時痛哭流涕,過去的日子如電影一幕幕在眼前飄過。

神讓我看到自己在這場婚姻裡的缺失,我不夠柔軟,總是他來遷就、配合我的原則,對他從未表達足夠的肯定。後來我為自己的態度主動向先生道歉,我也願意改變。外遇的雖然是他,但我還是道了歉,因為神要我這麼做,我就順服。

協談重建婚姻  遇關鍵就卡關
禱告一個鐘頭後,我滿懷喜樂地站起來,心裡充滿了很深的愛,只想服事神!從那時起,每天我都到神面前敬拜,支取上帝的愛和力量。

從每日讀經禱告,我也逐漸看到婚姻裡雙方的問題,但因和艾德溝通未果,便請他一起找基督徒協談師幫助重建婚姻。但在第一次會談,協談師提出他的問題後,他就拒絕再去。

而我脾氣沒有他好、不夠有耐心,生起氣來正中要害,加上會叨唸他做錯的事,所以總是自責不已。

女兒出生前,我倆便商量孩子出生後,由我在家照顧孩子,他去工作。若家用實在不夠,我便去找工作。

過去「家庭主婦」從不在我的生涯規劃裡,但我向神禱告:「祢讓我們看到孩子成長的重要,我願意順服在家全職照顧她。我也不再想為更高的物質條件而工作;但家裡有需要時,求祢讓工作來找我。」

向來認真工作的他,在養孩子的十八年中,只提出幾次要求。很奇妙的,每次我一禱告,機會馬上找上門,時間都正好配合孩子上下學。雖然因此加重身體原有的不適,但我對這一切甘之如飴,因為知道自己正在為這段婚姻努力,為這個家庭盡責任。

婚姻每況愈下  竟有更大問題
為了艾德的顏面,外遇的事,除了他家人知道,我沒有和周遭任何人說,然而自己長久下來卻得了憂鬱症。婆家不斷的明示和暗示,認為一個丈夫會出軌,肯定是太太不夠好。我只能對神傾倒心事,而在淚水的洗滌中,主用祂的話語安慰堅固我。

我們曾經因為他的外遇,兩人抱頭痛哭,互相安慰。我們的婚姻看似踏上復健之路;實際上他卻無法控制自己,而且每況愈下。有時,他甚至會把自己和外遇對象歡愛的聲音錄下來聽。原來他還有更嚴重的問題。

後來我得知艾德的性癮源自初中,喜歡看色情書的習慣一直延續到成人,口味越來越重。發生外遇後,電腦螢幕仍常會跳出不堪入目的畫面。每次跟他提起,他都因知道錯,連連點頭說不會再犯。

這段婚外情藕斷絲連了十年,在女方堅持下,他終於和對方分手。

外遇後,他自始至終採取被動攻擊(Passive Aggressive)的態度,不對你兇,也不太容易生氣,就是溫溫的一個人;他也一直沒有給我那份親密感,沒有把我當個愛人放在心上。

夫妻間相處久了像家人。長期的冷漠,讓人逐漸失去內裡對自我的信心與肯定。

長期關係冷漠  陷入脆弱迷惘
「我真的那麼不值得人愛嗎?」面對鏡中的自己,我經常有這樣的疑問。

從小到大都有異性吸引力的我,即使步入中年,在超市買菜或公園晨走,都有陌生男士藉故搭訕,向我要電話。對偶爾出現的試探,我向來謹慎地劃清界線,即使在自己最脆弱時,都清楚自己的身份而不敢輕易跨界。

直到他的出現。

那是在一場同學會上,我倆相談甚歡,甚至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他正好是我喜歡的那種「聰明果斷,辦事能力強、做事細膩」的男人。也或許當時,兩人對自己的婚姻都不甚滿意,我們之間除了有共同的信仰,從政治、文學到音樂藝術,無所不談。每次跟他談話都讓我很開心,我乾涸的感情世界忽然被滋潤,已經許久沒有這種被尊重、被疼愛的感覺。長達半年的戀情,後來在兩人的理性克制下及時煞車,彼此回歸到各自的家庭。

如今回顧這段精神外遇,內心非常羞愧!就像伊甸園的蛇所告訴夏娃的動機,其實是在挑戰上帝的命令,並要用世界的價值觀證明自己。對於之前心中的疑問,知道是惡者設下的圈套,我對他的「喜愛」是關係上的取代。那不是神量給我的份,就是非分之想,根本就不該碰。在禱告中,我學到無法從配偶那裡得到的愛和滿足,只能夠從完全的神那裡求,而不是越界去發展。

再爆二次外遇  丈夫堅持離婚
第二次的外遇,他主動提出分手。

「你又愛上別的女人了?」

「不是,是我早已背叛這段婚姻。我要離婚,不想再做兩面人。我養了你幾十年,我不想再為你們犧牲。我要為自己而活。」

他當時猙獰的面目,猶如扭曲過的塑膠模型,我無法相信這是自己心愛的丈夫,是我認識了大半輩子的人。他承認這十幾年都到外面找性服務,現在愛上了其中一位女郎。「我從來沒有愛過你。當初會和你結婚是因為我要『性』!」

怎麼可能?過去這些年來,我一點都沒察覺?他不是漸漸變好了?不是和我一起回到教會敬拜?一起在眾人面前,見證神在我們婚姻低潮中的作為?

一把把利箭飛向我,箭箭穿心。大大小小的問號充斥著腦漿要噴出來,我強撐著快昏厥的身體,踉蹌地走回臥房,如死屍般倒在床上。

我哪裡做錯到讓他可以這樣對我?我跪在床前徹夜痛哭,主說祂所愛的,祂必管教。我求主不要收回祂的慈愛,不要讓艾德失去救恩。因為他要毀的不僅是世上的婚約,更是和天父的盟約。他要離開的不只是我,最主要是離開天父。在書桌前,我寫了一封信給他,為自己的過錯,不懂他的需要,再次道歉。

「請再給我一次機會,讓我們一起為這段婚姻努力好嗎?」

第二天早晨,他讀了那封躺在餐桌上的信,走過來緊緊地抱著我,眼神裡充滿了愧疚、自責與悔恨……。(未完待續)

註:為了保護當事人,故事中的主角人名和家庭背景有稍作修改。本文轉載自《神國雜誌》

相關文章:《真實故事》我們與愛的距離(下)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