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21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真實故事》我們與愛的距離(下)

論壇報副刊 追蹤
艾德知道自己一錯再錯,可是卻沒辦法控制自己。他也知道自己傷害了所有家人,我親眼見到他的努力,可是他卻停不下來!

琇敏口述╱玲羽撰稿

我讀到性癮者的成因,常起源於幼年時的主要養育者。若是成長過程中的傷害,沒有得到適當的處理,會導致情緒無感、壓抑,害怕痛苦,心理產生控制、傲慢、自負卻也自我貶抑。

他們藉由性來掌控關係。又由於性高潮會讓人感到滿足和快樂,以致他們一直用性來面對親密關係的傷害,或生活中的壓力和焦慮等問題。

丈夫身陷性癮  疏遠真實關係
他們「為避免承受真實關係帶來的痛苦,故自創幻覺的活在虛假的親密關係中,因而形成不顧後果地強求被愛、被接納。」卻會對真正的親密關係產生疏離感。

所以,即使身為妻子的我,從未拒絕丈夫艾德的性要求,在他發生外遇後,就開始對我非常冷淡,而當時我卻以為那是因為他工作疲憊。總之,性成癮只是他內在問題的外顯行為。

艾德知道自己一錯再錯,可是卻沒辦法控制自己。他也知道自己傷害了所有家人,我親眼見到他的努力,可是他卻停不下來!

他可以一天傳幾十個簡訊給外遇的對象,成天唉聲嘆氣,用手捶牆。一整天心不在焉,小車禍不斷。半夜裡,他幾乎每個小時都醒來。無眠的我看到他手機亮著,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我剛開始學著信任他,嘗試給他改過的機會。

第一次勸他,他說:Give me some time.

第二次勸他,他還是說:Give me time.

第三次勸他,他回答:I NEED TIME.

我無語。

情緒崩潰決堤  再度尋求諮商
這段日子在驚嚇、失望、盼望中,不斷來回打轉。有天,我像決堤似的嚎啕大哭,從半夜哭到隔天整整24小時,停不下來,整個人淹在淚水裡。

他走過來,第一次在我們的婚姻裡對我說,「我錯了!」

我說:「我不想活,這樣太痛苦了。」

他找了教會姊妹來陪我。

艾德的確有努力。他仍像過去一樣,會把我當朋友一樣的傾訴。這次外遇,他央求我們向神禱告說,如果是女方主動開口要分手,他就回家。

我和孩子迫切禱告,不到七天,他回家了。而且經過廿多年,他終於再次同意一起去找基督徒家庭協談醫師諮商。

當醫生聽過整個來龍去脈後,診斷我們婚姻的問題,主要是要先解決他的性癮。

他也針對我想要透過專業第三者的幫助,改進自己的盲點而告訴我說:「婚姻裡雙方都有各自要改變和調適之處。但是當一個丈夫在夫妻關係上遇到問題,不是尋求正確的方法,而是找色情媒體、婚外性關係,外遇並愛上妓女而想離婚,這絕對不是你的責任。」

我不可置信的再問他一遍。因為從過去到現在,從婆家到教會肢體,每個人都覺得這麼好的一個人會發生外遇,都是我這妻子的不足所造成。

女子欲擒故縱  丈夫飛蛾撲火
但是,我們才第三次去找家庭協談醫師,艾德就找了藉口取消會談。因為性癮太重,所以當那名女子欲擒故縱時,他一次比一次更無法自拔;他像一個想戒毒的人,在戒癮過程中,本來以為沒有毒品供應,卻突然發現有毒品,自然飛蛾撲火一般撲過去。

我知道他雖然暫時回到家裡,一顆心卻在外頭。長期的習慣,他仍需要靠「性」來解決他所造成的混亂。

他跟我說,對方告訴他:「這是我最後一次原諒你,再不把握,就再也沒有了。」所以他會趁我煮飯時,偷偷地關在房間裡,跟那名女子講電話,等我們吃完飯後,他繼續回房間,或藉口出外躲在車上和她聊。我曾追蹤他或失控生氣。後來他乾脆在客廳用擴音器,讓我聽到他們的對話。我受不了!只好狼狽逃出門,在路上迷茫亂晃幾個小時。

每次回家時,他會溫柔的過來摟著我,問我要不要一起禱告後各自睡覺。我無法入眠,只有不住地流淚。而他三更半夜又起床跟她講電話、傳簡訊。沒過多久,他自己受不了,留了張紙條,不告而別。

我知道他已經承諾那名女子要離婚,但是沒有勇氣告訴我。後來他正式申請離婚。在過程中,他一直用不同的方式逼迫我,那女子用簡訊來羞辱我,他惡言兇面催促我,自己也打電話來罵我髒話;事後竟然還嘻皮笑臉的對我說,那是做給那女的看。

不成熟的關心  造成二度傷害
在外人面前,艾德讓人覺得我似乎是在家裡作主的人。但是在家裡,他堅持掌控財務,不能過問。兩人對話一有不愉快,他永遠都說是我的錯,我便持續不斷自責和改進。當他提出離婚後,他也持續以哀兵姿態,對他的家人和朋友訴說我的不是。而他展現像是「給予者」的個性,是必須靠別人的肯定,來獲得自己的成就感和價值。他的形象太好,因此經常陷我於不義。

教會裡,真正知道我們婚姻狀況的人有限。我需要幾位姊妹為此代禱,並且為了能讓他仍有顏面回頭,懇請她們守住秘密。可是終究有人還是自以為是的傳了出去。

幾位我們認識的牧者及傳道人,都以「當事人必須主動與他們聯絡」為理由,沒有人去接觸艾德。這段期間,我不僅要面對離婚,接受丈夫外遇召妓的事實,他長達四十年的性癮;還要面對別人不是痛罵他是渣男,義憤填膺地要我按他們的辦法對付那女子,就是質疑或以「關愛」的眼神要幫我挽回他。絕大部份的人都無知的扮演著聖經裡約伯三友的角色。

「十幾年在外面找女人誒,你……怎麼可能一點都不知道?」

「是不是因為你沒有出去做事,家裡經濟壓力太大,讓他覺得你沒用?」

「你尋求神,怎麼還會得神經病?我不想聽你說有關性癮的事,重點在你有沒有好好禱告讓聖靈光照,讓你知道你自己的問題在哪裏?」

每每,我覺得自己好不容易掙扎浮出水面的頭,又被一個個的「關心」摁到水面下,無法呼吸。

我們簽了離婚協議,就等法官判定。

孩子痛苦憂鬱  求主親自醫治
離婚對一個孩子的傷害很大,即使這個孩子已經成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和女兒都知道要饒恕他,但我們各自都需要時間和空間。

在這些事情發生之前,艾德在孩子心目中的形象是好爸爸。從事發開始,他就一直告訴女兒「我仍然很愛你」、「離婚的對象是你媽媽,不是你」……。女兒回覆道:「你仍然在做傷害媽媽和這個家庭的事,還要求離婚,這怎麼會是愛我的作法呢?」

女兒在這段過程得了憂鬱症,也影響了我和她的親密關係。我就向上帝求智慧,求主讓我了解她的心理狀況,主就讓我知道,如何改變和成年子女的相處方式。

有一天,當女兒痛苦的向我訴說:「媽媽!你還可以因為離婚和他切斷關係,但我身上流有他的血。當我要向朋友提到我的父親時,我要怎麼和人說,我是一個會去嫖妓、有性癮者的孩子。至今他從未承認自己的問題,也不願尋求醫治。我只要想到自己永遠無法掙脫這個事實,我就受不了。」

我一邊禱告一邊回答她:「女兒,你爸爸以為世間的方法可以砍斷神量定的關係,但在媽媽心裡,你爸爸就是上帝所命定的那位。媽媽每天都為他回轉向神而禱告。爸爸媽媽雖是你肉身的父母,但你是耶和華上帝的創造!神才是你的阿爸父!你是天父的孩子!你的生命已有耶穌基督的寶血流入!你有勝過邪惡和環境的力量!

我親眼看到孩子原本痛苦的表情,漸漸柔和下來,眼裡再次閃耀著光芒。她堅定的信仰和經歷,使她知道我所說屬實。我們的關係漸漸恢復了,她也願意和我一起為前夫禱告,母女一起面對這個艱難的生命課題。

***

上帝整全的愛  醫治受創傷口
愛,需要能力。有時候光靠自己的能力不夠,必須依靠超然的力量,才能戰勝現實中的無奈與苦難。

艾德雖然從婚姻關係中離席,但是他還是琇敏孩子的父親。在主內,他仍是她的弟兄,是那位基督用無價寶血換來的生命。儘管她的愛對他來說看似永遠不足夠,上帝整全的愛,卻能夠補足與接納所有的不夠。同時祂可以承擔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憂患,醫治我們的傷口。

生命翻了新頁,接下來的路不一定好走。但是如同琇敏最喜歡的詩歌〈有一種喜樂〉所形容的,即使所有快樂的理由都消失了,渴望的平靜難以實現,世界的謊言不斷改變;然而只要定睛在那位掌管永恆的天父身上,基督裡深藏的平安與喜樂,會自始至終緊緊跟隨她,永不離開。(本文轉載自《神國雜誌》,全文完)

註:為了保護當事人,故事中的主角人名和家庭背景有稍作修改

相關文章:《真實故事》我們與愛的距離(上)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