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4 基督教論壇報 / 藝文影視

台灣霹靂舞重要推手 多次帶團屢獲世界大獎 黃柏青見證從街頭文化到奧運 把跳舞喜樂帶給眾人

記者 李容珍 追蹤
TBC舞團在廣州大戲院演出。(圖╱黃柏青提供)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台灣B—BOY代表黃柏青,也是TBC(The best crew)和Formosa Crew舞團團長,以及中華民國霹靂舞委員會委員,堪稱是台灣霹靂舞發展的重要推手。多年來從事街舞教學,也集結眾多頂尖好手組成團隊,多次為台灣拿下世界大獎。長達30年跳霹靂舞的經歷,讓他體會到詩篇一五○篇4節的經文,他就是要用跳舞來讚美神!

靂舞從街頭文化,到國際舞台被認同,並且正式成為2024年巴黎奧運比賽項目,黃柏青一路走來見證這段轉變,他說,這是非常令人興奮的事,大家也很期待,也期望透過這項「運動」,讓更多人享受跳舞的快樂。他也期望藉由自己的影響力,把跳舞中單純的快樂,帶給所有的人。

北台灣街舞聯隊「Formosa Crew」,拿下「2016亞洲舞極限」冠軍。’ (本報資料照片)

霹靂舞和信仰 改變他一生
「霹靂舞對我幫助很大!」黃柏青說,他原本是不愛念書,在學校沒有歸屬感的孩子,在愈來愈多人看他表演,得到前所未有的掌聲之後,他和哥哥曾進入演藝圈,也一度成為偶像團體專屬舞團,後來帶團參加比賽,也將TBC推向國際舞台。

他說,在沒認識上帝之前,只覺得跳霹靂舞非常棒,也享受其中的快樂。後來當他跳的技術愈好,成就愈高,有愈多的經驗和經歷時,他反而是跳得愈不開心。因為他心中漸漸患得患失,很不平安,「害怕失去這一切」。他也擔心「有人跳得比我更好,跳得比我更優秀」,把他表演的機會搶走。

找到跳舞開心的源頭 上帝恩典更多
直到他認識上帝,重新檢討自己為什麼跳舞,從開心到不開心的根源,他發現主要是在於他並沒有認識聖經中「跳舞」的意涵,誠如聖經詩篇八十七篇7節所說:「歌唱的,跳舞的,都要說:我的泉源都在你裡面。」當他找到跳舞的初心,一切泉源在於上帝,舞者其實可以更健康、快樂的追求,甚至享受在其中。因此現在,無論他在練習、表演或比賽,他都找回了單純的快樂,也享受在其中。黃柏青也希望他和團隊,是開心地跳舞,彼此關心對方,使對方也能快樂展現自己。

過去汲汲營營想要追求的名利,黃柏青如今反而不再追求,但上帝反而給他在技巧上無止境的進步,甚至在國際賽事得到更好的名次,並讓他在社會上帶來更大的影響力。

黃柏青自2008年帶領Formosa Crew前往德國漢諾威,在BOTY的B-Boy團體項目勇奪世界第三名的佳績,之後每年陸續在世界各項大賽中,取得前三名的佳績。2016年在馬來西亞舉辦的「2016亞洲舞極限」街舞大賽,更拿下冠軍! 

黃柏青(圖╱黃柏青提供)

賽前禱告 賽後彼此給力一起展現
黃柏青說,每次都沒有想到比賽要拿第一名,大家只要開心展現,即使輸了也沒有遺憾。因為大家都已經盡了全力,展現的能量反而更強。最重要的是,上場前的禱告,從心裡來的平安,上場後大家互相給力、互挺,讓整個團隊全力展現,這是他跳舞以來從未有過的信心與快樂。

2016年,他們開始有舞台劇,加上科技多媒體,也在海內外巡演,2018年之後,他們重新設計一套大家都能接受,比較具有娛樂性的劇本,沒想到後來遇到疫情,讓他們停下腳步。

2020年國際奧委會宣布2024年霹靂舞納入奧運,投入更多選手積分賽的評審制訂,教練和評審的考試。由於這事過去前所未有,不僅要和國際接軌,台灣的國家體育法也要跟著修法。

舞蹈工作帶人享受單純的快樂。(圖╱黃柏青提供)

展現「最高極限動作」霹靂舞登奧運非偶然
霹靂舞是街舞的一個項目,能夠從文化跨界到體育,具有特殊意義。為何街頭文化的「霹靂舞」能進到奧運體育賽事?

黃柏青說,霹靂舞的特點是能做出地上頭轉、背轉、手轉……等各種挑戰自己的「最高極限難度動作」。奧運唯獨將霹靂舞納入賽事,代表它的競爭性強,可以一對一對「尬舞」對戰。舞步動作誇張、有難度,但也很精采、好看,會吸引人的目光,甚至讓人瞠目結舌頻頻叫好。

霹靂舞在未進入奧運之前,已經風行世界,尤其在歐美舉辦的比賽,都在兩、三萬人的體育館聚集,而且很多人是攜家帶眷參加。黃柏青表示,華人跳街舞,要能跳出特色,加入各種題材,讓人有辨識度,就容易勝出。

過去他帶團參加世界大賽的時候,他們會融入古箏、琵琶彈奏的音樂,甚至穿上古裝,融入功夫的舞步,讓國外評審感到新奇,覺得街舞還可以這樣的跳法。華人技術不輸白人或黑人,更重要的是團隊合作,通常他們能夠拿下世界名次,與團體默契、動作整齊劃一有關。

TBC老師大合舞。(圖╱TBC舞蹈休閒館 : The Best Crew臉書)

從文化進入體育 許多事仍待預備
街舞是可以自由隨性地發揮,至於跳得好不好,必須制定符合公平性的評分系統,由於全世界各地也在研發測試不同的系統,最後仍要看世界舞蹈總會與專家來制定,哪一種系統可以公平評斷,至今仍在滾動調整中。他也擔任中華民國霹靂舞委員會委員,過去一、兩年來,國內積極討論如何制定規章,考取裁判、教練證照,甚至開始舉辦國家選手的積分賽,預備選手未來代表台灣出國比賽。全世界各國也同樣為此預備。

街舞雖然很多人在跳或是在學,但仍有非常多的人認為,街舞可以成為正式的職業嗎?是否有未來性?黃柏青現身說法見證,自從他1996年開辦全台第一間街舞教室,2000年起,便如雨後春筍般開枝散葉。

街舞當專業 未來有許多可能性
黃柏青說,過去街舞被視為次等文化,對舞者負面的評價,他們將之成為專業性的工作室和舞團,調整教學系統,改變專業的形象,經營到現在,不但公司制度化,也提供各種工作機會。藉由霹靂舞進入正式體育項目,相信更多國人會認同街舞是專業的職業,並以此為職志投入,對街舞產業是很好的加分。

他也相信很多舞蹈教室看到他們改變,也會跟著改變。整個生態朝向正面開展,他也期待大家愈做愈好,跳舞的人愈來愈多,只要形成文化,產業蓬勃認同度也會增加,使街舞能永續經營,朝向更專業發展,就能吸引更多人喜樂地來跳舞。

街舞劇跳出正能量,TBC舞團躍上廣州大劇院。(圖/黃柏青提供)

相關新聞:

從街頭到舞台 讓我們一起跳舞讚美祂!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