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3 基督教論壇報 / 藝文影視

人們是否能夠分辨善惡?─韓劇《惡魔法官》觀後

論壇報副刊 追蹤
法庭直播審判過程。(翻攝自 tvN FB)

◎胡慧馨

亞當、夏娃為何不能吃分別善惡的果實呢?是上帝預知人類會憑個人利害下判斷?還是善惡的界線並非人所能分辨?

韓劇《惡魔法官》以假想的烏托邦為背景,模仿古希臘審判制度,讓全國民眾藉由法庭在視訊媒體上直播審判過程,最後以全民投票決定被告是否有罪。其中最引人矚目的「示範裁判部長」法官姜耀漢,為了透過全民公審的力量打擊犯罪,不惜以私刑和違法方式蒐證調查。

就姜耀漢的看法,「審判本身就是一場沒辦法提出證據就會輸的遊戲」,自認理性的公民在無法瞭解案件全貌的狀況下,容易受到有心人士的操弄。所以,由多數人決定的是非,未必就是正義,否則兩千多年前的哲學家蘇格拉底,為何會被類似的公審判處死刑呢?無罪的耶穌,為何會被釘在十字架上?

姜耀漢認為,既然有權勢者能藉由各種管道捏造、藏匿證據、施壓調查機關、營造輿論影響公民的決定,司法人員為了避免法律淪為政客貴胄權謀的工具,「當然可以如法炮製」。

遊走在法律邊緣的姜耀漢。(翻攝自 tvN FB)

讓人拍案叫絕的翻案過程
從執法角度,姜耀漢利用人性弱點、違法搜證的行徑其實與惡者如出一轍,但因動機是沉冤昭雪,與謀取私利、犧牲無辜的惡者不同,所以出乎意料的翻案過程,每每讓人拍案叫絕。

當靠著「販賣希望」,詐騙平民百姓血汗錢,以「恐嚇威脅」逼迫債務人的高利貸騙子收買司法部長,找人頂替服刑,最後被逮捕公審;當隨機暴打流浪漢洩恨的權貴子弟被處鞭刑;當排放有毒物質的廠主被判定賠償罹癌的居民,審判結果總能大快人心……。

然而,姜耀漢這種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冷血做法,卻讓善良正直守法的共事助理金佳溫嗤之以鼻。尤其,劇情預埋的伏筆,令人對姜耀漢曾為遺產縱火殺人的傳言半信半疑,加上他以栽贓手段瓦解校園惡勢力的手法並不正義,與一般循規蹈矩的做法大相逕庭,導致在舊識同學眼中簡直是惡魔的化身。

當罪犯利用資源逍遙法外,無法證明的受害者只能啞巴吃黃蓮時,姜耀漢安排偽證開出撻伐的第一槍,以鼓舞忍氣吞聲、躲在暗處的證人勇敢出面指證。因著姜耀漢亦正亦邪的特性,才讓觀眾想要探究「惡魔法官」的思維邏輯和成長背景,並透過抽絲剝繭的劇情,帶出何謂正義的辯證和省思。

善於操縱人心的財團理事鄭善雅。(翻攝自 tvN FB)

誰才是真正的惡魔
為了打擊犯罪、快速解決惡人,總是先下手為強,逾越法律界線蒐證的姜耀漢,在司法界被視為惡魔,也是怪物。但是劇中為了把權力伸向財團、政界和媒體,暗殺會長奪權的鄭善雅,其讓礙眼的人活得孤苦無依的邪惡心境,不也讓人不寒而慄?

再者,為了壯大勢力的大法官閔旻鎬,明明高舉民主正義、獨立審判的崇高理想,私下卻與背離這種精神的財團妥協,還處心積慮誤導單純、正直的愛徒進入危險之境,漠視政商集團盜用人民捐款,進行不法實驗,這種「靠著偽善獲取權力」的行徑,與惡魔差在哪裡?

至於想要發財致富的總統許重世,和貪得無厭的財團,為了掌控國家機器,把異己打成全民公敵,捏造疫情掃盪貧民窟,趁勢宣布緊急狀態,將人民當作新藥的人體實驗。擅於操縱民意的他,還大言不慚把自己美化成國民英雄:「所謂的領導者,會為了大多數的人吞下血淚,偶爾也會有做出犧牲少數這種孤獨的決定……」他乖張的邪行,委實和暴君不相上下。

全民作主的審判不該是數字遊戲。(翻攝自 tvN FB)

每個人都有可議之處和罪性
如聖經所言,世上沒有一個義人,沒有人是無罪的。也如劇中的姜耀漢所言,人在貪欲面前往往都是弱者。但是真正的惡魔難道只有姜耀漢嗎?

雖然《惡魔法官》中的人物都有可議之處和罪性,但相較其他眼中只在乎己身名利、財富、地位的角色;討厭偽善、考量受害者權益和努力還原真相的姜耀漢,反令觀眾產生共鳴。許多權勢者有權卻不知節制,犯錯卻不反省認錯;而姜耀漢雖有權有勢、有資源,卻會反省也願意認錯,甚至為了不傷管家的自尊,連嫌她不佳的廚藝都不忍心。

其實,當個遊走在法律邊緣的「惡魔法官」並不容易。他必須忍受圖私者的脅迫陷害,也得承受正人君子的誤解質疑。像身邊的助理金佳溫,正是大法官授意專門要來監視及收集他的違法事證。而把國家用來作為賺錢工具的總統、財團和媒體,也把他視為眼中釘,不惜代價與他為敵。

所以四面楚歌的姜耀漢如何突破層層障礙,為貧窮無依、毫無資源的底層人民洗刷冤情呢?當排山倒海的證據都指出,他是造成社會暴力氛圍的罪魁禍首時,孤軍奮鬥的他如何力挽狂瀾,揭發製造國家紛亂的藏鏡人呢?

被派來監視姜耀漢的助理金佳溫。(翻攝自 tvN FB)

權勢者循私即亂世之始
劇終,當司法單位檢討公審弊端,提出為何有姜耀漢這種司法怪物時,已是舉國英雄的金佳溫提出一段令人反思的想法:「當無辜的百姓找不到申訴管道,無法得到期許的公平正義,就是製造亂世怪物的機會。」

至於為何會有「亂世」呢?從劇中不難看到:「當立法不是根據法律人的思維,而是透過政客荒唐的私欲時,就是亂世的開始。」由此可見,以「私心」立法執法的政客,才是亂世、怪物、惡魔的孕育者。

為何上帝不要亞當、夏娃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實呢?或許當人自以為能夠分辨善惡後,手指容易指向別人,而不再反省、察驗自己的內心。當人過度標榜道德的定義時,容易扭曲人的本性,讓虛偽的口號成為政客偷渡私欲的工具,或淪為正義魔人與道德霸凌的利器。

因此,「惡魔法官」最後在劇中不被視為惡魔,最大的關鍵是他學會不以「己利」為目的,又會不斷檢討、改正自己。

全民作主的審判不該是數字遊戲,多數人的主張卻也未必代表正義和公平。任何陳義過高的理想,一旦缺乏智慧、良心和專業,都容易受到有心人士的操弄,淪為無良者的打手。所以從《惡魔法官》看到的,不僅是曲折離奇的懸疑劇情、打擊惡棍的大快人心,重要的是思考如何避免「惡魔」出現的亂世與落實民主的真諦。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