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14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神要開道路──記述一位美好的客家音樂人

論壇報副刊 追蹤

◎流蓀

前些日子,開始在新的教會負責敬拜彈唱。主領選了美國福音音樂創作人唐蒙恩牧師(Don Moen)的《神要開道路》,我不知道她也聽這麼有年代的歌。而提到這首歌,我不能不想到曾獲廣播金鐘獎的客家音樂人──黃翠芳老師。

認識翠芳老師的時候,我還是個一字頭,貨真價實的少女。她當時卅多歲,在那個年代,還是單身會拉警報的年紀。翠芳老師跟我還有大姊畢業自同一所高中,大學念的是外文,又是個廣播節目主持人,總是給人一種進退得宜,質感很好的感覺。翠芳老師有一副特別的嗓音,聲音偏低,質地很冷靜,聽再久也不會令人煩燥。除了做廣播,她還對客家福音有負擔,自己填詞譜曲地寫了好幾首歌。

為客庄小教會帶來美好的音樂傳道
忘了爸爸是怎麼認識翠芳老師,總之,他邀請人家來我們這個客庄小教會當音樂傳道、帶詩班。而鄉下教會的長青小詩班,裡頭總有幾個可愛的叔叔阿姨,志在合,不在唱;只記得當時翠芳老師,常常教他們耳朵要聽鋼琴跟左右的人,才會知道現在在唱什麼。

儘管沒什麼音樂涵養,但這些阿姨叔伯對翠芳老師疼愛有加,不管請來的樂團多有名,也不管翠芳老師整晚明明只唱了一首歌,但最大把的鮮花一定是送到她手上。記得一位華裔美籍小提琴手,看了還忍不住酸酸地說,「哇,這麼受歡迎喔。」

現在的我能認出,翠芳老師當時臉上那股難為情是什麼了。在音樂這條路上,非科班出身,起步晚,客群又小眾,常有一種沒辦法坦蕩蕩以音樂人自居的、小小的內在喧囂。

而認識翠芳老師最好的,是她能把天韻女主唱、洪啟元與王子音樂、歐開合唱團都邀來我們教會分享。

那時候的我,還是個會因為好音樂而心跳加速的人。演出結束以後,在後台跟這些音樂人窩在一起,總要忍不住微微顫抖,明明是冬天,卻興奮地腋下都在毛衣裡悶得大汗涔涔。

而在那樣練詩班的午後,有好長一段時間,琴手都是我。

翠芳老師一直覺得我是很有天分的孩子。這件事,我至今依然摸不著頭緒。

我猜,只是因為我會在和弦中加些特別的音,而她不會彈琴,就以為我是那種鄉村很有天賦的野孩子,總想要為我引薦很好的老師,就是那些會出現在專輯封面上的名字。她甚至還給過我王小梅(曾演唱《神的道路》)的號碼,電話撥通以後對方對我說,自己現在重心在劇團,沒有收學生了,但翠芳老師曾經怎樣向她提到我。現在回想這個經驗,更有了奇幻的味道。

珍惜長輩對後輩的溫柔賞識
而有關《神要開道路》這首歌,是這樣的:

小時候我個性有點差,教會敬拜的旋律樂器只有我一台琴,也不曾遇過有絕對音感的人出來指正,於是我通常會左移右移,把任何歌都彈成自己喜歡、至多兩個黑鍵的調,多年來沒有長進。

這首歌是G大調,中間有個轉調。我在翠芳老師開口歌唱前的那一刻,臨時決定將歌降一格彈成F大調。若問當年的我,F到底哪裡比G好彈,我還真的回答不出來,但那就是我的青春叛逆。

然後轉調(變大魔王 Ab!)那段,我突然不會彈,想看譜又不同調,荒腔走板,不得不直接停下來。

翠芳老師不愧是廣播人,立刻把歌詞跟這令人尷尬的情狀做了一番聯想,請會眾給予鼓勵,讓我重新再來。後來她一定發現,我一開始自作主張降了調;但結束後她笑笑地來找我,一點也不讓我感到難堪。那次之後,我再也沒有彈過這首歌。

從前每一次回想,只覺得自己真是丟臉到炸了;但長大回頭看,那股如坐針氈的羞恥感早已不再,卻忍不住要想,一個長輩對後輩那樣的溫柔對待和發自真心,即使明明是失準了的賞識,實在是很珍貴的東西。

看過外面的世界以後,看自己難免越來越「合乎中道」;但我會記得,在對自我還有那麼多懷疑的青春時分,曾經有人用這樣的眼光看我。我不知道老師是否也曾遇過那樣待她的人,或曾希望有人那樣待她,我只知道我也想成為這樣,有餘裕善待別人的大人。

不知道開始有這樣的念頭,是否代表我真的老了。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