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3 專欄 / 好牧人

帝國盛世的回眸──古列大帝和先知但以理(上)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左圖:古列大帝(居魯士二世)塑像。右圖:古列王陵寢。(來源維基)
對於古列的遭遇最值得著墨的,該是他進入巴比倫城時,一個特別的民族和人物,似偶然又似必然的出現在他的視線裡,猶太人和但以理。

◎楚雲(牧師)

奔赴萬里,只為一座帝王的陵寢。一般稱他居魯士二世,聖經中的古列大帝,是千古以來波斯人引以為傲的一代英主。

兩千五百年前驚動列國舉措
我站在他的陵寢前,為他一生做在以色列民身上的重要事蹟禱告感謝神。主前539年,一個標誌著他個人以及境內異族命運的時間座標,在歷史的轉輪前有如洪鐘乍響,古列以帝王之尊下詔,通告全國,釋放所有戰爭囚奴返鄉。

歷經亡國之痛的猶太人,是其中最突出的族群。他們對自身信仰和文化的堅持,使他們有如獨居的民,不列在萬民之中。而猶太人獨特的智慧和能力,又使他們當中的精英高居顯位,作首不作尾。但以理連續在兩大帝國身處高層,改朝換代之間始終屹立不搖,他以正直的生命風範輔佐帝王治理天下,成為能臣的典範。

釋囚返鄉這空前的舉措不只驚動了兩千五百年前的上古列國,直到今日,猶太人在歷史的回顧裡仍不時泛起感激之情。釋放的意義不只是自由,更重在恢復耶路撒冷和聖殿,那是以色列民族最深的渴望,是神選民最高的追求,他們要重建大衛倒塌的帳幕。時候到了,神藉著一位人間帝王開啟了以色列民重返榮耀的序幕。

1971 年紀念慶典在波斯波利斯開幕,伊朗皇室和各國政要向居魯士大帝致敬。(來源維基)

恢復古波斯榮耀的慶典中心
古列的陵寢位於古波斯的舊都,帕薩爾加德。在今日伊朗首都德黑蘭以南約八百公里。現址已是整片廢墟,石柱稀落的分布在各處角落,曾經視為園林精品的波斯花園,只剩遠山映襯的寂寥荒地。但古列大帝的陵寢卻像是被歷史刻意留存的民族標記,巍巍然獨立於蒼茫天地間。

一眼望去,是類似金字塔的六層梯階式平台,頂端屋宇就是置放棺木的所在,型式素樸而端正。穿越千年風霜,古列大帝長眠處像是穹蒼間一座不倒的帳幕,靜靜典藏著一個悠遠卻鮮活的故事。

1971年,伊朗巴勒維國王,以恢復古波斯帝國的榮耀為名,籌備了一場史無前例的世紀性龐大慶典,慶祝波斯建國2500年。穿著古波斯軍服的士兵列隊接受檢閱,華麗異常。當時在德黑蘭和波斯波利斯(波斯帝國阿契美尼德王朝最著名的故都)之間,修築了一千公里的公路,並在伊朗西南部城市設拉子興建機場,迎接來自四十多國的政要、總統和王室成員,一時之間有如萬國同慶。

一切的活動從帕薩爾加德開始。那萬眾注目聚焦的位置就是居魯士大帝的陵寢。這位古列王不僅是波斯帝國的開國之君,也是創立橫跨歐亞巨型帝國的第一人,又因寬柔為懷,善待異族子民而揚名天下。

對一個遠古文明而言,今日的慶典,猶如轉身的回眸,不只是對歷史記憶的擁抱,也是期許再續榮光的雄圖。

波斯帝國故都、波斯波利斯全視圖。(來源:Carole Raddato/flickr/cc)

死裡逃生率軍征服諸國
對我而言,前來的目的,不為稱慶,亦非歌頌。我只想追念和確認一個真實人物的存在,分辨他曾活躍的疆界,探索促成他做出重大決策的關鍵事件。

春末夏初,伊朗高原札格羅斯山下,我漫步在帕薩爾加德荒城。160公頃的遺址現場,有如時空停格,不經意的讓來者輕叩時光之門,迎向一個帝王的背影……。

那一年,古列剛從戰場歸來,勝利的喜悅還在心中激盪,徘徊在處處映著天光水影的噴池花園裡,他已開始設想帝國下一步的方向。巴比倫之役,擊毀了當代最強大的帝國,使古列登上一生戰功的輝煌巔峰。

他回想自己出生在一個熟悉戰事的政治家族,對於權力的替換從不陌生。他的外祖父是瑪代國王,曾因異夢擔心外孫奪權,將公主遠嫁外邦,並遣人殺害剛出世的幼嬰,也就是日後的古列。幸好得人相助,倖免於難。

及長,古列在嚴謹的軍事訓練和豐富的戰事經驗裡,成為一名優秀的軍事領袖和波斯君主。瑪代、呂底亞、巴比倫諸國,一一被征服。

伯沙撒和群臣宴飲享樂,驚見牆上指頭寫字宣告神的審判,當夜敵軍直闖皇宮,伯沙撒被殺。    "Belshazzar's Feast", by John Martin, 1821

攻克巴比倫繼而釋放被囚異族
攻克巴比倫城是他所有戰役裡最艱難的一次經驗。巴比倫城城牆宏大堅固,構築完美,而且城內屯糧充足,有地可自行生產,不論強攻或圍城都無法取勝。

最後古列心生一計,利用幼發拉底河與護城河的特殊水文,多日在夜間悄悄挖掘壕溝,最後打通河道,引水洩洪,等水位急速降低之際,軍隊順勢潛入城內。

當日時逢巴比倫宗教節慶日,巴比倫王伯沙撒和群臣正宴飲享樂,喧聲震天,待敵軍直闖皇宮,才驚覺大勢已去。伯沙撒被殺,其父拿波尼度被俘。一夜之間,新巴比倫帝國近百年的國祚江山至此終結。

左圖:大英博物館收藏的居魯士銘筒(Photo by Kaaveh Ahangar)。右圖:居魯士銘筒近照(Photo by Prioryman)

古列決定將戰勝巴比倫的事蹟銘刻在陶筒上,以昭後世。對於新巴比倫帝國近百間在無數爭伐中所顯出的殘暴作為,以及對待俘囚的無情施虐和處置,古列深以為戒。他不以勝者自恃,反倒平等對待境內各族遭擄的百姓,尊重他們各人身家財產的所有以及去留遷徙的自由。

這被後世部分學者稱為「歷史第一份人權宣言」的橢圓形陶筒,以楔形文字記錄了一個戰勝的君王鮮有的寬大作為和理念,現今聯合國已將其翻譯成多國文字,將原藏於大英博物館的原件複製品,陳列於聯合國展館內,向世界列國傳遞一種古今呼應的普世價值。

但對於古列的遭遇最值得著墨的,該是他進入巴比倫城時,一個特別的民族和人物似偶然又似必然的出現在他的視線裡,猶太人和但以理……。(未完待續)

相關文章:帝國盛世的回眸──古列大帝和先知但以理(下)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8-10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41度C下的體認
2022-08-10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文學生活隨筆》又見藍衣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