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17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第二屆創世紀文學獎:散文獎佳作】凝眸(下)

論壇報副刊 追蹤
每當回憶起兩人曾經甜蜜歡樂的片段時,便總穿插著他咆嘯論斷嘲諷的言語;重溫著他曾經溫柔真切的盟誓時,便出現了他早已出軌的事實真相。

◎李艷梅(台灣)

相關文章:【第二屆創世紀文學獎:散文獎佳作】凝眸(上)

戲劇的俗套,總是如此搬演:男主病重,女主末了才知男主的背叛。感人大結局的鋪排便是:男主痛哭認錯、女主流淚原諒、男主奇蹟病癒、二人和好如初、劇終。

無人知曉的秘密被曝光
人生確實如戲,但又遠比戲劇複雜得多。交待了出軌的人與事之後,他已不耐我隔天的舊事重提,他既已輕聲道了歉,我便決定守住這個只有兩人知曉的秘密。沒有痛哭認錯,沒有傷心質問,更沒有相擁而泣的感人畫面,理性又高自尊的兩個人,選擇了將最鮮活的情感埋入心底。

幾天後,我發現原屬於兩人的秘密,竟已被他主動曝光在家人和幾位前來探望的好友面前。而後在親友為他舉辦的生前告別式,記者聞訊而來的採訪裡,更是不諱言告知大眾,他的坦誠和勇氣,為他贏來了肯定與好評。他在一次又一次的訴說中,越來越坦然釋放。我靜靜地看著他,明白了這是他回天家前自我救贖的方式,這多年來所擔負的情欲的罪,有著相當重量地積壓在心裡,他每述說一次,便又多減輕了一分心中的負罪感。

我們在生死攸關的當口,各自面對著生命的課題。他經受著身體病痛與人生提早結束的心理煎熬,而面對伴侶背叛的我,在陪伴他走完人生最後一里路時,則要學習放下與饒恕。事實上,在奔忙於醫院、學校和家庭的那段時間,我早已拋開諸多的感受與情緒,無暇顧及內心正隱隱作痛的傷口,只完全以他為中心,照顧陪伴他,並接待絡繹不絕前來探望的師生親友,在忙碌又熱鬧的氣氛中,送走了他。

難以言說滋味縈繞心頭
就像無意間痛飲了一壺烈酒,沒想到那惱人的後勁,竟出乎意料之外的難受。重回軌道的如常日子看似沒有什麼不同,陽光依舊光彩燦亮。但悲傷、想念、委屈、甚至憤怒……,五味雜陳難以言說的滋味卻常縈繞心頭。

每當回憶起兩人曾經甜蜜歡樂的片段時,便總穿插著他咆嘯論斷嘲諷的言語;重溫著他曾經溫柔真切的盟誓時,便出現了他早已出軌的事實真相。人們眼中欣羨的教授夫妻,在忙碌的生活節奏中,其實早已漸行漸遠,逐漸走成了朝著不同方向的兩條平行線,人生價值順位既不相同,便難再有交集。

他是多麼熱烈的在各類知識的理念建構、計劃執行與為校勾劃藍圖中奔走著力,而我,則安適於生命信仰與家庭、教學之間尋索沉澱。雖然,表象是順服、配合,但在我內心深處,早已隱然將自己和他劃分開來,既然無法向奔忙狂放的他靠近,我便自顧自的在城池中尋找,找一處沒有他的角落安身。

觀看他的出軌,只說明了兩人關係的潛在疏離、自己的輕忽大意,以及他在遠離信仰之後,於誘惑試探面前的無力招架。潛藏在人性中的罪,總是伺機蠢蠢欲動,也是我的姑息與無視,提供了它萌芽的溫床。既然不是完美妻子,又何能對先生再有苛責。

寬恕是放下的關鍵按鈕
寬恕是放下一切的關鍵按鈕,我雖早已按下,但一段時日裡,內心的感受與情緒仍在身後苦苦相追。我轉身正視那襲面而來的洶湧波滔,有時也禁不住地潸然淚下──是夫妻在信仰中合一前行的美夢破滅?是顏面自尊被深深踐踏後的尷尬、難堪?是單純的信任被徹底破壞之後的惱人與氣憤?是真情誓言褪色之後的不勝唏噓?還是青春熱情也隨之消逝的感慨與自傷?……

無論是哪一樁,哪一件,樁樁件件都是生命的斑斑划痕,這些真實的感受,仍需我緩緩溫柔地輕撫與擁抱。時間長河總會捲裹著這一切滔滔東流,只有適時地放開手,讓它流過,才能見著更寬廣的天地。

超越時間長河觀看,凡行過的路徑都有祂的美意與智慧。將悲傷與感慨封存,我重新挺直腰桿走進課堂,為外國經典《新約聖經》課傳講「饒恕與愛仇敵」,面對生命中的受傷與虧損,這乍看不合人性的道理,卻是一嘗天國恩典與生命徹底自由的秘密妙方。講解過程中,學生搖搖頭,忍不住舉手發問:

「老師,我們能做到不報復,讓別人對我們造成傷害的這件事算了,這就已經不錯了,怎麼還要饒恕和愛他?這根本是做不到的事啊!這讓人怎麼甘心呢?」

我微笑地看著學生,完全明白他所提的疑問。

「同學們,饒恕不是人的自然反應和感覺,它是讓你對傷害鬆開手的決定。試著從相對觀看轉向超越的絕對視野──從創造生命和宇宙的那一位的角度來看,饒恕便有可能了。這會是把它轉化成擁有生命中美麗花園的養分,是我們可以選擇的努力……饒恕對方並進而願意善待對方,會讓你看到生命的另一種可能,一段不一樣的人生風景!」

如何能對傷害鬆開手?
學生雖仍用狐疑的眼光看著我,但我相信這一真理的選項,已如種子一般悄悄地播撒進他們的心田。

回首來時路,心中已再無漣漪,我仍會習慣性地站在鏡子前,重溫著多年來斗室裡的遊戲,深情擁抱這寂靜的夜與窗外的點點星子、皎皎明月。歲月如此靜好,生命的每段旅程,都有它獨特的滋味與意義,思及《紅樓夢》中的他鄉與故鄉之喻,了然於胸,既然客居於此,便無需把他鄉當故鄉,無需緊握那握不住的離合悲歡與愛恨情愁。凝神遙望那無邊無際的夜空,靜謐中似乎傳來了密語,終將有一日,我會平靜灑脫地回到那永恆的美麗家鄉!

(創世紀文學獎評審意見與得獎者簡介,詳見gwcontest.org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