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23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聖經小說》小烏鴉與葡萄園(上)

論壇報副刊 追蹤

◎流蓀

在安息日以外任何一個平凡的早晨,你走進市集,經過賣橄欖油、蜜棗與無花果那一個個攤販,往最遠處那一大片空地走去,總會看到許多男人站在那裡,眼巴巴望著來人。

勸你在此便打住腳步。要是再靠近,難免要聞到他們身上那股濃濃的汗酸味。儘管眼前不見攤位,這群人依然是買賣市集的一部分──他們出賣的是自己的勞力,畢竟不論農忙農閒,農地裡多少有些活兒可以幹。而你的眼睛若是夠利,也能在其中看見毫不起眼的我。

勞力市場最不起眼的工人
在勞力市場裡,人高馬大的工人最吃香。每有雇主經過,總是第一眼便相中他們。而勞力活做多了,身上的肌肉越加發達,煞是好看。依我的觀察,他們從不擔心無人雇用。多半等到八、九點,夜已完全褪去,才打著呵欠緩緩現身。有些乾脆等到近午,甚至吃過中飯,才姍姍來到。村裡體魄最好的就是老馬。我站得挺直也不及他的肩頭,更別說他上身的厚度是我的兩倍! 

那些體型中庸的工人就得看天吃飯。若是農忙時節,大抵都有他們的份兒,農閒時候,則得隨時做好準備。有時雇主來了,而那些彪形大漢還沒到,他們也能撿到些事兒做。對這類工人來說,儘管沒有天生壯碩的身體資質,但付出努力通常能得到回報,於是他們總是腳踏實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住在我那條巷尾的阿飛就屬這一類。他跑得很快,人還特別勤奮,機會來了從不放過。

如果你是雇主,在一群工人裡挑,大概也不會選中我。我從小身子單薄,個兒不高,生來腿又一長一短,相差約一塊小石頭的高度,每次和其他工人站在一起,我總會偷偷拿顆石頭墊在左腳下,讓自己看起來體面些。

這毛病原不妨礙我勞動,就是走起路來有些跛,不好看。但自從兩年多前一次求快,左右肩膀各挑了滿滿一擔葡萄,卻不小心扭傷了腰,行動便沒從前敏捷了。村裡唯一個頭比我小的人是矮個兒。其實我只有站在比較長的那條腿上才會高他一些。我們兩個常一整天站在一起,無人雇用,頗有點難兄難弟的味道。

像我們這樣矮小乾癟,甚至有些缺陷的工人,總是天還黑就到那塊空地上,等待難得的好運氣。有些雇主急於趕工,天還沒亮就來找大量的勞力,那時場上多半是像我們這樣的工人,他們沒什麼能挑,自嘆一聲倒楣也就讓我們進園了。但這樣的好運並不多。

我們是「工作」這條河川下游的居民,工作機會流經那些壯碩的工人,若有剩餘,還得流到體型平常的工人家裡。等流到我們這兒,往往已經乾涸了。這也沒什麼好怨懟的,誰不想要堅實的勞動力?但不論我們身形落差怎樣大,在異族統治下,還有沉重的稅壓在肩上,所有人都是窮苦的。要真過得上好日子,也不用在這兒等人雇用了。

不論有沒有找到工作,日子還是得過。即使從來不吃大魚大肉,活著總得要吃麵包。若一個人倒也還好,餓了就躺在夜空下數星星。要是還有妻小得養,那可完全不一樣了。

管會堂千金愛上小烏鴉
像妻那樣的人,我其實是高攀不起的。我的岳父是管會堂的,在城裡相當受人尊敬,妻雖然是女兒,卻慧黠又好學,最得他的寵愛。

那天,妻的父親表情困窘地向我父親暗示可以來說親時,我父親還以為天氣熱,自己頭暈聽錯了。我母親知道了,則是忍不住趁在市集遇到她母親時小聲說,你女兒跟著我兒子,會受委屈的。村裡大家看著妻長大,都很喜歡她。然而妻從小便個性執拗,決定了的事從不輕易妥協。

後來妻告訴我,她會這麼篤定自己要嫁給我,是因為有一次她在父親和一些長執輩面前背詩篇,眼看就要把整個書卷都背完了,獨獨忘了「他用雲遮天,為地降雨,使草生長在山上」的下一句是什麼。

我當時經過圍觀的人群,看到一個不過十歲的姑娘,在這麼多人面前背誦整卷詩篇卻不緊張,很是敬佩,忍不住停下腳步聽著,見她堅持不要父親提示,卻始終想不起來,急得一張小臉紅通通的,趁她目光飄至我這裡時,趕緊朝她做了個嘴型,「小烏鴉」,妻眼睛一亮,順利將整卷詩篇背完了。她不說,我都要忘記這件事了。

那句話從此成了她最愛的一段經文:「他賜食給走獸和啼叫的小烏鴉。

妻就因為這樣的理由嫁給我。除了是耶和華對我的恩寵,我再也想不到別的解釋。

捨不得妻子跟著吃苦
妻不只腦袋聰明,人還非常勤快。她不但照料三餐、處理家務,還親手縫製我們身上的衣物,偶爾也給有錢人做些細麻布衣貼補家用。要不是有她,我真不知要怎樣度過每個日子盡是失望的農閒時分。

妻喜歡稱我為小烏鴉。當然,唯有夜闌人靜時,她才會輕輕這樣喚我。儘管沒有一個猶太人喜歡烏鴉,何況一個大男人被稱作小烏鴉,總有些難為情,但看著眼前這個深愛我的女人,我甘之如飴。偶爾她睡了,我聞著她頭髮裡的麥香,忍不住要在心中輕嘆:「其實你才是我的冠冕」。

妻不怕自己餓著,卻捨不得我挨餓。有時,整天沒人雇用,我便將她為我準備的兩個餅攢下一個半,晚上兩個人還能分著吃。她看我在外頭站了一整天卻只吃半個餅,也不說話,就是把我擁在懷裡,撲簌簌地掉眼淚,讓我不知如何是好。其實我沒有幹什麼活兒,也消耗不了多大體力,半個餅雖稱不上飽,倒也不致餓得發暈。

有一陣子,雇主老是沒挑上我,連著好幾天無功而返,妻一句嫌棄的話也沒有,只是某天,我見她手上那隻金鐲子不見了,當天晚餐,桌上竟放了一盤烤羊肉,說要給我加添力氣。我佯裝沒發現她賣了手鐲,一如往常地謝飯禱告:「創造天地的主啊,我們敬畏祢,仰望祢的慈愛。」心裡卻很捨不得妻;跟著我,她過苦日子了。 

葡萄收成季進入尾聲
那天天還漆黑,我和矮個兒便出發了。妻為我預備了兩個餅,用布包著,她將那一皮袋水掛上我肩頭之前悄聲對我說,我們家要再添一口了。

那一路上我都心不在焉,心情非常複雜。走沒多久,阿飛便趕上我們,他腳程還是那麼快。阿飛只是禮貌地對我們點點頭。他從不跟我們多說話。像我這樣身體有點缺陷的人,在猶太人眼裡總不大吉利。

工人們紛至沓來。即使最近工作機會不少,大家心裡有數,葡萄的收成季已近尾聲,勞力需求不像一個月前那樣大。誰也不知道下一份工作在哪裡。在一片昏暗中,隱約能看見場上多半是像我和阿飛這樣的人。

天不久便濛濛亮。有人從村裡最大那座葡萄園朝我們這兒走來,人還沒到,阿飛和幾個動作敏捷的工人已經擁上前,將他團團圍住。「一枚銀幣!」我聽見他們說。那是最平常的日薪。眼看阿飛他們講定了工資,幾十個人神采飛揚地跟著雇主往園裡去了。

「真羨慕。」矮個兒打了個呵欠,「不知道今天有沒有我們的分。」

阿飛他們才離開,太陽便從山裡一躍而起,天色變得明亮。無人雇用時,這是一天裡我最喜歡的片刻,天氣還不熱,而有的攤販已經開始烤餅和麵包,那香氣隨風飄到我們鼻子裡,多好聞啊。

葡萄園主分批回頭雇工
八點多,老馬也來了,這個葡萄採收季他每天都有工作,雖然睏倦但心情爽朗。

像老馬這樣的人,不論生活中遇到什麼難題,找工作或與人起衝突,總是同樣將雙手彎舉,秀出他的肌肉,而那些麻煩往往還就這麼迎刃而解了。

「就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矮個兒這人講話從不客氣。

老馬才到不久,那座葡萄園的主人就再次回頭找人了。都這個時間了,還沒有別的園子需要勞動力,看來我們今天最大的指望就是他了。

雇主們向來喜歡視工人進度與剩餘工作量,分批雇用工人。要是一次雇用太多,讓我們有得閒,那多浪費啊。何況晚雇用的工人還不必給到一日日薪,相當划算。

這次場上多了好些體型壯碩的工人,園主看到老馬和那幾個大塊頭,立刻招呼他們,「你們也來我園裡工作吧,我給的工錢一定合理!」

矮個兒和我在不遠的後方踮著腳,臉上堆滿笑,巴不得園主能看見那面高大的人牆背後的我們。

老馬他們離開以後,場上的工人還是數不勝數,而夜裡最後一點涼意已經散去。照這太陽才升起不久便狠狠發威的霸道勁兒,今天想必很難熬了。

等到市集裡飄來烤肉香,矮個兒終於忍不住拿出他的麵包,掰了一塊放進嘴裡。我還捨不得。今天要是沒有工作怎麼辦?我不知道那麼瘦小的妻哪有多餘的營養分給肚裡的孩子。

相關文章:《聖經小說》小烏鴉與葡萄園(下)

(轉載創文新媒體平台「莫非可以如此爱」微信訂閱號)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9-30 基督教論壇報 / 靈修禱告
該警惕的人物─示每
2022-09-30 基督教論壇報 / 靈修禱告
禍必不臨,神必保護?(下)
2022-09-30 基督教論壇報 / 藝文影視
愛人不要虛假 ─思想電影《失業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