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5 人物見證

男子因父母分居離棄上帝 經歷性、毒品、搖滾樂荒唐歲月再次被耶穌尋回

論壇報副刊 追蹤
約書亞.尼克萊爾(Facebook@Joshua Christian Edgar)
【特約編譯凃尚儀/報導】澳洲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之前,約書亞.尼克萊爾(Joshua Niclair)換了工作。他在墨爾本(Melbourne)的機械師課程「手剎車迴轉」(Hand Brake Turn)擔任車間專員,向生命處於動盪期的年輕人,傳授汽車和生活的技能。 「手剎車迴轉」是由福音慈善機構「關注澳大利亞」(Concern Australia)所經營,創始人是已故叛逆牧師約翰.史密斯(John Smith);他同時也是「神的軍團摩托車俱樂部(God Squad)的創建人。

這裡所收的學生,是從青少年輔導機構出來,或者離開學校或社區的年輕人。

簡而言之,「手剎車迴轉」的存在是為了幫助他人,而這種生活方式,有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是尼克萊爾的優先考量。

基督家庭泡沫化 心碎離開神

儘管尼克萊爾來自一個基督教家庭,並且從小就有「信仰和盼望」;但到了十幾歲時,他就認為自己會去嘗試信仰之外的其他事物。尼克萊爾做下這個決定的關鍵,是他的「健康家庭生活」,在他13歲時,因為父母分居而粉碎了。


「從心理層面來說,這對我是一個重大的打擊。」尼克萊爾透露。 「經過這件事之後,我的心碎了……這有點毀了我的信仰;也因此,在我十幾歲的時候,我總是起起伏伏,不是最幸福的孩子。」

尼克萊爾認為自己是無神論的年輕人,有很長一段時間,他完全對基督教沒有想法。相反地,他只想到自己,還有所有他能做,以及擁有的東西。 「我在基督教泡沫中成長,我想看看世界還能給我什麼?」

最後的依靠就是上帝

「我嘗試了所有的事,你知道的。性、毒品、搖滾樂,然後我的人生跌到谷底。」

尼克萊爾意識到,自己正在尋找童年時期曾擁有過的東西──盼望,只是他尋遍每個地方,卻不尋找上帝同在之處。

來自維多利亞州(the Victorian)的尼克萊爾回憶,大約十年前移居布里斯班(Brisbane)工作,從此開始向下沉淪,走上一條「黑暗之路」。

「我真的很沮喪、很孤獨。我盡了一切努力,我的最後依靠,就是上帝。從那以後,我一直與神同行。」

尼克萊爾喜歡「手剎車迴轉」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他自己的經歷與機械課程的年輕人相似。 「我肯定能夠同理其中一些孩子的狀況,像是他們如何處理痛苦,以及接下來要做的事。這對我來說是份完美的工作。我每天都感謝上帝安排我在這裡,並為自己的未來感到興奮。」

聖誕歡慶再次找到上帝

但尼克萊爾的孤獨感又一發不可收拾,2012年的聖誕節,他度過一個清醒並改變人生的聖誕節。「我來到墨爾本和家人共度聖誕節。我媽媽邀我去教會,我想,『哦,好吧。』於是我參加了聖誕節的活動,是的,牧師正是在對我說話。」

「我不記得牧師說了什麼,但當時我處在一個非常糟糕的狀況,感覺好像每個字都是對我說的。我的心狂跳,我想:『老兄,我要浪子回頭了。』」

尼克萊爾很驚訝,自己竟會向過去被他故意遺棄的上帝大聲呼求,尋求神的幫助。第二年,當他搬到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後,他便加入了一間教會,開始尋求「再次找到上帝」。

他很高興自己四周都是「好人」,並確切地知道,自己想拋棄他舊有的生活方式。

尼克萊爾說:「當我成為基督徒,改變了我對重要事物的整體看法,那就是成為「手和腳」;傳播好消息。」尼克萊爾深入參與「關注澳大利亞」組織之後,才知道這個慈善機構是福音機構。


不傳講福音 活出耶穌的愛

現在尼克萊爾有了自己的汽車美容店 ,他說:「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我不會四處狂熱宣講聖經,告訴人們耶穌愛他們這些話。但是我試著去愛人,並盡可能使自己更像耶穌。 作為福音的「手和腳」,人們會注意到。接著他們開始問,他們想知道,為什麼你要做這些;還有,你都做些什麼。這時就有個絕佳機會,對他們說『有一位救主,祂為我而死、也為你而死。』」

馬太福音十一章28節:「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1-05-16 基督教論壇報 / 專欄文章
在疫情的強勢影響下,人要
2021-05-15 基督教論壇報 / 特會活動
「眼不能開時,神要先開心
2021-05-15 基督教論壇報 / 新聞時事
疫情一波波日益兇猛 張南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