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2 人物見證

珍古德獲宗教界諾貝爾獎 疫情期間線上繼續激勵下一代科學家

特約編譯 凃尚儀 追蹤
英國動物學家珍古德獲得2021年「宗教界諾貝爾獎」鄧普頓獎。(圖/翻攝自FB@Dr. Jane Goodall)

【特約編譯凃尚儀、編譯余友梅/報導】表彰科學探索對人類貢獻的鄧普頓獎(Templeton Prize),今年頒給現年87歲的英國基督徒動物行為學家、人類學家珍.古德(Jane Goodall);肯定她對黑猩猩社群的研究及野生動物保育的成就,她對人類與靈長類動物的尊重,來自小時候的宗教教育。

(圖/the Jane Goodall Institute,Michael Neugebauer攝)

鄧普頓基金會(Templeton Foundation)每年頒發這個被譽為「宗教界諾貝爾獎」的獎項,給予一位仍然在世,且對擴展人對神性的理解,和幫助認知神的創造力,具有卓越貢獻的個人。鄧普頓基金會主席希瑟.鄧普頓.迪爾(Heather Templeton Dill)說:「她的發現深刻地改變了世界對動物智能的看法,並以一種既謙卑又崇高的方式,豐富了我們對人類的理解。珍古德博士的工作體現了我的祖父約翰.鄧普頓爵士(Sir John Templeton)在他一生中談到的謙遜、好奇心和發現,他希望通過這個獎項來表彰這些精神。」

這個價值150 萬美元的獎項,也是珍古德輝煌的職業生涯中,所獲得的最大的單一獎項。她她是第四位獲得該獎項的女性,也是第一位獲得這個獎項的女性動物行為學家。

與得獎者珍古德線上對話

 

(圖/the Jane Goodall Institute )

真正的奧秘永遠超乎科學

珍古德博士在她的得獎聲明中說:「我們知道太少,渴望學習的太多。我永遠感謝我的好奇心和學習慾望,和我小時候一樣強烈。我明白生命的深邃奧秘永遠超出科學知識的範圍,『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參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2節)

珍古德在貢貝的帳篷裡記錄她的研究筆記。(圖/the Jane Goodall Institute,Hugo van Lawick攝)

鄧普頓獎的官網指出,珍.古德在基督教家庭長大,她在東非豐饒而令人敬畏的森林中,塑造了自己的信仰。

珍.古德1934年四月3日生於英國倫敦,自幼對自然、動物和動物行為有著濃厚的興趣,先後畢業於劍橋大學紐納姆學院(Newnham College, Cambridge)及達爾文學院(Darwin College, Cambridge),並獲博士學位。1957年,珍古德為了進行動物研究來到東非的肯亞,在那裡遇到知名的人類學家路易斯.李奇,從此展開揭示原始人類行為模式的靈長類動物研究。

基督信仰影響對人和動物的尊重

除了對黑猩猩的研究,珍.古德還熱心投身於環境教育和公益事業,1977年建立珍古德教育及保育協會(JGI,the Jane Goodall Institue),在全世界推廣動物保育和環境教育;並於1991年啟動「根與芽」計畫(Jane Goodall's Roots & Shoots Program),鼓勵年輕人成立小組,面對問題,找出方法,並付諸行動。目前全世界參與計畫的國家超過100多個。

1995年,珍古德獲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榮封為皇家女爵士,2002年獲頒聯合國和平使者,並於2020年獲唐獎永續發展獎。

珍‧古德在接受《演化新聞》(Evolution News)訪問時表示,宗教教育對她的成長具深遠的影響。她祖父為公理會牧師,全家在伯恩茅斯(Bournemouth)的公理會教堂聚會。由於教會的包容性很強,從小她在教會就學習到,不要以膚色、宗教信仰、社會地位等來判斷人;她對人類與靈長類動物的尊重,也是來自小時候的宗教教育。

珍古德年輕時。

作為基督徒長大的她在坦尚尼亞貢貝(Gombe)的雨林中進行開創性的研究時,發展了自己的靈性意識,並將她與黑猩猩的互動描述為:反映了位於大自然核心的神聖智慧。她告訴鄧普頓基金會,「我感到非常、非常貼近一種偉大的屬靈力量,「我們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他」(參使徒行傳十七章28節)。

但《演化新聞》也指出,她的信仰是參雜著混合色彩,比起有神論,還有泛神論的影子。她認為,所有的生物都有一種可以被稱為 「靈魂」的 「神聖能量的火花」(spark of divine energy),不只包括動物生命,還包括植物生命:「樹木也有靈魂。他們有那種神聖能量的火花。」

(圖/翻攝自FB@Dr. Jane Goodall)

大自然中物種相互聯繫

珍‧古德在大自然的「織錦掛毯」中看到:「在雨林中最重要的就是了解大自然中相互間的聯繫,了解每個小物種如何發揮作用。」當一個物種滅絕時,就好像從掛毯中抽出一根線。她說,抽出太多的線,掛毯宏偉的設計就會解體。

當她看著周圍的森林時,認為只有屬靈語言可以使它滿足:「這是如此強大,即使是最科學、最聰明的頭腦,也無法創造出這樣的美景。」她在《希望:珍古德自傳》(Reason for Hope)中寫道:「我意識到,我在森林中的經歷,我對黑猩猩的理解,給了我一個新的觀點。我完全相信有一種偉大的屬靈力量,我們稱之為上帝God,同樣肯定的是,我有限的智慧永遠無法參透祂的形式或本質。」

(圖/翻攝自FB@Dr. Jane Goodall)

深信科學不能解釋一切

她告訴《宗教新聞社》(RNS):「而宇宙是無限的。當科學說『我們已經解決所有的問題──是大爆炸創造了宇宙。』那麼,是什麼創造了大爆炸?」

她認為宗教與科學之間的和解,只能透過拒絕唯物主義來實現。她同意她的朋友、上屆鄧普頓獎得主、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院長柯林斯(Francis Collins)的看法:「偶然的突變不可能導致地球上生命的複雜性。」她很高興科學家們越來越「願意」談論宇宙背後智慧目的可能性。

(圖/翻攝自FB@Dr. Jane Goodall)

疫情期間線上繼續激勵下一代科學家

在過去的三十年中,珍古德平均每年出差 300 天。2020年,當新冠肺炎大流行使她繁忙的旅行日程中斷時,珍.古德起初對她無法繼續去激勵世界各地的下一代科學家、環保主義者感到沮喪和憤怒;但很快地,這位87歲的老人發現自己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受歡迎。

自 2020 年 3三月以來,珍古德已與 100 多個國家/地區的數千人進行了交談,就全球危機以及人畜共患疾病的興起、生物多樣性、可持續性、貧窮以及人類與自然的關係之間的聯繫進行了交流。與此同時,她在英格蘭伯恩茅斯童年時期的家中的閣樓工作室,推出了播客The Hopecast,通過社交媒體影響了數百萬人。 

珍古德在英格蘭伯恩茅斯家中。(圖/翻攝自FB@Dr. Jane Goodall)

長期關心環保議題的珍.古德,呼籲人們共創一個綠色未來,她說:「造成地球一半損害的,正是那位於金字塔頂端,前10%的富人。」她也提醒人們不要受到物質主義影響,而將金錢、累積的物資以及權勢緊密的連結在一起。

珍古德:相信偉大的屬靈力量

2010年,她被英國《衛報》(the Guradian)問到是否還是一位基督徒時,珍.古德說:「我想是的,我從小就是基督徒。」她認為演化論和信仰上帝之間沒有矛盾。她說創世記提到人類「統管」所有植物和動物 ,「統管」(dominion)是誤譯,聖經的意思是「管理」(stewardship),這也是了解她從科學家到生態傳道者轉變的關鍵。(資料來源:Templeton Prize.com, Evolution News,The Guardian,Vogue)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得獎致詞

相關新聞:

無神論醫師從基因密碼見證上帝 美國衛院長柯林斯榮獲「宗教界諾貝爾獎」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