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1-06 人物見證

曾取笑他人靠耶穌戒毒 火場倖存者程安鵬 今用聖經助人克服毒癮看見盼望

記者李容珍 追蹤
程安鵬(圖/李容珍攝影)
就在那一針打下去時,心裡非常糾結,眼淚也掉了下來,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羞愧自己對不起太多人了。後來他的心中也不時懷疑自己:「是怎麼了?不是已經信主了嗎?」他痛悔到幾近崩潰,不與人往來,甚至把窗戶全都貼滿報紙,讓屋裡一片黑暗,心中的恐懼和壓力愈來愈大。

【記者李容珍新北石碇專訪】「兩年半前一場大火,奪去兩位弟兄的生命,也燒毀我們辛苦建立的家園,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時刻,但這場火奪不走上帝的榮耀!」

新北市石碇區西勢坑雙鹿福音得勝山莊負責人程安鵬傳道,是當年大火中唯一跳窗逃生求助的倖存者,他在日前舉辦的重建感恩禮拜中表示,很感謝這一年多來,許多人給他的鼓勵和濃濃的愛,讓他從低谷裡再次看到盼望,也是耶穌的愛再次的激勵他,讓原本想放棄一切的他,決定擦乾眼淚繼續走下去。

程安鵬與妻子(前排左、中兩位)接受祝福禱告。(圖/李容珍攝影)

他受訪時也表示,他們夫妻搬回石碇已經四個月,過去他沒有勇氣走到四樓,那裡是弟兄們在濃烟高温裡拼死掙扎,最後未能幸運逃出的地方。他也曾經告訴自己:「不幹了,做得那麼累,做到要死不活的,有什麼意義?」但神透過家人給他很多的愛,慢慢地讓他明白,有些事我們沒有辦法了解,但一定有神的美意和帶領。

 國中畢業離家出走 跑船染上毒品

人稱「鵬哥」的程安鵬,多年來主要的服事,是幫助更生人出獄後無縫接軌到村中學習、生命被破碎、靠基督信仰重建新生命,回歸家庭、回歸社會。雙手紋身,戒毒廿多年的他受訪時談到,自己從小在中壢平鎮的眷村長大,有三個哥哥、一個姐姐,由於不少鄰居的哥哥不是在台北混幫派,就是到高雄跑船,每次聽到他們回來分享風光生活,令他非常嚮往。由於父親管教非常嚴厲,不喜歡讀書的他,國中畢業後就離家出走,到高雄跟著鄰家哥哥去跑船。跑船回來後,就跟著他們去花天酒地,認識很多地痞、流氓,以及風塵女郎,也因此接觸了毒品。

後來為了服兵役,離開了高雄,退役後看到中壢很多人吸食安非他命,程安鵬透過過去在高雄認識的藥頭取貨,開始販賣毒品。而他其實早被警方盯上,自己卻渾然不知。當政府立法將安非他命列為毒品後,他馬上就被抓。第一次被抓,父母親用30萬元將他保釋出來;之後他又繼續販毒,第二次被抓,被判六年兩個月。

他在台北監獄不服管教、惹事生非,被列為「黑牌」,一年多後,被移監到花蓮。有一次,他聽到主愛之家進來傳福音。但是他了解,吸毒的人通常會想戒,但戒的過程中又想吸,反反覆覆一直走不出來。因此當他聽到能靠耶穌戒毒,坐在台下的他,完全無法接受,還取笑他們,認為他們是一群宗教狂熱分子。

從周神助牧師領受到象徵天國鑰匙和大衛鑰匙作紀念。(圖/程安鵬提供)

進出監獄五、六次 思索未來人生道路

程安鵬在監獄結交各類江湖道上朋友,讓他出獄後變本加厲。回到中壢後成立組織經營酒店、賭博電玩、暴力討債……,只要能賺到錢,什麼壞事都幹。後來他染上海洛英,變得更加痛苦,思緒完全失控,以前不敢做的全都豁出去,甚至為了暴力討債,把人押上山。

後來他又被抓。總計他進出監獄共五、六次,前後共被關了十年。監獄成為他另一個家,當他35歲時,在監獄反覆思考,自己年紀已經不輕,難道就要這麼進進出出監獄過一生嗎?他為了封閉自己拒絕作業,結果被從新竹監獄移轉到台東武陵外役監獄服刑。

李慶榮教授過世前 不斷傳福音給他

在他填寫宗教信仰欄時,突然想到過去在花蓮監獄聽福音的經歷,因此寫基督教,心想也許教會的人會來找他。果不其然,後來駐監教誨師李慶榮教授常來關心他,找他聊天。在李教授的引導下,覺得自己的心被打開,感受到上帝的愛。出獄前,他決定在監獄受洗。當時李教授已罹患大腸癌,身體情況愈來愈差。但還是拖著疲憊的身軀,來探望他。師母曾勸李教授要休息,但李教授每次都對妻子說:「裡面還有一隻羊(指程安鵬),我還放心不下!」因此仍持續的關心。出獄後,他想要找工作和教會,李教授便開車接他出來,先到家裡用餐,再帶他去晨曦會。

當他參觀完後,想到這裡不能抽菸、不能隨意外出,只有有一本聖經,每天唱詩歌,對信仰認識不多的他,認為自己彷彿進入第二個監獄,因此以見母親為由回中壢,想要躲避李教授。

一針打下去 深感愧對許多人

回去中壢後,程安鵬又掉進毒品漩渦裡。他說,雖然去了教會三次,起初也拒絕藥頭一連兩次的慫恿,叫他們不要再來,因為他已經信主了;但到了第三次就受不了,反而主動找對方。然而就在那一針打下去時,心裡非常糾結,眼淚也掉了下來,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羞愧自己對不起太多人了。後來他的心中,也不時懷疑自己:「是怎麼了?不是已經信主了嗎?」他痛悔到幾近崩潰,不與人往來,甚至把窗戶全都貼滿報紙,讓屋裡一片黑暗,心中的恐懼和壓力也愈來愈大。

程安鵬傳道與他的同工們。(圖/程安鵬提供)

經過一段時間,他還是打電話給李教授,李教授問他:「你是不是又吸毒了?」又問他:「去晨曦會好不好?」幾天後,程安鵬終於去了晨曦會。遺憾的是 ,從劉民和牧師口中得知,李教授已經安息主懷,離世前還拜託劉牧師,若程安鵬來晨曦會,希望能收留他。

程安鵬說,他在晨曦會戒毒後,很多以前的朋友碰到他就說:「為何你還沒有死?」但在晨曦會的弟兄都會問他:「你有沒有好一點?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甚至陪他在路上走走,或是在身體不舒服的地方,幫他抓一抓,幾乎是廿四小時的陪伴。

藉著讀經、禱告的生活,程安鵬把毒癮慢慢戒除,也愈來愈知道自己是個罪人。沒想到一年半後離開回到家時,家裡正在為母親辦喪事。這讓他非常懊悔,沒有讓父母親在生前看到他已經戒毒成功,沒有孝順過他們。那時的他不但生命全然改變,還助人戒毒,哥哥們也感到驚奇和欣慰。

程安鵬傳道(左二)與幫鼎樂團成員。(圖/李容珍攝影)

在海外服事多年 又被差往得勝中途之家

他在晨曦會實習,後來到基層宣教訓練中心進修,又被晨曦會派到海外服事多年;因洪漢義弟兄希望能在台灣建立得勝中途之家,想找他參與;經晨曦會劉民和牧師的同意,程安鵬被差派過去。先在龍潭服事四年,陪伴更生人,後來到雙鹿福音得勝山莊服事。

兩年半前的一場大火,讓他一度想要放棄,經過許多人的鼓勵支持,山莊順利重建,他和妻子也希望在那裡好好服事,讓更多人使用山莊,領受到上帝的愛與生命。

出門前必有禱告(圖/程安鵬提供)

得勝山莊(圖/李容珍攝影)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