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15 人物見證

毒癮中輟生變身女博士 年輕時受飲食失調、憂鬱症和毒品所苦 遇到耶穌帶來真平安

特約編譯 凃尚儀 追蹤
(Photo by Marcos Paulo Prado on Unsplash)

【特約編譯凃尚儀/報導】克莉絲蒂(Kristi)成長在一個未信主的家庭。她有個麻煩纏身的青年時期,深受飲食失調、憂鬱症和毒品所苦。到了21 歲時,克莉絲蒂服用海洛因上癮。

22歲時,她意識到自己如果再不改變,後果將不堪設想,所以她前往澳洲南威爾斯州北端的拜倫灣(Byron Bay)附近的巴特利(Buttery)戒毒中心,待了七個月戒除毒癮;並上麻醉藥品濫用者互助協會(Narcotics Anonymous)的12步驟戒毒計畫課程。由於意識到無法靠自己勝過毒癮,於是克莉絲蒂開始尋找至高能量。

80 年代中期的拜倫灣,正屬嬉皮文化的全新時代。這裡是克莉絲蒂探索至高能量的起始點。

Kristi 青年時期,深受飲食失調、憂鬱症和毒品所苦。(示意圖,Photo by Matteo Badini on Unsplash)

出身無神論 未感到片刻平靜

「我對基督教有根深柢固的偏見,我來自一個左傾、知識分子、無神論的家庭,將基督徒視為偽君子和種族主義者,也是世界問題的起因或同謀。我記得在戒毒中心,有一位基督徒試圖告訴我耶穌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的事;對我來說,這一切似乎都毫無根據,像一種古怪的迷信。我倒覺得佛教比較酷一點」,她說。

因此克莉絲蒂追求冥想並試圖「找尋自我」。她參加政治運動,包括在菲律賓與共產主義者共事。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克莉絲蒂開始發現,政治運動似乎並無法改變什麼。

「那時,我已經冥想了四年,卻沒有感到片刻的平靜」,克莉絲蒂說。

海上遇中國宣教士傳福音

「所以,我打出最後一張牌。我逃跑了。也許旅行可以填補我內心的空虛。我來到中國,想試試看共產主義是否真的適合我?我到了灕江附近,有一天,我坐在一座山峰上,俯瞰著最美麗的自然景觀,但我意識到,內心已經死了。

這讓克莉絲蒂很擔心,所以她決定去印度的一個印度教聚會所。她在上海看到一艘將開往香港的船。她突然有種非常強烈的感覺──她需要到那條船上。她得到最後一個座位,遇到一位叫勞拉(Laura)的中國地下宣教士。

克莉絲蒂問她為什麼要當宣教士?她說,上帝把祂對中國人的愛放在她的心裡。接著克莉絲蒂盯著她問:「你覺得上帝一直與妳同在嗎?」

勞拉想了想,回答:「是的。」

背包客棧讀約翰福音

克莉絲蒂說:「我發現自己哭了。在那一刻,我意識到她擁有我想要的東西。我問她:『耶穌釘死在十字架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她問我:『你認為人們對彼此所做最糟糕的事情是什麼?』我回答:『戀童癖。』『你認為戀童癖應該受到懲罰嗎?』我回答說:『是的。』然後她解釋說:『耶穌的死,是為了處理世上所有最不公義和錯誤的事。上帝公義與憐憫的完美結合,是使世界走向正道的唯一途徑。」

在船上的最後一晚,克莉絲蒂一個人站在甲板上陷入了混亂。耶穌的死對她來說很有意義,但她就是無法鼓起信心去相信上帝。於是她說:「耶穌,我不相信祢,但如果祢真的存在,請祢向我顯明。」這時,克莉絲蒂突然感到平安。第二天,她去找了一本聖經,當晚在香港一家還有老鼠出沒的背包客棧讀聖經;在約翰福音十三章14節她停住了。上面寫道:

「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

克莉絲蒂信主31年,上帝徹底改變她的生命。

信主31年 破碎生命得改變

就在那一刻,上帝向我顯明祂是愛的上帝。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體驗。我完全沉浸在祂的同在和愛當中,就好像我回到家一樣。這是全然美好的」,克莉絲蒂說。

第二天,克莉絲蒂再次見到勞拉,勞拉帶領她禱告。「我邀請耶穌進入我的生活。在過去的31年裡,上帝徹底改變了我的生命。我不再是癮君子。我從一個中學輟學生,變成獲得博士學位的人。我有更多的學習,知道如何在基督裡得自由,如何在祂裡面喜樂。而這一切,一直都是越變越好。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