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6 專欄 / 好牧人

【華神專欄:從神學進入社會】學術無用?─文士以斯拉的見證(下)

檢舉
吳獻章 吳獻章 追蹤
"The Flight of the Prisoners", by James Tissot, c. 1896-1902.
加爾文曾說:「光有歷史感而無信仰意識,將淪落為相對主義的深淵;光有信仰意識而無歷史感,將陷入獨斷主義的迷宮。」從神的眼光思索人類歷史,將能汲取重要教訓!

◎吳獻章(中華福音神學院舊約教授、教牧宣教研究中心執行長)

前篇談到,以斯拉和愛因斯坦兩位一古一今的猶太學者。同樣是面對罪惡的世代,以斯拉單單用認罪、禱告、悔改,就帶出整個民族巨大的改變。

接下來將從歸回文獻(以斯拉記、尼希米記和歷代志上下)所記載的以斯拉生平和事奉,淬取這位文士因著無間距地跟從「天氣」,於是衍生出沒有(如原子彈般)殺傷力和後遺症的超然「地氣」影響力的秘訣。

讀者可以從中體驗到:在上帝施恩的手,近距離幫助之下,各行各業包括學者,都可以發揮莫大的超距離優良力道,足以救治邦國和個人。只要上帝涉入、引導、更新,學術一定是有用的!

從神的眼光審視專業
1.想要影響未來,必須認識歷史背後的上帝!
法國哲學家巴斯卡(Blaise Pascal)曾在《沉思錄》中,精彩地給以色列的(歸回)歷史如此註解:「世上如希臘、義大利、馬其頓、雅典、羅馬,或更晚的列國,都已然滅亡,以色列從存在開始到現在,從來沒有消失過。」

這奧秘可從以斯拉的記載清楚呈現──亡國後的以色列,即使從聖城被擄外邦,又歷經巴比倫到波斯帝國的朝代更迭,竟然還能歸回重建聖城,完全在於推動歷史齒輪的上帝:

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古列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在你們中間凡作他子民的,可以上猶大的耶路撒冷,在耶路撒冷重建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殿(只有他是神)。願神與這人同在。凡剩下的人,無論寄居何處,那地的人要用金銀、財物、牲畜幫助他,另外也要為耶路撒冷神的殿甘心獻上禮物。』」(以斯拉記一章1-4節)

耶路撒冷聖殿重建模型(來源:維基)

對比於愛因斯坦向羅斯福總統請求,以斯拉記載了重建聖殿,全因上帝激動波斯王古列下詔令,降旨明言重建聖殿根基的經費要出於王庫(以斯拉記六章4節),還命令將巴比倫尼布甲尼撒王掠奪的聖殿器皿完璧歸趙(以斯拉記一章7-11節),顯示十足的誠意!

也因此,即使沿著波斯歷史起伏過程中(從古列、大利烏、亞哈隨魯、亞達薛西等王),猶大和便雅憫的敵人試圖「挾天子以令諸侯」,意圖阻止聖殿重建(以斯拉記四章),然而全因古列下詔而被平息(六章)。這也告訴我們,想對未來發揮影響力,必須看見歷史的背後是上帝,歷史是祂的故事(History is His story)。

原來,影響力的本質在於先「接天氣」,才能「帶動地氣」。正如紐約大學歷史系教授曼紐(Manuel),1968年在他所著的《牛頓傳》寫下:「近代的科學是源自牛頓對上帝的默想。」有了牛頓,才會有後面的科學家,如愛因斯坦。

哲學家懷海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也曾經說過,英國是因為衛斯理推動復興運動的影響而接了「天氣」,才能免於像那沒有「天氣」的法國發生大革命,以致衍生大屠殺的悲劇(和後來的梟雄拿破崙)。想在各行各業(包括學術界)沒有副作用地影響未來,須先配戴神的眼光來審視自己的專業!

明白歷史教訓才能影響未來
2.想要影響未來,必須明白歷史事件的教訓。
牛頓的名言說:「我看得比別人遠,是因我站在巨人的肩頭上。」套用在以斯拉身上,完全吻合。這位第二批歸回的文士,看透全能的上帝介入歷史與人間帝國,使得君王的心聽從祂指揮並完成祂意旨,因此以斯拉以神學來註解以色列歸回的歷史(以斯拉記一章1節);他更將建構歷史,作為事奉的主軸之一。蒙召歸回「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的他(七章10節),其實看來是將更多時間和精神放在還原歷史上,好讓第二、三批歸回者可以穩穩站在第一批歸回者的肩頭上。

這可從兩個角度來看。首先,以斯拉記全書十章中,事蹟和以斯拉本人有關的只有後面的四章(七到十章),歸回後他辛勤筆耕的重點在於填補第一次歸回的歷史(一到六章),免得歸回者遺忘過去。

以斯拉向以色列民宣讀律法

相較於人間政府經常奢想塗抹、竄改,甚至遺忘對自己政權不利的歷史,以斯拉卻追溯記載他歸回前八十年的歷史,還鉅細靡遺條列了第一批從巴比倫歸回者的名單(第二章),以此成為那同被上帝近距離牽「手」(以斯拉記七章6、9、28節,八章18、22、31節;尼希米記一章10節,二章8、18節)、同嘗神恩的第三批歸回的省長和酒政回溯歷史的原典(以斯拉記二章=尼希米記七章)!

更重要的是,從歷代志是以呼應以斯拉記一章1-4節作結束(歷代志下卅六章22-23節),暗示著以斯拉應當就是歷代志上下的作者。為鼓勵歸回者回聖城重建聖殿,以斯拉從人類的先祖亞當開始記載家譜(歷代志上一章1節),好讓歸回者深刻體會,激動古列下詔猶大人回去建聖殿,讓耶利米預言被擄七十年後將歸回的應許應驗的(耶利米書廿五章、廿九章),就是創造人類的上帝!歸回者因此可以安心並放膽重建聖殿,經歷「神與他同在」。

上帝所連結的學術  大大有用
聖經中極重的比例是歷史,其中還涵蓋不少墮落的典故(如大衛的婚外情)。羅馬政治家西塞羅說得絕:「如果一個人對於出生之前的歷史事件,保持無知的態度,他勢必成為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用心思索大衛的婚外情,可以避免陷入「英雄難過美人關」的誘惑(愛因斯坦就曾陷入蘇聯間諜美人計,洩漏了原子彈製造的秘密)。加爾文更說:「光有歷史感而無信仰意識,將淪落為相對主義的『深淵』;光有信仰意識而無歷史感,將陷入獨斷主義的『迷宮』。」不留意愛因斯坦和歐本海默對原子彈殺傷力的哀痛,就容易鑽進「科學萬能」的死胡同,遲早要深陷在兩位原子彈始祖的輓歌中!

在「學術無用論」喧囂的氛圍中,文士以斯拉旗幟鮮明地見證著,一個人(包括學者)的影響力來自「接天氣」!上帝所連結的學術,大大有用!

相關文章:【華神專欄:從神學進入社會】學術無用?─文士以斯拉的見證(上)

吳獻章
中華福音神學院舊約教授、教牧宣教研究中心執行長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未來還有歌,現在別再「割」!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華氏451度的禁忌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