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5 專欄 / 好牧人

怒海奇航──保羅未識之地(上)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保羅船難紀念教堂(登陸升火處)。(攝影/王桂花)

◎楚雲(牧師)

地中海的黃昏水影,倒映著古老水域的遙遠傳奇。我隔著海面眺望「兩水夾流之處」(使徒行傳廿八章41節),不遠萬里來此就為這一刻。

位於地中海心臟的馬爾他島,約三百平方公里的島群,古名米利大。在地圖上若不微觀分辨,幾乎引不起任何注意。

作者眺望兩水夾流處的聖保羅島。(攝影/王桂花)

但一個空間、一片土地的估量,原不在於大小,特殊的際遇賦予它意想不到的歷史意義和格局。一世紀,因著一場海難,帶來一個人,這島嶼接納了他,而他改變了這整座島嶼。如今遍佈教堂的馬爾他,隨處可以發現那故事留在許多轉角。

我獨獨鍾情那突出海面兩處彼此相連的礁岩──聖保羅島,禁不住凝望良久。全長不及一千米,使徒保羅在此現身,其實完全不在他的計劃和預期行程之內。天涯無盡,他從不知道浩大的水域還有這小小海角。其實,有一雙眼目早已守候他上岸,有隻看不見的手牽引他遠渡重洋,驚奇登陸。

馬爾他島聖保羅灣「兩水夾流之處」。(攝影/王桂花)

攪亂天下囚徒  直向帝國核心
站在海天一角,我開始溫習那故事。

遠在千里外的該撒利亞,是保羅的啟航處。當年羅馬帝國殖民統治下的以色列,在地中海東岸設立首府。曾殺害耶穌的總督彼拉多就是駐守此地。

事隔近三十年,另一個官派首長非斯都,面對耶穌的追隨者使徒保羅,雖然有著開明的作風,也未輕易定奪保羅的去留。畢竟這在耶路撒冷引發群眾騷動的基督徒,帶來百姓一波波的控訴,非斯都不能不管;經查明真相,他仍為保羅戴上鎖鍊。

只因保羅憑著羅馬公民身份拒絕就此被釋,他定意要前往帝國的最高首府羅馬城,表面上是要接受該撒(凱撒)的裁決,實則他內心隱藏著要完成向帝國核心傳福音的強烈心願。他確信,他雖被捆綁,神的道卻不被捆綁;他的每一步腳蹤,都是無可阻擋的福音腳蹤。他無罪,他仍是囚徒,卻是一個尊榮的囚徒。

今馬爾他首都瓦萊塔街頭的保羅雕像。(攝影/王桂花)

弟兄患難與共  無怨無悔不退
令人意外的是,有兩個人同時在該撒利亞與保羅相會。不是告別,而是追隨。他們甘願犧牲自由之身,淪作奴隸,準備全程陪伴具有羅馬公民身分的保羅,一路到底。

這兩位可敬的弟兄,是醫生路加,以及帖撒羅尼迦的信徒亞里達古。這是初世紀教會極動人的經歷,患難與共的弟兄之愛,在前行的路上無怨無悔,不曾退縮一步。

這真是神美好的預備。揚帆啟航的那一刻,昂首站在船上的這三人,成為全船近三百人中最獨特的身影。他們並無特殊的裝扮顯出與眾不同,他們平凡甚至卑微,但他們的表情和眼神,篤定而沉穩,讓人不解卻莫名帶著敬意。

保羅和兩位弟兄除了偶爾談及兩年來在該撒利亞受審的經驗,其餘時間並不多話,更多時候只看到他們聚在一起禱告,為自己和同船的人此行的安全,更為著神在他們三人身上的託付和心意,懇切求恩。他們也特別為船上其他的囚犯代求,這其中不乏重刑罪犯,在兵丁和羅馬軍官嚴嚴看守下,他們沒有任何非分之想;這一程,對有些人就是末路,就是最後之旅。

夏季出發的船隻,過一個半月才抵達換船的港口;都已經九月中旬了,顯然一路上的風向,嚴重影響了航行速度。雖然船體寬敞,但風勢愈發不順,這一拖延,時序入秋,海象也越來越不平穩了。

保羅先前在出外遠行佈道的年日,就遇過幾次船難經驗,看到眼前航行的狀況,他預感不可輕忽的風險,因而力勸停泊在克里特島的小港。主事的軍官沒有採納保羅的意見,反而執意強渡前行。

狂風大浪催逼  得救指望滅絕
災難開始了。

一陣狂風,從島上猛然直撲而下。船極度的顛簸,幾乎完全失控。即使熟練的水手也驚恐異常,航行整個處於被動狀態,船隻急速偏離原來的航道。眼看就要朝著三百公里外的非洲沿岸飄移,那是船隻擱淺沉沒的海洋墳場。

不得已,為了減重,狂浪衝撞之中連續兩日丟棄船上的貨物和器具。但終究無濟於事,空前恐怖的暴風,以壓倒性的毀滅態勢,主導了整個海面。

天空一片昏暗,全被動盪的烏雲覆蓋。

連續多天見不到日月星辰,就意味著已失去所有航行指標的判斷。疾風呼嘯,夾著驚嚇的哀號。對船上所有人來說,此刻到了盡頭,無助而絕望;近三百條人命,勢將葬身大洋,成為海中亡魂。即使記錄此事的路加也寫著「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

同船近三百人  能否安然存活
只有一個人,有時挺身迎風而立,有時屈膝背浪祈禱。

他不是旁觀者。保羅置身風浪,和全船的人一同感受毀天滅地的震撼,但多年的屬靈學習,讓他知道此時主並未撇下他們在風浪中,只是連日不見前方去向,心中也不禁有些許疑慮:羅馬去得了嗎?同船的人能安然存活嗎?

保羅情辭迫切的禱告越空而上,不住叩問。神並未遲延祂的回應,每次門徒身陷逆境的關鍵時刻,總是顯明祂心意和能力的瞬間,一如當年加利利海上踏浪前來救援的主。萬有仍服在祂腳下。

天使顯現,帶來鼓舞的信息:「你必站在該撒面前,並且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保羅放膽起身,他知道,神的杖指向暴風狂浪了。

不僅如此,水手探得海水的深淺,發現離岸愈來愈近。保羅起來向多日驚恐的眾人勸食,並且以他領受的異象擔保,任何人都無須掛慮性命的安危,他們將無一人失喪,即使船遭損壞。

保羅無比沉靜的態度和話語,像投置了一個安定的錨,在動盪中帶來不可震動的安息,全船的人都安靜了。這列在末後的囚徒,反如即將君臨天下的無畏王者,驚濤聲成了致敬和預備加冕的禮炮。

相關文章:怒海奇航──保羅未識之地(下)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未來還有歌,現在別再「割」!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華氏451度的禁忌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