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7 專欄 / 好牧人

怒海奇航──保羅未識之地(下)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位於馬爾他島西部、拉巴特的聖保羅教區教堂內景。(攝影╱王桂花)

◎楚雲(牧師)

看見陸地了,在微雨和破曉的天光下。

只是全船二百七十六人,竟沒有人認得這是甚麼地方。多年航行海上的船主也全然陌生。顧不得考量其他海況,拉起前帆就使勁靠岸,不料,遇到大礁岩和水岸之間,兩面水流交會處,也許深度不足,船停滯擱淺了,一時間進退失據。神竟允許只差一步之遙成功登岸的瞬間,發生無法解決的意外。

船上一陣慌亂。

押解囚犯的守兵,為防逃逸,情急之下準備就地處決犯人,以避後責。保羅和兩位隨行弟兄的性命也命懸一線。知情的羅馬軍官即時發現,立刻出面伸手攔阻,才使無可挽回的遺憾沒有發生。幽暗殺機總是伺機而動,主守護祂僕人如同眼中的瞳人,不論是火窯、是獅坑、是刀劍,都不能隔斷祂的同在。

姆迪納古城即為文中敘述的島主故宅所在。(攝影╱王桂花)

主守護祂僕人  如同眼中瞳人
來到最後的選擇了,必須棄船。能洑水的就游泳上岸,不會洑水的就抓住板塊飄泳登陸。眾人紛紛跳水,朝灣岸拼命直游。近三百人的群體移動,在海面上形成一幅險象環生的畫面。

我站在今日稱為保羅灣的南岸,估計離兩水夾流之處約兩千米,這不算短的跨距,就是當初這群同船者爭先恐後急欲著陸的所在。

體力好、技術好的,游得快些;體力差、技術差的,明顯落後。但沒有人放棄,沒有人被海浪吞噬。如同接力賽,每個人都盡全力向前,都超常的掌握水性。

保羅從幼年起就習練體能,因此較力、賽跑、鬥拳的技能都難不倒他。雖然並不熟稔水中活動,但靠著已練就的體力,還是游刃有餘。唯一難改變的是他的視力,眼疾使他無法望遠,但此時伴游在旁的醫生路加,就成了他絕佳的助力和指引。保羅放不下心的是亞里達古,他總不時轉身、聲聲呼喊親愛弟兄的名字,直到聽聞亞里達古奮力的回應。

拉巴特的聖保羅教區教堂外觀。(攝影╱王桂花)

聖保羅教區教堂天棚之保羅畫作。

求醫者絡繹不絕  福音遍傳全島
這真是最長的一日,他們先後登岸了。沒有少任何人,二百七十六名,一個都不缺。他們奇蹟般的存活下來,不可置信的彼此對望,看著遠處擱淺損毀的船隻,想起保羅的預言,想起保羅所信的主,他們第一次如此滿懷敬畏之心。主得著他們了。

熱情的島民和島主都聞聲而至。看到這群渾身濕漉漉的不速之客,立刻升火,照應他們眼中的難民。認出其中有羅馬軍官,身為當地總督的島主部百流,立刻以豐盛的食物接待他們。

在前往莊園的路上,島主對眾人之中氣宇獨特的保羅格外好奇。這帶著鎖鍊的囚徒,在海灘上被毒蛇啃咬,卻不見任何致命傷害。百毒不侵之人極為罕見,於是部百流力邀保羅到都城的家宅,醫治自己久病的老父。保羅開始明白,神牽引他來此的目的,是前往羅馬傳福音的一次預演。

在接觸執政高層的機會中,他尋得傳揚主名、顯明福音大能的機會。果然,島主父親痊癒的消息,遍傳全島,求醫治者絡繹不絕前來,一個傳一個,一群傳一群,這裡成了地中海上的醫治之島,蒙福之鄉。兩千年後的今日,馬爾他幾近全島仍是基督徒。

左圖:保羅船難紀念教堂青銅浮雕「醫治部百流之父」。右圖:船難紀念教堂事蹟經文示意。

船上陸地兩群  新造裡歸於基督
三個月過去了,又是另一個春天的序幕。一艘由北非駛來的大船,將保羅和兩位弟兄,以及先前同船的原班人馬,悉數載上船艙。保羅站在船舷,向岸上送行的島民揮別,那手勢是不捨,也是祝福。最讓他感動的,是船上船下兩組群眾,都在新造裡歸於基督。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了。天涯海角,保羅和他們彼此已是一體。千載以下,我也在這島與他們靈裡相通,在新造中交會。

這未識之地不再陌生。條條道路通羅馬,唯獨這一條不在保羅籌算之內,聖靈指引他全新的腳蹤,成就神更深的心意。站在船頭,向來嚴肅的保羅,不自覺的泛起笑意,那是風雨之後舒展的歡顏,是明白神心意後的喜悅。

與聖保羅教區教堂比鄰的地下石窟,亦有保羅紀念塑像。相傳此處是保羅在島上居住三個月的地方。

船開航了,暖風送行。這一回,神的手要直接帶向祂承諾的前方──帝國的執政核心,羅馬城。

神要藉這尊榮的囚徒成就更大的事。

目送暮色下今日離港的船舶,我轉身思索,生命不可知的下一步,是更開闊的格局,抑或更緊縮的封鎖,我在乎和主看重的,是同樣一件事嗎?心中隱隱有了答案。

到了天亮,他們不認識那地方,但見一個海灣,有岸可登……」(使徒行傳廿七章39節)

……和約櫃相離要量二千肘……使你們知道所當走的路,因為這條路你們向來沒有走過。」(約書亞記三章4節)

反映一世紀米利大文化的「羅馬之家」。

米利大「羅馬之家」著名的馬賽克地板。

相關文章:怒海奇航──保羅未識之地(上)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未來還有歌,現在別再「割」!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華氏451度的禁忌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