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29 專欄 / 好牧人

震撼奇遇──保羅與提摩太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路司得古道上的岩石城Kilistra,是早期基督徒群落定居點。(王桂花攝影)
神指引使徒的腳步,走向了未識之地──路司得。隔年,當保羅第二次外出佈道,再來到這鄉野小城,他終於明白,原來先前的曲折,是為牽引他遇見一個年輕的生命。

◎楚雲(牧師)

那男子從血泊中起身,以無畏的眼神橫掃周遭。然後,緩緩走回他宣講的廣場,再次揚聲。

這一幕,讓少年提摩太震驚了。

溫柔勇者形象深植人心
在路司得這小城能見識的奇事原本有限,聽聞一位殘疾人得了醫治,天生無力的雙腳竟然可跳可走,這消息立刻轟動全城,連宙斯廟宇的祭司都來向施醫者獻祭。

'Paul and Barnabas in Lystra' , by Johann Heiss, 1678

但來自外地的猶太人卻從中攪局,惡意毀謗,並挑唆鄉人攻擊那名為保羅的施醫者。群眾一時之間不明所以,順著叫囂聲,紛紛隨地撿起石頭擲向保羅。沒有閃躲的空間,直到遍體鱗傷,鮮血淋漓的倒地,保羅昏死了過去。像拖拉死屍一般,那染紅的身軀,被扔在城外。

民風剽悍的路司得,這一天像著了魔似的,不顧一切激動暴力,完全失控。

但讓人瞠目結舌的是,那倒地又起身的保羅,竟然逕自走回廣場,神情沒有一點畏懼。這下子周遭沒有一個人敢動手了。

看在提摩太這少年人眼裡,除了不可思議,更多是崇仰和敬意。是什麼力量可以使人如此不被撼動?面對致命重擊,那人不帶一絲恨意,回應得那樣溫和,又那樣強悍。

一個喜樂卻強人所難的邀請
提摩太內心從未喚起的英雄意識,開始隱隱湧動。家中只有母親和外婆,在女性氛圍環境中成長,他多了一分纖細、少了一點陽剛。父性的英雄氣概,對提摩太是陌生的。

父親的形象在他生命中始終是缺席的,他需要榜樣。而今這人的出現,成為極強大的印象,烙印鮮明,難以抹去。

今日路司得附近鄉野道路

第二年的春天,迎來了提摩太一生關鍵性的時刻。使徒保羅重返路司得。

提摩太驚喜的不得了,他已是一個新生的屬靈嬰兒,他沒有錯過任何一次保羅傳講信息的聚會。他聽講的表情,是會眾裡最專注的一個。

保羅注意到那張清瘦臉龐,兩眼炯炯有神。信息的傳講,忽然通暢無比,一種說不出的引力,銜接兩端的心。即將成為一對屬靈父子的兩人,都深深感到這次聚會,完全不同於過去,那麼喜樂,那麼滿了主的同在。

保羅講畢,忍不住走向提摩太,眼眸中充滿憐愛。問明這孩子的身世,知道他來自一個孤兒寡母的家庭,保羅心裡益發疼惜身為獨子的提摩太。保羅內心忽然有莫名的拉扯掙扎,聖靈強烈催逼他向這孩子發出參與事奉的邀請,並且不在本鄉,而是遠方,甚至地極。

但這年輕生命是家中唯一的孩子,有哪一個母親願意放走心愛的獨子,奔向不確定的前路呢?提摩太從小緊依媽媽身邊,母親友尼基給了他最好的照顧、守護和教育,乖巧單純的提摩太一步都未曾離鄉──此時提出遠行的要求,形同拆散母子,會不會太強人所難呢?

突起的zordula土丘,下方掩埋著古城路司得。(王桂花攝影)

福音出征告捷又受逼迫遠行
保羅想起第一次海外佈道,剛抵別加城,隨行的小馬可,眼看前方山路崎嶇難行,萌生退意,掉頭脫隊返回耶路撒冷。保羅為此定意日後不帶年輕同工隨行。保羅、巴拿巴即刻北上到達高原大城安提阿,雖然福音出征告捷,效果奇佳,卻招致大批海外猶太人極力抵制,甚至從中作梗,聳動在地人驅逐使徒。

保羅、巴拿巴一路東行一百多公里,遂在交通要道上的以哥念停留多日,放膽傳道。不料,又引起當地猶太人敵對挑釁,準備和官民聯合進行暴力攻擊。不得已,使徒起身逃離。在大道轉彎處兩人南下踏入鄉野小徑,這急轉後三十公里左右的行程,完全在既定計劃之外。

神指引使徒的腳步,走向了未識之地──路司得。隔年,當保羅第二次外出佈道,再來到這鄉野小城,他終於明白,原來先前的曲折,是為牽引他遇見一個年輕的生命。他隱隱感覺神對這孩子的特殊選召。日後確實證明,提摩太成為保羅此生最重要的屬靈繼承者。提摩太自己也從未料到,在如此的機遇裡,迎見一生中最切慕的生命榜樣。

保羅不再猶豫,他篤定的提出邀請,在生命的征途上,他準備讓這孩子起身入列。

當然,提摩太大喜過望,心裡一萬個願意。但是回望站在身後不遠的母親,他必須徵求和尊重媽媽的決定。在千絲萬縷不捨的情緒中,友尼基陷入長考。

岩石城Kilistra聚落近照

千絲萬縷不捨  交出心頭最愛
經過禱告,這位寡母慎重的作了最難的選擇,她決定放手。友尼基知道眼前這位神人,如同在撒勒法的以利亞,對婦人說「把孩子交給我!」那不只是要求,幾乎像吩咐。保羅是一個偉大的將軍,他在向她的孩子發出徵召的軍令,那是一支特種部隊,為一場光榮的戰役會師。

友尼基知道,若是留住提摩太,孩子終將平凡的度過一生。她所扣留的豈只是提摩太的青春,甚至是攔截了孩子整個生命的無限可能。雖然,友尼基教導提摩太從小明白聖經,栽培他成為敬虔的生命。但這一切難道不是為使提摩太在真理上挺立,為真理而活,為真理而戰,像保羅那樣嗎?

友尼基的心,忽然明亮了,她沒有拒絕的理由。千萬人中,神選擇了她的兒子,理當雀躍歡喜。

友尼基把心頭的最愛交出去了。

她把愛子如同一個青年戰士,遞交在一個將軍的手中,而那將軍又把那戰士遞交給掌管萬有的至高主手中。路司得的隱密處,緩緩升起了一面神國的軍旗,迎風飄揚。

 岩石城內分佈著由火山凝灰岩雕鑿的教堂、修道院、民居。是自然和人工並陳的奇景。(王桂花攝影)

目送屬靈父子踏上千里長征
一個曙光微露的清晨,薄露還未散盡。友尼基仔細打點好包袱,為提摩太穿上她親手織就的披掛,送提摩太邁出家門,保羅已在不遠處佇立等候。

終於到了告別的時刻,友尼基遲疑之間鬆開了緊握的手,畢竟是自己的孩子,這一去,像是把一個母親最珍愛的所有取去。沒了孩子,如同沒了自己。但是唯有放手,神才能接手,她心想。

連續幾天哭過好幾次,今天不能流淚。她應該以微笑祝福孩子的出征;她的信心,將成為提摩太的信心。除了禱告,她已不能再為他做甚麼,除了那件披掛,可以留在提摩太生命裡的,就是身教。一個母親最深,也最堅強的情感形象,將伴隨提摩太到天涯海角。

跨出離別的步伐,提摩太總忍不住屢屢回頭,在準備最後一次回望的瞬間,看見媽媽含淚微笑輕輕揮手的表情。提摩太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悸動,他拔腿奔向媽媽,倚在母親肩頭,邊哭邊喊著媽媽、媽媽。

友尼基捧著提摩太的臉,擦拭他的淚水。去吧,孩子。你追隨的是一位傑出的將軍,他將是你的父親,你們將彼此引以為榮,在所有生命的戰場。拒絕這徵召,媽媽和你終將後悔。

目睹這一幕的保羅,走向前來,拍了拍提摩太的肩膀。沒有多說甚麼,只含笑向友尼基點頭示意。先知以利亞當年對愛子心切的婦人說的那句話「你的兒子活了!」此刻在保羅、友尼基和提摩太之間響起,如同衝鋒號,吹開了一個榮耀世紀的征程。

友尼基目送他們遠去,望著有如亞伯拉罕和以撒一對父子的背影。燃起並留存在路司得的燔祭馨香,自此千年不絕。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雲霧散盡了,似乎顯明神在高天莫大的喜悅。在那對屬靈父子行經的路上,只見日頭出現,光輝烈烈。

作者身後的岩石城,是早期基督徒為隱蔽和防禦的寄居所在。

〈後記〉

站在土耳其高原上路司得的故址,看著突起約五十米的高丘,心想,古城因被掩埋而消失了,那動人的故事卻因一部經典而永世流傳。

荒丘掩不住曾有的熱烈心跳,只因那故事中的父親,生平寫下十三封被留存的書信,竟有十一封毫不避諱提到一個年輕生命的名字,甚至直接寫稱「我親愛的兒子提摩太」。語氣中透露著無限愛憐「不住的想念你,記念你的眼淚。」(提摩太後書一章2-4節)

離開路司得已近黃昏,我回望來時路,依然感覺兩千年前的古道上,那對父子邁著如有戰鼓相隨的步伐,迎向千里長征。

尾隨在後的,還有一位母親不止息的禱告。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竊聽筆記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王者的疆界──亞歷山大大帝與使徒保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