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2 專欄 / 好牧人

絕命相隨──亞居拉與百基拉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以弗所宏偉的露天劇場,引發宗教暴動之處。(王桂花攝影)

◎楚雲(牧師)

登岸了,這是夫婦兩人乘船到過的最遠城市,以弗所。

體格結實的亞居拉沒有一絲疲態,但看著身旁的愛妻,因行船顛簸而顯出的倦容,心中總覺不忍。他輕撫了百基拉的臉,小心提握她的手臂,緩緩邁步。百基拉以淺淺的微笑回應,她全然領會丈夫貼心的動作。

百基拉努力使勁,為跟上前面快步行走的使徒保羅。亞居拉留心配合百基拉,控制腳步的速度。

左圖:戲場西南邊的商業市集原址,亞居拉、百基拉可能在此織帳棚篷販賣。 右圖:以弗所海港入城大道。(王桂花攝影)

未得福音的金融宗教重鎮
在哥林多相處一年多,他們和保羅早已培養出默契和信任,此次跨海遠行,誰都未曾擔心過彼此的能耐,誰都隨時準備配合和扶持。

海港大道的盡頭,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座可容兩萬多人的露天劇院。梯階式的觀眾席依山而建,氣勢宏大,如開展的胸懷,招引所有前來的客旅。

保羅早已聽聞以弗所的盛名,城外兩三公里處,就是馳名遠近的亞底米神廟──這被視為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的建築,吸引各方進香的人潮,為城市帶來極大的經濟效益。以弗所富甲一方,在小亞細亞一帶成為舉足輕重的金融和宗教重鎮。

在靠岸的那一刻,保羅已經隱隱感覺到一股幽暗力量撲面而來。這種感覺並不陌生,但那壓迫性的力道,超過以往。一如從前,保羅挺身昂首,準備迎戰。

但為了返回耶路撒冷還願,保羅必須先行離去,並叮囑亞居拉夫婦留在以弗所,為他下回再訪預作準備。

不負所託,夫婦倆盡心盡力同負一軛,一面以織帳棚為生,一面悉心關照在地和來訪的信徒,全力給予他們生活和屬靈上的需要。他們從保羅所領受的真理學習,此時成了施教最珍貴的依據。這一切努力,似乎正為以弗所即將來臨的巨大復興,先行鋪墊。沃土已鬆,只等好種播下。夫婦倆像是先遣使者,預備了通向豐收的道路。

以弗所宏偉的露天劇場,引發宗教暴動之處。

夫妻同心作宣教堅強後盾
保羅歸來了,亞居拉、百基拉歡喜極了。

他們重溫哥林多的事奉,追溯在敵意環伺中經歷主同在的經驗。保羅特別提到自己幾次身陷危境,暴民步步相逼,夫婦兩人不顧一切挺身相護。保羅每想到這些過往,總不免激動和感謝。

「他們為我的命,把頸項置之度外。」日後保羅寫給羅馬的書信裡,仍念念不忘這一對至交捨命相救的恩情,也深深讚許他們為眾教會的付出。

百基拉、亞居拉始終是保羅的堅強後盾,在三人密切配搭下,以弗所的福音果效達到空前高峰,神開了寬大又有功效的門。保羅在推喇奴學房連續兩年講論真道,透過出入城市的客旅,福音向亞細亞全地傳開了,初世紀末著名的七教會,就當此時一一開拓建立。

以弗所成為一個強大的屬靈基地。聖靈藉神蹟奇事印證使徒所做的工,保羅顯出前所未有的神醫恩賜,不只令眾人驚奇,甚至撼動靈界。「耶穌我認識,保羅我也知道!」(使徒行傳十九章15節)污靈藉鬼附之人的話,說出幽暗勢力備受威脅的處境。

百基拉、亞居拉不斷守望禱告,使保羅一次次得著仇敵的城門,主的名愈發尊大。

蒙恩得救的人越來越多,並且決志態度極為堅定,以弗所民間盛行的「咒詛之書」紛紛被丟棄和焚毀。十字架的道挨家挨戶被傳講,一時之間,城內到處洋溢著罕見的喜樂。

提摩太也適時的來到以弗所,參與事奉。百基拉、亞居拉一直膝下無子,面對年輕的提摩太,總是疼愛有加視同己出,處處給予最好的照應。保羅看在眼裡,心裡無比安慰,他知道這孩子離鄉之後,唯獨能在這樣親密的關係裡重獲家的溫暖。而提摩太熱心的表現,也逐漸浮現成熟的屬靈身量。

羅馬聖普里斯卡(Santa Prisca)教堂立面入口,建於五世紀左右。相傳是亞居拉、百基拉的居所原址,早期教會聚會點。

帝國動盪顯出福音契機
意外的,羅馬皇帝革老丟被人下毒身亡,原先驅趕猶太人出離羅馬城的法令取消。當年匆匆遠走的亞居拉、百基拉,兩人都禁不住有重回故地的想念,畢竟那是他們一生相守的開始。如果環境不是被迫改變,羅馬會是他們此生彼此廝守到終老的家。

奔波至今終於明白,過往一切生命的曲折,是為了與保羅、提摩太不期而遇的交會。這奇特的相遇徹底改變了他們人生的道路。那曾經凝眸相望的眼神,開始朝著同一方向定睛注目,他們的手彼此握得更緊,相隨的腳步更加緊密。

因思念故地,並且掛心舊友的近況,他們還是徵求保羅的同意和聖靈的印證,準備返回舊地探望。

亞居拉、百基拉離去的日子,以弗所發生一次敵對福音的大暴動,保羅雖避過一劫,但也感到自己在以弗所的任務即將告一段落,必須放下。因著想念亞居拉、百基拉夫婦,不久,保羅寫了寄給羅馬教會的長信,深切表達往訪的期待。

聖普里斯卡教堂內景。(王桂花攝影)

願望實現卻是帶著鎖鏈
去羅馬的願望實現了,可是萬萬想不到,保羅是帶著鎖鏈去的。他在耶路撒冷被人誣告褻瀆聖殿,引起騷動,遭羅馬駐軍抓捕,押往該撒利亞囚禁;保羅憑著羅馬公民的身份,要求向羅馬凱撒上訴。這一來,前進羅馬竟以意想不到的方式上路了。

亞居拉、百基拉夫婦獲悉保羅的消息,並曉得有醫生路加和帖撒羅尼迦人亞里達古隨身照顧,也就稍稍寬心。不過,少了保羅的供應,對眾教會的真理造就,總是缺憾,尤其是他們和保羅曾經一同事奉的以弗所教會,渴求更深。幾經禱告尋求,他們定意提前重返以弗所,爾後此地就成了他們相守最久的他鄉。

保羅在羅馬被軟禁,兩年間雖失去自由,卻讓天天看守他的皇家軍人,一個個聽聞福音而信主。並且他從容寫下四封囚中書簡,其中「以弗所書」,以夫妻親密至情之愛為喻,論到基督與教會的奧秘。

以弗所的信徒都喜樂了。他們知道保羅信中所指的夫妻是誰。多年牧養以弗所教會的百基拉、亞居拉夫婦,是信徒和保羅心中最具典範的夫婦。愛的經歷,顯在這對彼此深愛的生命身上,再真切不過了。他們患難與共,比翼天涯,無論何時何事,總是一起禱告商議,或順或逆緊緊相依,如同一人,完全交織成一體。

書簡的信息,如一道鮮活的光熱臨到:「這是極大的奧秘,但我是指著基督和教會說的。」(以弗所書五章32節)以弗所聖徒領受了前所未見的啟示,他們心中的眼晴明亮了。

教堂祭壇及其周圍描繪聖人和天使的畫作。中間是彼得在此為聖普里斯卡施洗的畫作。相傳彼得曾在此施洗。(王桂花攝影)

最後一次彼此凝望
保羅被釋放,但又再度遭捕,這回情況遠比先前險峻得多,尼祿皇帝對帝國境內的基督徒大肆逼迫,教會面對空前的嚴酷試煉。

保羅經過審判,由元老院宣佈處決日期。在陰暗的地牢裡,藉著微弱光線,保羅為他屬靈的兒子提摩太寫下一生最後的書信,叮囑提摩太趕緊前來羅馬見最後一面。並在信末寫道:「問百基拉、亞居拉,以及阿尼色弗一家人的安!」受信地址是以弗所。

夫婦倆按捺不住前去探望保羅的急切,在提摩太啟程後,他們也隨即準備上路。想起保羅屬靈的帶領和成全,即將面對最後的告別,心裡充滿不捨。途中兩人幾度含淚疾行。

遺憾的是,保羅受刑的日期提前了,他們最終沒有見到保羅。而且夫婦倆不久後也雙雙被捕,審判結果如同保羅,處以斬首極刑。

「把頸項置之度外」,隨時預備以命相捨。保羅十年前的話如預言應驗在百基拉、亞居拉生命的終了。

教堂側邊小堂內景。(王桂花攝影)

描繪亞居拉(左圖)與百基拉(右圖)的畫作(王桂花攝影)

走向刑場,夫婦倆相伴的腳步仍然緊密,劊子手拉開兩人,百基拉、亞居拉相望無數次的眼眸,最後一次彼此凝望,明亮依舊,只是更加深情。那瞬間,讓百基拉想起她成為新娘的那天,亞居拉是怎樣目不轉睛的歡喜看著她,而百基拉也毫不掩飾的回以帶淚的微笑。

百基拉此刻知道,離永恆只一步之遙。她已認識保羅教導的奧秘,有無數愛主的人要像活祭被澆奠,又如新婦裝飾整齊,等候丈夫,準備與基督一同顯現在榮耀裡。

亞居拉點點頭,示意一切準備就緒。

刀斧落下,他們先後倒地。

此生情定羅馬,也犧牲血濺羅馬,沒有遺憾,因為知道基督再來的那一日,他們將要復活。而保羅、彼得以及前仆後繼的殉道者,也都同時起身,一起在那榮美的行列裡,昂首向主飛昇。

聖普里斯卡教堂及其博物館遠景。(王桂花攝影)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竊聽筆記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王者的疆界──亞歷山大大帝與使徒保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