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09 專欄 / 好牧人

北韓歸來─神不曾忘記北韓的餘剩子民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平壤仿蘇聯建築風格的地鐵月台。

撰文╱攝影──楚雲(牧師)

車行平壤南郊的統一大道上,一座高約30米、如虹拱般的紀念塔門前,我著實感動了。

滿城充斥政治符號和意象的平壤,這是最富情感的建築。兩名穿著傳統服飾的朝鮮女子造型,相向舉臂、托住一個刻有朝鮮半島全圖的盾牌,象徵著南北韓民族統一的相同渴望。

雖然不無政治意味,單就塔門外表形塑的創意,仍引發我對歷史傷痕的深層聯想。

平壤統一大道上的「統一塔門」。

七十年分隔造就兩個世界
平壤和首爾,相去約兩百公里,中間隔著一道人為的分界38度線,半個世紀以上的對望。絕大多數時候,彼此佈防重兵,敵視以對。間或有橄欖枝拋出,終戰和平的前景仍不確定。

1950年六月,北朝鮮領導者金日成率兵攻入南韓,意圖武統朝鮮半島,起初朝軍勢如破竹,僅僅三日就拿下漢城(首爾),接著直取半島南部大部份地區;但因聯合國介入,調度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隊,登陸仁川一役扭轉劣勢,聯軍一路北上直抵鴨綠江畔。

金日成求援蘇聯,最高領袖史達林向中共示意,促成「抗美援朝」的共軍參戰,一場為時三年的廝殺,最終在38度線上的板門店簽署停戰協議,自此南北長期分裂。

左圖:1953年韓戰交戰各方代表簽訂停戰協議的地點。右圖:北韓板門店眺望南韓「自由之家」,中間位於北緯38度線上的七棟平房,俗稱「停戰村」。(作者攝影)

由北向南望去,是南韓的「自由之家」與「和平之家」兩棟建築。首爾其實近在40公里外。七十年的分隔,首爾不僅成為人口達兩千萬以上的世界級大城,經濟發展也躋身前列。令人驚訝的另一奇特現象,就是遍處可見教堂和十字架,這是一個處處可聽聞福音、詩歌和祈禱的城市。在全球擁有巨型教會的城市中,首爾為數之多高居第一。

回望北韓境內,以政治領袖神格式的崇拜,全面打壓宗教信仰,基督信仰更是首當其衝。至今北韓仍是全球迫害教會信徒,用力最深的政權之一。

雄偉建築背後的非凡歷史
在北韓各處行車顛簸的路上,總讓人想到這表面以軍武逞強,內裡貧弱的國家,其實總以遮掩來支撐不堪,攤在陽光下的真相終究經不起檢驗。

左圖:平壤金日成廣場,閱兵和重要節慶集會所在。右圖:為金日成70大壽興建的凱旋門,建築高60米,為全球凱旋門之冠。(作者攝影)

回到平壤,一整面漆上粉紅粉綠的各座大廈再次入眼,潔淨的街道,從容的行人,恍惚間真如美好人世;但隨處出現的領袖肖像,人人身上別著「偉人」徽像,都在在提醒你小心分辨,操控這一切的背後,有著不容挑戰的權力。

金氏父子巨像,北韓近乎偶像崇拜的對象。(作者攝影)

佇立市中心的領袖父子巨像,23米的高度,巍然而立,是國家重要節慶,甚至新婚之日必須相伴前來致敬感謝之處。這使我想起聖經中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龐然金像。

同樣座落市區要地,號稱北朝鮮最高的建築「柳京飯店」(330米),自1987年開工以來,至今依然徒有外表,內部施工停滯,無法入住。

左圖:平壤最高建築柳京飯店,至今仍未完工。右圖:平壤清晨火力發電廠的煤煙籠罩上空,狀似黑龍。(作者攝影)

其實,一個城市的真正價值,並非以雄偉建築為估量,也不以繁華市貌為依歸,而端看在此活過、走過的生命曾留下多少可供緬懷、可以延續的作為。平壤,有過非凡的歷史,一種超凡的偉大。

神在平壤興起屬靈之火
1886年,英國宣教士托馬斯(Robert Jermain Thomas)初抵朝鮮海岸,卻被視為外敵入侵慘遭殺戮。托馬斯臨死前將一本聖經交送刺殺者,不可思議的是,四年後,一位美國宣教士在平壤一處酒店,發現已被拆散做糊牆紙的聖經;深切感動的美國宣教士,經由禱告尋求設立了神學院,培養出朝鮮民族第一批神學生。

左圖:第一批朝鮮神學生。(翻攝自歷史照片)右圖:第一位為朝鮮半島福音工作殉道的英國宣教士托馬斯。(來源:維基)

之後,神在平壤興起屬靈之火,多人內心蒙光照,由認真悔改進而遍傳福音,擴及朝鮮半島全境。其時,每逢主日,平壤街頭幾無行人,商家歇業,詩歌聲四處飄送。

1909年,以平壤為大本營的「拯救百萬靈魂」的福音運動在各城鄉積極開展,無數人湧進教會,熱切尋求救恩真道。全朝鮮迎向了屬靈追求的空前高峰,平壤自此擁有「東方耶路撒冷」的美名。

左圖:廿世紀初平壤城門附近一景。右圖:平壤早期教會聚會的盛況。(翻攝自歷史照片)

黑暗勢力嫉恨教會的興旺,朝鮮日據時期,開始強力鎮壓基督教,許多信徒因拒向靖國神社參拜而殉道。日治結束,金氏政權崛起,北朝鮮在無神論的意識形態下又遭深重的災劫,基督徒的信仰自由全面受到剝奪,教堂焚毀,甚至以重機械碾壓處決信徒,血濺四處。

韓戰前,平壤有1350間教會,漫天烽火和患難迫使信徒四散,北朝鮮總計有百萬基督徒奔向南方,如同初代耶路撒冷教會因受逼迫出逃,因而在安提阿建立起新的屬靈工作中心。南韓首爾被興起了,歷經多年生聚教訓,教會在南韓取得驚人的蓬勃發展,至今基督徒有千萬之眾,且繼美國之後成為世界第二宣教大國,韓國傳教士的腳蹤遍及全球。

動盪中親嘗歷史沉重苦杯
然而,神並沒有忘記北朝鮮的餘剩子民,百年前屬靈的榮耀覆蓋整個平壤,敬虔的後裔今日仍潛伏在各處,山野窯洞都有他們屈膝祈禱的身影。有人為擁有一本聖經禱告了數十年,神的話在他們中間如同至寶。更難得的是,不只為北韓信徒,他們也為南韓教會的屬靈前途代禱,金香爐的馨香,在北韓地下教會不絕如縷。

從北韓流出一則隱密錄音的禱告,可以聽到老姊妹聲音暗啞,卻是直達天庭的微聲盼望:

父啊,今天教會倒塌了,求祢重建以心靈和誠實敬拜祢的教會。有那麼多殉道者,求主在他們的血中建立根基……為了不撇下我們民族,神的獨生子來到世間成就救贖……父啊,殉道者的子孫仍在這裡,求主使我們的信心有根有基……。

曾有將軍級別的人,因想起母親的祈禱而悔改歸主。有板門店的北韓軍官,因未能聽到福音而哭泣。神深深記念北韓。

左圖:韓戰前平壤有上千間教會,如今僅剩4間左右,作為政府對外門面的擺設。 圖為平壤七谷教會,主日無人聚會,據說信徒去參加政府慶典。右圖:教堂內景。(作者攝影)

今日有「脫北者」和潛入北韓的牧者,不斷帶出神教會的訊息。他們也在各處培養了上千的傳道人,熱切期盼重建大衛倒塌的帳幕。

清晨,我站在旅館高處,憑窗眺望大同江畔的平壤城,遙想百年前的破曉時分,在逐漸舒展的天光水影中遍處響起詩歌和禱告。原名「柳京」的平壤,何時能在拂柳的暖風中迎回永恆的春天呢?

在機場離境前,我遞給北韓導遊一張福音單張,她愣了一下,然後微笑的接受了。期待她成為神的兒女,我默默禱告。

幾十年來,朝鮮民族在動盪中親嘗歷史遞來的沉重苦杯。平壤,應當是「平安之壤」。願平安之主牽引祂的百姓走出幽谷,領受釘痕手所賜下的祝福之杯,在最深的喜樂和安慰中重返榮耀。

〈後記〉

中國大陸描寫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的影片《長津湖》,自上映後不斷引發熱議。姑不論拍攝的原始目的,由此片引起韓戰的探索熱潮,以及對歷史真相的追踪,都是觀影延伸的重要經驗。

1950年,中共佈防重兵第九兵團在東南沿海,蓄勢待發箭在弦上,準備武攻台灣。美國原已幾乎是棄防台島,不料,韓戰爆發,共軍軍團北調,潛入朝鮮參戰。美國也即時改變政策,派遣第七艦隊赴台海協防。一時局勢丕變,海峽兩岸恢復常態的平靜。

安定,造就了一個海島半世紀以上的富足,無論是物質的和屬靈的。自由的環境使台灣成為出版華文福音刊物最多的地區,有如約瑟的糧倉,預備供應天下。

然而這安定,是以朝鮮半島的戰禍為代價。

我們欠了一份情。對今日在全球各地殷勤服事的韓國宣教士,我們由衷表達敬意,並為仍在受苦中的北韓地下教會深深代禱。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竊聽筆記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王者的疆界──亞歷山大大帝與使徒保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