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06 專欄 / 好牧人

收刀入鞘吧──莫斯科紅場憶舊

檢舉
楚雲 楚雲 追蹤
莫斯科紅場閱兵彩排慶祝「勝利日」。

◎楚雲(牧師)

1991年,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瓦解後,俄羅斯國門大開,往昔的神秘氛圍一時之間撥雲見日,世界各方的參訪者絡繹不絕。

莫斯科紅場,在歷史和新聞影片裡早已熟悉,但仍覺遙遠。一個盛夏清晨,我獨自步入這著名的廣場,北國的晨光緩緩刷亮了西面克里姆林宮的紅牆,牆外最突出的建築,就是蘇聯創始者列寧的陵墓。

後方沿著牆下,是一字排開的蘇聯歷屆領導高層人物的墓地;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史達林。紅場見證了蘇聯不滿百年的興亡,七十四載的起落,在人間留下的是一個紅色政權的帝國墳場。

莫斯科紅場閱兵儀式。

年年沉醉於勝利記憶
莫斯科是蘇共的行政首府,克里姆林宮和牆外的紅場,是核心中的核心,標誌著一個龐大政權至高無上的號令位置和軍武展場。

少有一個國家,如此極度熱衷於閱兵。第二次世界大戰擊退納粹德軍,加上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十月革命」成功建立布爾什維克政權,蘇聯每年以兩次大規模閱兵的陣仗,展示戰鬥民族不可一世的傲氣。

莫斯科的紅場年年沉醉於勝利的記憶,旗海飄揚,蘇聯讓最先進的軍備一次次碾過長約七百米的廣場,毫無倦態的上演一幕幕軍武大戲,寄望在軍力展示中找到最強大的心理支撐。

武器既是對外擴張和恫嚇的手段,反映在對內鎮壓異己的方式則是暴力。宗教信仰的控制是整個蘇聯時期的重點項目,在反宗教的宣傳和教育不遺餘力。關閉教堂、神學院,囚禁、流放、處決神職人員和信徒,已成共產體制的政治慣性;反基督、敵基督的本質,使成千上萬信眾深受精神壓制和迫害,甚至肉體消滅。

1920年五月 5 日莫斯科衛戍部隊閱兵式,列寧發表演說。(來源:維基)

無神論鬥爭視為國家事業
這一切開始於蘇聯的創始者列寧,這位馬克斯主義信徒,以摧毀宗教信仰為終身職志,將無神論的鬥爭視為國家事業。

列寧的父親是虔誠的東正教信徒,母親是信義宗會友,但信仰態度鬆散,無形中影響子女成了無神論者。列寧的兄長因為計劃刺殺沙皇遭到處決,姊姊也入獄;家人的際遇埋下了列寧對皇室的仇恨,驅動他採用暴力從事革命奪權。

第一次世界大戰列國軍興,激戰方酣,列寧裡通外國,收受德國資助,在俄羅斯國內挑動階級仇恨,製造社會動亂。溫和派的「二月革命」準備實行民主共和體制,沙皇被迫退位。然而激進的列寧卻趁勢發動「十月政變」,假借工人專政的名義,取得一黨獨大和個人獨裁的絕對權力。

世紀性災難的火焰點燃了。

列寧的陵墓

死亡權勢拘禁無聲無息
內戰、飢荒,列寧公然宣揚紅色暴力。「契卡」秘密警察組織成立了,1918年,「古拉格」第一座集中營也應時出現。

列寧惟恐舊政權留下對自己不利的影響,竟然命令殺害已經退位的末代皇帝尼古拉二世,連同他的妻子、五名子女,乃至醫生、僕役,全遭毒手滅命,無一倖存,事後甚至毀屍滅跡,慘況懾人。這宗發生在葉卡捷琳娜堡的滅門血案,直到蘇聯瓦解真相才被揭露,並且被指為蘇聯歷史上無比羞恥的一頁。

列寧死後經過特殊防腐處理,放置在恆溫十六度的水晶棺木裡供人參觀。我走進陵墓,近距離的面對他仰躺的遺體,暗沉的燈光聚焦在那曾囂張一世的臉龐。像一個陰間的櫥窗,在死亡權勢拘禁下,無聲無息,曾殺人無數的劊子手,如今完全動彈不得。據聞,由於保存條件的變化,列寧遺體皮膚已發霉,一邊大腿被載肢,全身留下的原有部份只有十分之一。

列寧與史達林,攝於1922 年九月。(來源:維基)

另一波紅色恐怖高峰
史達林繼承了列寧的血腥統治,肅反運動遍及全國,把蘇聯帶向另一個紅色恐怖血染的高峰。

史達林有一位信仰敬虔的母親。成為一名東正教神父,始終是母親對史達林成年後的心願,甚至一度讓他進入神學院就讀。但幼年遭到酗酒的父親暴力相向的陰影,潛在的形成他叛逆的性格;及至接觸馬克斯著作,鬥爭的意識就成為他終身奉行的人生信條。

史達林認定「宗教」是人民利益的對立面,因此全面拆除銷毀東正教的聖像,並以他的肖像取而代之,舉凡教室、工廠、食堂、列車等處處張掛,大搞個人崇拜。他還為自己立傳,指定註明「史達林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領袖」,他的自我迷戀已經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

1931年,史達林炸毀了莫斯科東正教最大的教堂──基督救世主教堂,準備就地建造一座比美國紐約帝國大廈更高的蘇維埃宮。計劃中樓高四一五米,頂端矗立列寧七十米的雕像。一面炫耀蘇聯工業化和國力雄厚的時代異采,一面以龐大的建築體態,突顯史達林非同凡響的神格化作為。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擱置了蘇維埃宮的計劃,但此後一座座聳立在莫斯科天際線的超高大廈,接二連三的如巴別塔出現。

重工業和軍工業的成長,強國夢的野心,是以集體化剝削農民收成為代價,結果帶來至少六百萬人死亡的大飢荒,其中烏克蘭受害最深。這段歷史一直遭到掩蓋,被視為言論的禁區,直到蘇聯倒台,真相才浮上檯面。

位於莫斯科紅場的聖瓦西里大教堂。(來源:Antonio Marín Segovia/flickr/cc)

強國夢野心背後代價
偏執多疑,常使史達林對異己勢力心生恐懼與妄想。一位忠於史達林的高階官員,在彼得格勒遇刺身亡;由於案情離奇,導致史達林對自身安全的疑慮產生超出常理的緊張,「大清洗」的肅反行動接著在全國大肆開展。

大量被炮製的虛假指控,織人入罪,造成無數的冤案。肅反的對象從上而下包含所有社會領域,將妄想的敵人處以極刑的大規模鎮壓,使全國籠罩在人人自危的肅殺氛圍之中。

俄國作家索忍尼辛在《古拉格群島》一書描寫蘇聯集中營種種駭人聽聞的黑幕,其中幾十種刑訊方式從心理折磨到肉體摧殘,無所不用其極。據日後統計,有近三千萬人被強制推入恐怖的古拉格系統,經歷生不如死的殘酷對待。

蘇共末代總書記戈巴契夫回憶:「史達林雙手沾滿鮮血!我目睹他簽署的一疊疊死亡判決……」描繪了一個獨裁者,夜以繼日的處決他的人民和同志。

史達林的女兒斯維特蘭娜日後叛逃美國,公然控訴她的父親是道德和精神的惡魔。而斯維特蘭娜自己最終在基督信仰裡,找到了心靈的歸屬和真正的平靜。

1953年三月一個深夜,掌權近卅年的史達林在莫斯科郊外的別墅中突然倒地,被發現時已奄奄一息,死後驗屍有中毒現象,官方對外卻謊稱是中風腦溢血致死。

據聞,特務頭子貝利亞是毒害史達林最大嫌疑人,若果屬實,史達林就是喪命於同志之手,一如傳聞當年列寧因力阻史達林出任最高領導職位,而遭史達林暗中算計致命。歷史竟是如此驚人的相像。

繼任總書記的赫魯曉夫在蘇共二十大上做秘密報告「關於個人崇拜及其後果」,全盤否定史達林任內所為,之後甚至將其遺體從列寧之側的水晶棺木挪出,改葬在紅場一角,墓地銘文,除了史達林的名字和生卒年日之外,隻字不留。

陷入巨大災難的原由
最耐人尋味的是,赫魯赫夫在批判史達林時,竟然引用聖經福音書裡耶穌的話:「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

自蘇聯國旗從克里姆林宮降下的那一刻,如今俄羅斯早已進入廿一世紀,然而平靜的歲月似乎又有了攪動,新的執政者對於「恢復往昔的榮耀」存在著時光倒流的想念。

列寧陵墓的存廢,在俄羅斯社會是持續爭議的話題,但現今最高掌權者卻堅持原地保留,那殺戮千萬生命的身影依然放置在這個國度的核心位置。猶如陰間的門,飄盪的幽靈仍在散布死亡和輸出戰爭。

也許赫魯雪夫引用聖經的話不夠完全。耶穌在阻止暴力的同時,先說了一句「收刀入鞘吧!」(馬太福音廿六章52節)兩千多年前在受難之夜的告誡,依然穿越歷史長空,向每一個世代呼喚,等待迷惘的人心幡然醒悟!

「當我還是孩子,我聽到許多老人提及俄羅斯陷入巨大災難的解釋:『人們忘了神!』這就是一切的起因。」──索忍尼辛,1983年。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竊聽筆記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王者的疆界──亞歷山大大帝與使徒保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