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25 專欄 / 好牧人

【疫中感記】生活即信仰,信仰即生活

檢舉
魯瑪夫 魯瑪夫 追蹤
圖/unplash@Towfiqu barbhuiya
實在很奇妙,在疫情大流行的21世紀,讓我能稍微體會一點舊約時代神對以色列人嚴格的訓練...如果能將從疫情學到新生活方式,運用於屬靈的生命操練,對我們將會是最生活化的學習機會。

文/魯瑪夫博士(WIRI少數民族差傳創辦人兼秘書長)

一天晚上,身體感到非常不適,異常疲勞,回家後我就說自己好像染疫了,當下全家都快篩。我第一次測時,C線紅線,T線有出現但竟是透明的,一點顏色都沒有,師母叫我再測第二次,這次用不同的快篩廠牌,T線是淡粉紅。雖離確診的心證距離很近,還是趕緊問了醫師朋友T線透明是什麼意思,他說沒見過這種情況,建議我第二天去診所看醫生。

全家三人,當晚測得只有我是陽性,師母和孩子是陰性。師母立馬說那你趕快進到房間隔離,不要隨便出來,需要什麼跟她說,會送到房門口,第二天再去看醫生。果不其然,第二天在診所測得陽性,拿了藥後,回家一樣進房間隔離。

我第一次測時,T出現透明。圖/WIRI少數民族差傳提供

隔離前五天都昏昏沉沉,全身十分的酸痛,藥效退了各種痛就開始發作,喉嚨痛如滾燙水淋上去一樣,吃不太下什麼東西,只能吃軟或流質的食物。為了排毒,我喝了很多水,也為了保護家人讓空氣流通,我打開對外窗戶,就沒有開冷氣,當熱得受不了才開一至兩個小時降溫。這幾天夏季高溫,汗流得很多,全身黏答答受不了,就去沖澡,一天至少兩次。有人建議吃蜂蜜止咳、用綠茶水漱口等等,我都嘗試了。

精神好的時候,看著窗外發呆,很羨慕樓下的人,可以自由自在走動,恨不得能打開門衝出去,或坐在書桌前想想八福營地的規劃或者禱告。累了就放輕音樂來聽,轉移全身酸痛的注意力,才能慢慢地入睡。 剛開始我會回想到底是在哪裡、什麼時候感染的,想了一下覺得沒有意義,乾脆不要再想,只能求主保守我渡過病情。第六天開始,精神及食慾都開始恢復了,也可能是因為知道自己即將解隔,脫離這間小小的斗室,心情開始轉向陽光面,於是想吃些較硬又有味道的食物。

最終確認感染確診。WIRI少數民族差傳提供

 感謝主,我在藥物及食物,許多人的關心、代禱及建議下,還有主內寄來清冠一號,讓我在西藥吃完後繼續清冠。本來第五天快篩還是陽性,第七天快篩竟轉為陰性,也滿了隔離期間,真是超級開心到快要掉眼淚,我一直等到午夜十二點,興奮地轉開門把,走到客廳,坐下來在電視機前看了一部電影,好開心!!真的太開心了!!連小孩都恭喜我終於出「監牢」了。

我簡直快要忘記家裡及周邊環境長什麼樣子了,跟隔離的小房間比起來,這才發現空間好大啊!!七天以來,除了上廁所以外,只能待在只有床和書桌的房間裡,也難怪我會一直想昏睡,因為沒別的事情可以做啊!

太感謝主了!師母和孩子也第一次經歷如此高規格的防疫作戰,快篩了幾次都是陰性,他們能夠全身而退,除了神的保守,沒有更好的解釋了!據師母說,他們在外面不斷地戴手套和口罩、消毒、洗手、處理垃圾、分開洗滌器具和衣服、烹調食物等等。

全家也開始防疫大作戰。WIRI少數民族差傳提供

還有解隔後,就沒事了嗎?當然不,又是幾個小時的清潔消毒工作。一切都變得非常謹慎、非常小心,盡量不要碰到我可能會碰到的東西,甚至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唯恐吸到我剛吐出來的空氣。

那種要處處小心的心理警戒的狀態,相當狀似以色列人出埃及後,神當時所吩咐他們的一條又一條的新命令,不可以碰這、碰那,不能吃這種或那種動物,不可以穿混紡材質服飾,各式各樣的獻祭和要遵守的節期,不要和外邦人聯姻、結盟……,一大堆繁瑣的誡命。

實在很奇妙,在疫情大流行的21世紀,讓我能稍微體會一點舊約時代神對以色列人嚴格的訓練,透過對生活方式的訓練,來訓練他們屬靈的生命,因為生活即信仰、信仰即生活。

如果我們能將從疫情學到的新生活方式,運用於屬靈的生命操練,對我們將會是最生活化的學習機會。

新冠病毒持續變種,據報導也有可能重複感染,疫情尚未完全解除,猶如人的一生將會面臨的種種挑戰,這件棘手事解決了,那件麻煩事又來敲門,這個試探或那個誘惑接踵而來。求神保守我們不叫我們遇見試探,救我們脫離兇惡,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阿門!最後,如果還有下次的隔離(希望沒有下次),以我重量級的身材計算,應該要選大一點的房間來隔離。

相關文章:https://bit.ly/3pNEsd7

了解更多WIRI少數民族差傳會
官網:https://wiri.org.tw/
訂閱YT頻道:https://bit.ly/3mv2cRj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