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4-14 好牧人

【從士師記看禱告】 從對上帝失憶,直到祂再興起有信心的人

檢舉
白恩拾 白恩拾 追蹤

◎白恩拾(恩約全人轉化協會牧師)

經文:士師記四至五章

以笏死後,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四章1節,和合本修訂版,下同)這種詞語在士師記重複出現,它既描述以色列人在罪惡中生活的循環,也標誌著他們在困苦中,等候上帝施行拯救。這次,以色列人享受上帝所賜平靜日子超過80年,就又開始作惡,拜偶像,忘記上帝。

他們對上帝失憶的速度,介於20年到80年之間。這也提醒我們,我們對上帝失憶的時間,要以多久計算?

以色列因罪受苦  呼求神仍獲垂聽
以色列人轉而拜迦南神明,迦南人會否因為大家拜同一位神,就以弟兄姊妹彼此稱呼對待?看來沒有!以色列北方拿弗他利支派,就有強悍的惡鄰居──夏瑣王耶賓的騷擾壓迫。

耶賓有鐵戰車900輛,軍事科技比以色列人高明很多。戰車在低陸平原或寬闊的耶斯列山谷,顯得剽悍凶猛。飽受欺壓20年的以色列人,除了呼求上帝拯救,別無他法可翻轉劣勢。

耶賓如何「殘酷欺壓」以色列人?我們在戰歌中可一窺慘況:「在亞拿之子珊迦的時候,在雅億的日子,大道無人行走,過路人繞道而行。以色列農村荒蕪,空無一人。」(五章6-7節)

原來,南北經濟貿易往來的大路,早被迦南人佔據控制,從北方基尼烈湖(加利利)往南,或自東往西,通商要道都被耶賓掐死,盜匪出沒無常。以色列商隊,被迫繞道而行,在後山鄉間小路迂迴行進,既增加行旅困難,也減少物資流通數量。

而以色列「農村荒蕪,空無一人」則是說,無城牆的農村,生活毫無安全,人們往有牆的城鎮逃逸,致使人口驟減,加深糧食不足的恐慌。

迦南人打起仗來,燒殺擄掠,搶到沒東西可搶。即使打勝仗,耶賓也「得不到擄掠的銀錢」(五章19節)。憤怒之餘,更不用說以性暴力對待以色列女子,犯下戰爭中常見的惡行(五章30節)。

以色列淪入罪與罰的艱困循環,苦不堪言。這才讓他們想起,那被遺忘了20年的雅威上帝。

人在受苦中,懂得禱告呼求,無論如何都是好事。不管這個受苦是犯罪的結果,或是被別人牽累。士師記試著告訴我們,呼求上帝,上帝依舊垂聽。

〈棕樹下的底波拉〉,詹姆斯·迪索,c. 1896-1902

全群男子皆退卻  神興起女子護衛
這次,上帝的行動非比尋常:在這個男性為主的以色列社會,竟然興起了女性。女先知底波拉成了作戰總司令;雅億這個身居敵營的女人,做了戰爭英雄,搭救以色列。

首先,上帝的話語直接傳給拉比多的妻子底波拉,她是女士師,也是女先知。她日常坐在伯特利和拉瑪之間的棕樹下「辦公」,為以色列各支派定奪是非紛爭。

她的工作性質,既有政治性,也有軍事性,更是屬靈的。這個為人妻的女人,是全以色列盼望所在。戰爭之前如此,大戰爆發更是如此。但我們也好奇,該保家衛國的男子漢們,都到哪裡去了?

上帝應該不是要藉此支持現代人主張的男女平權概念。保護以色列,當然男女有責!但是,不要時空錯亂地讀經,強把現代人政治正確的主張,讀進聖經;把我們想說的話,硬是放入聖經裡!

在祭司體系、族長政治中,該出面當家的是男人。但是,當男人在信仰上懦弱,在領導上失職,婦女就得當仁不讓。她們願意被上帝使用,站起來指揮千軍萬馬,甚至手持刀刃,親赴前線。

女人護衛男子,被舊約聖經視為上帝在地上造的新事(耶利米書三十一章22節)。當男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上帝興起女人,去做本是男人該做的事──為祂說話,治理聖徒,保護家園。我們可以確定,上帝沒有性別歧視!舊約到新約,一向如此。

底波拉坐在以法蓮山區,南北交通要衝之地,指揮以色列政治和靈性的事物,這已極不尋常。而上戰場打仗,更不該是底波拉這個媽媽級人物的事。

那場即將與夏瑣發生戰事衝突的地點,是在北方拿弗他利。而拿弗他利的男人在哪裡?拿弗他利人應該依靠上帝,站在第一線;其他北方支派,像以薩迦、西布倫和亞設,也應團結起來組織抗戰聯盟,對抗惡鄰居。但這些支派的族長們噤若寒蟬,沒有行動。

位於以色列加利利的他泊山和耶斯列谷,底波拉和巴拉在此打敗西西拉的軍隊。

巴拉不信神計畫  底波拉陪同上戰場
底波拉只好吩咐人,叫拿弗他利的巴拉南下。不是巴拉主動找底波拉求問神,是底波拉呼召巴拉。這讓我們看見,男女兩人靈性上的主動與被動,差距何等大?

底波拉把上帝呼召的作戰計畫,交付給巴拉:「你要率領一萬拿弗他利人和西布倫人上他泊山去。我必使耶賓的將軍西西拉率領他的戰車和全軍往基順河,到你那裡去,我必把他交在你手中。」(四章6-7節)上帝不但呼召他出來,把作戰策略告訴他,還保證戰爭必勝。

巴拉去不去?他聽見先知的話,反應是不相稱地小心翼翼:「你若同我去,我就去;你若不同我去,我就不去。

舊約學者沃奇給這個男人一個評語:巴拉是個「意志薄弱,優柔寡斷,害怕,也不信賴先知話語」的男人。(A Theology of OT, p. 600) 

巴拉有沒有打仗的恩賜?其實是有的。我們在結局看見,他打敗耶賓,打得不錯。但他要拖著媽媽級的底波拉上戰場,這內在的軟弱是怎麼來的?或許是看到現實雙方實力差距,更可能是對上帝沒信心。

一個沒有信心的人,遇見問題,該怎麼辦?他們可以迫切禱告;但是,沒有信心,又不禱告,這是否在行上帝眼中「看為惡的事」?

底波拉看了巴拉的懦弱與依賴直搖頭,但為了救國家,她得跟巴拉上戰場。底波拉預言警告:我可以跟你去。但打勝仗的榮耀,不是你的!

巴拉照預言指示,召集同族人和西布倫人上了他泊山。敵人在平原聚集,為何不去正面迎敵,卻上他泊山?這是上帝的伏筆。以色列是步兵,上山容易。夏瑣將軍西西拉的戰車兵團,在山下平坦的基順河集結,把以色列團團包圍。河岸平時是乾地,適合戰車勇往前行。

底波拉看著山下的大軍,看著頭上的雅威,可能激動地喊叫著:巴拉,「起來,今日就是耶和華把西西拉交在你手中的日子。耶和華豈不在你前面行嗎?」(四章14節)只有底波拉看見上帝在他們前面行,巴拉看不見,他只看見山下充滿科技優勢的敵軍。

〈底波拉讚美雅億〉, 古斯塔夫‧多雷,1866

神在大軍前頭行  戰車無用武之地
但在以色列歷史中,靈性好的人常常看得見上帝自己站在前線,親自擊敗敵人。以色列人只是在祂後面,收穫戰果。

這次上帝做了什麼?祂只讓天下大雨,這就夠了!大雨讓基順河暴漲,漫溢兩岸平地。「基順的急流沖走他們,古老的急流,基順的急流。」(五章20-21節)當戰場下起大雨,河水淹沒戰車所在之處,土地都變成稀巴爛的泥濘,高科技就無用武之地!

西西拉怎會料到天降大雨,反讓以色列步兵大發神威?西西拉應該記得,迦南神話故事刻畫的巴力,是騎在眾雲之上的神祇。它一手揮舞大雷的棍棒,一手揮舞閃電的鏢槍,大大戰勝海神海怪。但當它遇到以色列的上帝,這些威武就束手無策。

西西拉看見雷電交加,狂雨暴降,即或大聲呼叫巴力,戰車的輪子卻深陷泥淖,動彈不得。馬匹亂竄,士兵倒地被殺。

上帝走在巴拉前面,僅讓天下雨,河水暴漲,就足夠把西西拉的軍隊,交在巴拉手中。

巴拉看見眾戰車往西逃竄到夏羅設哈歌印,就拼命向西追趕,「一個也沒有留下」(四章16節),唯獨漏掉了將軍西西拉。

大雨中,西西拉下了車,徒步往東逃竄,到基尼人希百的地區。巴拉打勝戰功很大,卻沒得到榮耀──他不能親手擊斃西西拉。

摩西的岳父是基尼族人,他的後代加入南方猶大家,成為以色列一部份。唯獨希百這一支,背叛宗族,仍留北方,與迦南人耶賓聯盟,締約共處。當西西拉打敗仗,自然就逃往希百家,尋求庇護。

巴洛克時期義大利畫家Pietro Paolo Vasta 所繪的〈雅億與西西拉〉。

無論怯懦或堅強  信靠上帝必蒙福
希百的妻子雅億出來迎接西西拉。希百是個沒有信心跟隨以色列上帝的人,不加入猶大家,卻跟以色列敵人耶賓和好。但是雅億卻認識雅威上帝,跟先前的耶利哥女子喇合一樣。她們都願意違反男人與罪惡勢力的和約,為雅威爭戰,出面幫助以色列人。

雅億讓戰敗疲乏不堪的西西拉,進了帳棚躲避。西西拉來向她要水,雅億給了牛奶,還給了棉被。這些舉動對西西拉發出錯誤的安全信號,讓西西拉安靜地熟睡,輕易地死在雅億手中。這是上帝計畫的一部份,西西拉被交在女人手中。

雅億是摩西的姻親家族,文化上被迫活在丈夫與敵人的妥協中。但在靈性上,她有信心順服上帝,有智慧勇氣重建家族的信仰尊榮。整本聖經,只有雅億和耶穌的母親馬利亞兩個女子,被稱為「蒙福」的(Most blessed,五章24節,參路加福音一章42節)。

當以色列人受到殘酷欺壓,他們就禱告呼求。上帝興起有信心的人,承擔保護家園的責任。當上帝找不到男性領袖,祂興起女性的底波拉;當以色列人不敢打仗,祂找外族女子雅億立戰功。

雅億是蒙福的女人,因為她把上帝放在世俗文化、不信的丈夫之上。她選擇順服上帝,超過順服錯誤的社會秩序。

巴拉很怯懦,但他終究聽從先知的話,把敵人消滅。新約把巴拉的名字,與大衛、撒母耳並列(希伯來書十一章32節)。

無論我們的靈性像底波拉、雅億還是像巴拉,我們都可以這樣說:「信靠耶和華-你們的上帝就必站立得穩;信賴他的先知就必亨通。」(歷代志下二十章20節)

相關文章:【從士師記看禱告】以色列民靈性迷途的縮時地圖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4-05-22 基督教論壇報 / 專題報導
聖靈降臨帶著能力 直到地極作祂見證
2024-05-22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謙卑面對自己的愚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