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18 專欄 / 天路客

《我與聖靈的禱告時光》我的天父保養廠

檢舉
穆香怡 穆香怡 追蹤
Photo by Dan Morris on Unsplash

◎穆香怡

在前兩篇文章中我提到,我做了兩件事,用以維持禱告習慣。第一件,是和同伴一起禱告,為彼此的代禱事項交帳。第二件,是用三道程序厲行生活減法。這裡要說的第三件,其實沒有什麼玄妙的大道理,就是規律的早起生活。

陽台角落的保養廠
在家人清醒之前,提早一個小時起床。提著輕盈貓步,走進陽台,拉起百葉窗,迎接窗外照進來的第一道陽光。在這安靜而莊重的一刻,有一道涓流,在心裡訴說著對全新一天的期盼──無論昨天如何謝幕,我渴望今天由主為我拉上序幕。

我通常先把待洗衣物放進洗衣機,按下按鍵,接著便拉一張小凳子,坐在陽台角落,確保手機放在伸手不及、肉眼未見的距離,打開聖經,讀出經文,一字一句地進入天父保養廠。

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開口讀出聖經,讓出口的聲音帶回漂浮的心思,是讓我快速投入神的話語的方法。以讚美神,作為我一天中說出的第一句話;以仰望神,作為我面見的第一個對象。

***
天父保養廠不單供應我每天靈裡所需,更在我無法下決心時,為我定奪。

一年半前,記得我受邀開班授課,雖然一週只有一個下午,但當時孩子年幼,且找不到合適的照顧人選,委實為難。明知這是走出去的好機會,錯過可惜,但如何兼顧家庭需要,卻是一道棘手難題。即使學苑承諾孩子可以同行,我仍遲遲拿不定主意。

開課前兩週,我收到通知:報名人數不足,無法開班。不是我選擇答案,是答案選擇了我,當下不免鬆了一口氣。看!不能開班的責任不在我身上。

又過了一週,我意外地再度收到通知:報名人數達標,請老師盡速回覆是否開班。問題的雪球再次滾向我──開,還是不開?

翌晨,我早早起床尋求神,縱有睡意也不敢怠惰。我知道我的神那裡必有答案,我要呼求祂來啟示我。一開始,我帶著疑慮進入禱告,反覆呢喃著不安的情緒。但是漸漸地,我的心鬆綁,不再覺得快被壓誇,不再感到做決定難如登天,我開始能夠相信,神必在我游移不定的軟弱中,剛強我,幫助我做出最好的選擇。

接著我翻開聖經,按照當天的進度,讀出詩篇十八篇。在我讀到「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在高處安穩。」我的心就像被光束射穿一樣,明亮通透,神的話語躍然紙上,形成一道強大的力量,將我一把推向未來──

如果神答應領我奔跑輕盈如鹿,我為何看自己窒礙難行,彷若現實沒有出路?

如果神願意領我攀向比現況還高的處所,將我帶往下一階段,且許我安穩而非搖搖欲墜,還有什麼理由攔阻我相信?

禱告後,我決定開班。開班後,也經歷到爬向高處確非易事,但在神的保守中,我漸得安穩,勝任教學,也與學生有良好互動。

窘迫境遇擋住視線時…
一年後,因著生活境遇的轉變,窘迫侷促的感受再次撲向我,彷彿千萬隻沾滿黏液的怪手,附著在我心上。就像一年前無法定奪開班的感受一樣,徬徨與困惑,像厚重的迷霧擋住我的視線。

一如往常的清晨,我來到天父保養廠。在心思未受攪動之前,我先來親近天父,感受祂的呵護。我知道天父有話要對我說,但直到禱告時間結束,我還是不清楚祂要對我說什麼。

稍晚,我到教會參加主日崇拜。講道的主題經文是哈巴谷書三章19節:「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這段經文與詩篇十八篇33節不謀而合,雖作者不同,但內容一致。時隔一年,神透過不同的經文,對我發出熟悉的信息。就像老朋友用彼此默契的語言,堅定曾有的許諾。

神曾經透過這段經文為我開路,這一次神也必不丟棄祂的信實,想到這裡,我不再視現況為困難,我能相信這是經歷神的契機,平安與喜樂也隨之湧上心頭。

***
清晨的禱告時光,是我的「天父保養廠」。

神的話語向我顯明,因為我尋求祂。聖經的字句不是抽象難解的,神的心意也不是捉摸不定的,只要來到天父保養廠,就會知道,祂有話對我說。

在這裡,受損的心被修復,汙穢的心得潔淨,困惑的心得釋疑,愚矇的心得智慧。

在這裡,我得到愛的供應。

在這裡,我更加喜歡自己,因我領受天父的修繕與接納。深知我是透過基督耶穌來到祂面前,得以坦然無懼,勇敢被愛。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