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1 專欄 / 天路客

《橄欖樹下》該不該遺忘,娘子谷大屠殺事件?

檢舉
約阿咪 約阿咪 追蹤
娘子谷公園入口大道上的石碑,紀念1941-1943年發生的屠殺事件。(約阿咪提供)
猶太人從西元十世紀開始住在現在的烏克蘭,如今烏克蘭只剩下10萬多名,其中2萬住在基輔。即便2019兩位總統候選人都是猶太人,但當地猶太人仍是過得戰戰兢兢,隱藏自己的身分,有些人甚至是結婚後,太太才知道他是猶太人……

◎約阿咪(以色列美角部落客)

從烏克蘭基輔的Dorohozhychi地鐵站出來,傳來一股咖啡香。這是挺休閒的氣氛,大家來散步、來運動、來帶小孩玩,似乎「娘子谷」(Babi Yar)就是個公園,像大安森林公園那樣,但就在這裡,3萬3千771名猶太人在兩天內被殺。

基輔郊區的娘子谷
第一次知道娘子谷(Babi Yar)這個地方,是因為以色列駐烏克蘭大使 Joel Lion 新上任時,拜訪總統府之後第一個拜訪的地方,於是我才知道這段歷史,這段早該知道的歷史。

1941年九月19日,德國國防軍(Wehmarcht)進入基輔,在20日基輔城堡和Khreschatyk發生爆炸,整個城市就燒起來,於是納粹就拿此為攻擊基輔猶太人的理由,好建立納粹德國(Third Reich)。28日,基輔各地貼滿公告,要求所有猶太人帶著證件、黃金、珠寶、皮衣和兩星期的保暖衣服,隔天早上8點在墓地集合。在29日,成千上萬的基輔猶太人都出現了。在靠近Bratske墓地的入口,猶太人的錢、證件、和珠寶都被沒收,然後德軍開始打人、強迫每個人脫光衣服,然後在河谷那裡從猶太人腦背後開槍。不只是德軍,就連西烏克蘭來的士兵,也是納粹的幫兇。

「妳知道嗎?那些跟納粹合作的兇手,現在被視為國家的愛國份子⋯⋯沒有人去講他們做過的事,他們的子孫現在還在我們政府之中。」基輔的猶太人告訴我,這些西烏克蘭人不只是幫忙德軍,還執行很多殺人任務,但這些人卻被視為國家英雄。

一天之內22000名猶太人就這樣被殺在娘子谷的山溝內。之後德軍引爆炸藥,掩蓋他們殺死的人。大屠殺持續進行,一共在娘子谷殺了7萬猶太人。

但也有冒著自己生命危險、向猶太人伸出援手的烏克蘭人或俄羅斯人,他們在家中藏匿他們,光是烏克蘭有2500人(包含基輔150人)得到以色列的國際義人封號。

娘子谷放置了巨大的金燈台,象徵猶太民族的精神。(約阿咪提供)


痛苦的回憶,要被遺忘嗎?
在蘇聯時期,猶太運動者都想來基輔紀念娘子谷大屠殺,但都被情報局擋下、抓去關牢等等。於是「紀念大屠殺」,就成了猶太人宣示他們身份的一種方式(蘇聯時期,當時跟以色列是交好的,但後來六日戰爭,蘇聯轉向支持阿拉伯國家和反對以色列,於是蘇聯國家的人就開始反猶)。

直到1991年十月5日,烏克蘭獨立後,這裡才安置了金燈台,當時的烏克蘭總統、外國來賓、猶太人和烏克蘭平民都前來參加紀念儀式。如今在娘子谷公園,能看到些許的藝術裝置和些許告示牌,紀念這段殘忍的歷史,也紀念其他受到迫害的族群,例如常被誤稱為吉普賽人的羅姆人。

努力用傳統保持平衡的猶太人
猶太人從西元十世紀開始住在現在的烏克蘭,但是現在烏克蘭只剩下10萬個猶太人,其中2萬住在基輔,即便2019兩位總統候選人都是猶太人,但是當地猶太人說:「當猶太人是很危險的,大部分的人都是隱藏自己身份的。」就連他自己的太太,都是結婚後才知道他是猶太人。

就像是《屋頂上的提琴手》(The Fiddler on the Roof)的作者、同時也是在基輔出生的猶太人Sholem Aleichem 寫的:「保持平衡的道理只有三個字:靠傳統。」經歷了苦難,磨出了韌性,他們不忘記為何要更堅持保持猶太精神和傳統,不讓人奪去猶太身份。

當時猶太人可能就是在這處的山谷被殺害。(約阿咪提供)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未來還有歌,現在別再「割」!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華氏451度的禁忌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