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20 專欄 / 天路客

《影想人生》坦承與親密──思想電影《黑寡婦》

檢舉
徐硯美 徐硯美 追蹤
娜塔莎與葉蓮娜從小就被帶離家人,進行訓練,成為蘇聯特務「黑寡婦」。(劇照提供:漫威影業)

◎徐硯美

我有一個快要四歲的女兒,從她一歲多較能用語言溝通時,我跟太太就會花很長的時間跟她「對話」。這些對話,對成人來說,不過就是簡單又重複的敘述與應答。

我會跟她說「雨」是怎麼來的,且不是用童話的方式,而是告訴她:「地上的水,因為熱就變成蒸氣;蒸氣很輕,會飄到很高的天空上面,變成雲;遇到很冷的空氣,又聚在一起,變回水。雲變得很重很重,太重了,就全部從天空掉下來,這就是雨。」到她兩歲多的時候,她已經可以自己解釋「雨」、「秋天」、「生日」這些詞彙。

愛在坦承與真實之中
這屬於我與太太共有的教養觀,不一定適合每一個家庭,但我的邏輯是,我不太想經歷很有名的「這世界上沒有聖誕老公公」的關卡。

在美國,許多家庭把聖誕節當作孩子收禮物的節日,乖孩子才能收到聖誕禮物做為獎勵,成為了集體編織的美好童話。可是當孩子漸漸長大,這個童話便禁不起現實的考驗,孩子會開始質疑,甚至發現這只是家人的一種說詞,孩子會有那麼一陣子,對父母的信任產生間隙。

我想保有孩子對於人的信任,同時也兼具對現實判斷的能力;我也想讓她感受到現實的運作背後,本身就有它美好及令人想繼續探索的一面。簡單來說,這些運作,不正是造物主存在的明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若都建立在這樣的坦誠與真實之中,是否也能夠讓家人之間的關係因為透明,所以變得更加緊密?

(劇照提供:漫威影業)

看似英雄電影的親情思辨
在看完漫威的最新英雄電影《黑寡婦》之後,我深深地覺得,它不應該被拍成一部「英雄電影」,而是一部講述大時代與非血親家庭關係的文藝片。電影故事的時間軸是建立在2016年《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故事後,並同時回溯了「復仇者聯盟」中「黑寡婦」娜塔莎‧雷曼諾夫(史嘉蕾‧喬韓森 飾)的童年。

娜塔莎與妹妹葉蓮娜(佛蘿倫絲‧普伊 飾)在年幼的時候就被俄羅斯的「紅色守衛者」(等同於美國隊長的超級士兵計畫)阿列克謝以及前「黑寡婦」梅麗娜(瑞秋‧懷茲 飾)收養,但兩姊妹在童年時期,並不知道整個「家庭」,不過是一個服務權力鬥爭的「計畫」。

蘇聯解體後,娜塔莎從葉蓮娜口中得知原來「紅屋」並未消失。(劇照提供:漫威影業)

一個任務讓家裡的四個成員一夕驟變四散,阿列克謝後來被囚禁在冰天雪地的監牢之中,娜塔莎與葉蓮娜被「紅屋」施以殘酷的特工訓練。在紅屋,兩姊妹不僅接受嚴格的體能訓練,更被剝奪生殖功能,強硬的思想控制,讓她們變成冷血的戰士。養母梅麗娜則繼續在偏鄉的木屋之中,協助組織進行人類意志控制的實驗。

我說的思辨就是在一個完全「虛構」的家庭中,四個人對彼此曾經產生過真實的情感,乃至無論在後來的十來年中,經歷了如何殘酷、消除情感的洗腦,內在仍舊渴望四散各地的家庭拼圖能夠被完整起來。而在完整的過程之中,又要如何去面對虛構的現實與真實的情感,兩造所帶來的矛盾呢?

娜塔莎想回頭拯救受紅屋改造的黑寡婦們,但是先遭遇這些受控制的少女們包圍戰鬥。(劇照提供:漫威影業)

受控制的世界觀
很多看完《黑寡婦》的觀眾會把這部電影當作「女性主義」作品,因為紅屋的大魔頭德雷科夫的人物設定,就是一個沙文主義的形象。他收容全世界的街頭少女,計畫將其改造成冷血戰士,然後滲透到世界各個權力核心,潛移默化地控制全世界。

然而,洗腦的訓練不足以全然控制她們,德雷科夫還將能控制人意志的元素散布在空氣之中,作為最後一道忠誠的防線,讓數以千計的少女,在他的野心下賣命。作為反抗者的娜塔莎,因為加入了復仇者聯盟,在其中找到另外一種家庭以及歸屬感的她,就是要回來拯救這些遍布世界遭受到控制的少女們。

這些不僅僅是「女性主義」的符號如此狹隘,反而,觀眾可以從更大的框架去思考,甚麼是「家庭」?所有成員都有同樣想法的,是家庭嗎?對一家之主「效忠」就是家庭嗎?充滿控制與被控制的關係的,是一個家庭嗎?電影為大魔頭德雷科夫設計的形象,就是一個嚴父,他說自己賦予計畫中的少女重生的機會,但卻是扼殺了生而為人有的自由意志、思考,最重要的是:情感。為什麼她們被取名為「黑寡婦」,因為她們不再同理他人,所以,也就不會再愛上任何人。

娜塔莎姊妹與「養父養母」重逢後有段關於家庭關係的對話。(劇照提供:漫威影業)

在真理中自由地愛
電影有一段幽默卻令人唏噓的情節,就是娜塔莎跟葉蓮娜從監獄中救出了養父阿列克謝,並一同回到養母的住處。時隔數十年未見,四人同桌吃飯,當年妹妹葉蓮娜都還是一個天真的小女孩,以為四人的分離只是一場大冒險遊戲。這頓飯吃得四人備感艱難,餐桌上時而面面相覷,時而互相譏諷。

但是在飯後回到房中,娜塔莎跟養母梅麗娜,妹妹葉蓮娜與養父阿列克謝各有一段融冰的對話。對我來說,那是整部電影中,用一種很輕很溫暖的方式,讓這四個人重新回到「真實」之中。

路加福音記載著,耶穌被約瑟與馬利亞帶到往耶路撒冷守節期,節期結束,二人回程的時候發現耶穌不見了,於是又回頭去找他,才發現耶穌還在殿裡跟教師學習真理。約瑟與馬利亞無法明白兒子為什麼不懂父母的擔憂,執意要留在殿裡。但是他們並沒有繼續責備,特別是馬利亞,她把這件事存在心裡(路加福音二章51節)。而在這樣的教育底下,聖經說:「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上帝和人喜愛他的心,都一齊增長。」(二章52節)

身為父母有兩個重要的事,第一,我們自己如何用真實無偽的品格與孩子相處?第二,我們如何將真實無偽的真理放在孩子的心中?以至於在親密與愛的關係中,沒有任何為了控制而生出的虛構,甚至是謊言,孩子才得以既長成上帝造他們的獨特生命,又能在父母身上感受上帝真實的愛。

編按:《黑寡婦》為輔12級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未來還有歌,現在別再「割」!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華氏451度的禁忌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