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14 專欄 / 天路客

世界中心的起風時刻

檢舉
溫小平 溫小平 追蹤
赭紅色的艾亞斯岩。
人生的許多階段,我都是馬不停蹄,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卻忘了減速、停步,看看四周、仰望天空。似乎,在我的匆忙中,我錯過了許多,也遺落了不少。

攝影、文—溫小平(作家)

個性急躁的我,即使旅行,也要趕著每日完成既定的景點或路線,就像非要值回票價不可。於是,走著走著,我就覺得疲累不堪,卻還要硬撐到底。

直到我攀登因暢銷小說而有「世界的中心」之稱,也就是澳洲中部沙漠所在,全世界最大的單一岩石——艾亞斯岩(2019年十月已禁止攀登),我卻在放慢腳步時顛覆了自己。

趕在天亮前登上岩峰
因為岩石表面光禿禿,沒有任何遮蔽,太陽出來後,就會曬成一塊鐵板燒,加上岩石陡峭,攀登不易,所以必須天沒亮就開始攀登,才能及時下山。

大清早趕到岩山腳下,我先去上了洗手間。出來後,同行夥伴全都已自行攀登,沒有人等我。我只好急急追趕。望著還沒有放亮的天空,心裡哀怨著,眼角濕潤著,甚麼朋友嘛!還沒遇到患難,就跑得無影無蹤。繼之甩甩頭,誰怕誰啊!我可以靠自己。

但是,幾乎呈直角的岩壁,必須抓緊鍊條才能緩步攀升,越急越是滑了腳,無論我如何追趕,都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海拔三百多公尺高的岩石,說起來真的不高,但是太陡峭,我必須算好來回時間,不能在往上爬時就耗盡體力。我詢問已經踏上回程的旅客,離最高點還有多遠?他們都說快了快了,結果又是半小時過去,還沒到。眼看著天要亮了,我明白自己趕不到終點了。心裡沮喪得要命,千里迢迢來到此處多麼不易,難道就要放棄嗎?

陡峭的艾亞斯岩,必須抓緊鍊條往上爬。如今,已禁止攀爬。

明白人生總有爬不上去的山
我說服了自己,人生總有些山是上不去的,有些目的地是達不到的。於是,我停下腳步,選擇一個安全的凹洞,放下沉重背包,靠著岩壁護住自己安全,以免風大,一個不小心被風吹落,沒曬成漢堡,卻摔成肉餅,豈不悽慘?

我拿起相機拍攝周邊曠野及遠山,放慢了呼吸,這才發現鼻間這股沒有汙染的空氣多麼的芬芳,我把自己的肺吸得飽飽的。然後,翻出筆記本,在一陣陣風的吹拂下,記錄自己的心情。我傾聽風的聲音,在世界的中心,彷彿世界靜了下來,也隨著我的節奏。這樣的經驗很少人擁有過吧!

人生的許多階段,我都是馬不停蹄,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卻忘了減速、停步,看看四周、仰望天空。似乎,在我的匆忙中,我錯過了許多,也遺落了不少。

當我望著天光漸亮,必須開始往下走時,即使背包如同來時一般沉重,我也沒登到頂,但是,我的心情卻是輕鬆的。原來,不需要遠渡重洋、耗費大筆金錢去拜師,生命的導師隨時都在我們身邊,指引我們。

也就是那時開始,我修改了自己的生活速度,也不再堅持非達目的地不可。

放慢腳步會發現更多美好
之後我遊覽新疆的喀納斯湖,就是帶著這樣怡然的心情。喀納斯湖就如同崇山峻嶺間的精靈湖,湖水澄藍,即使傳說有湖怪出現,遊覽人潮依然絡繹不絕。一千多階登山步道頂端的「觀魚亭」,更擁有眺望湖泊的最佳視角。可惜的是,好幾位年長的團員放棄了,體弱的也決定走一半就夠了。

我的同伴撇下我先行登高,我沒考慮太久,就決定採「慢行哲學」,按照自己的體力,每走30階,就停下休息;若是覺得疲累,就不勉強自己,掉頭往下走,不貪高。

結果,我不但沿途拍攝很多風景照片,也主動幫別人拍合照,有人回饋我,幫我拍獨照。就這樣,平日旅行登高幾乎就是低著頭猛趕,沒跟任何人交談的我,沿路跟不少人因為拍照結緣。說說聊聊,竟然就登上「觀魚亭」。亭子裡遇上半途認識的親子三人,再度幫他們一家拍了合照,臉龐盈滿笑意的兒子,不斷跟我說謝謝。我才要謝謝他們呢,讓我重溫日行一善的童軍夢。

團員都不見了,應該都走另一條路下山去了。而我好整以暇地利用剩餘時間,欣賞風景迥異的下山路,遼闊的草原遍布野花。即使在這荒山野嶺,上帝依然眷顧,讓花草樹木披戴不同顏色的外衣。沿途,我依然主動探詢「需要我幫忙拍照嗎?」在遊客們驚訝之後的驚喜眼光中,不斷幫個人或小團體拍照,我更是樂在其中。自己的隨興登高,行了好幾善,即使愛小小的,也隨了心去做。
放慢腳步吧!即使不在世界的中心,也會發現世界許多的美好。

新疆的卡納斯湖的遺世之美,放慢腳步就能體會。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竊聽筆記
2022-07-06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王者的疆界──亞歷山大大帝與使徒保羅(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