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8 專欄 / 天路客

《跟著馬偕來旅行》登上獅球嶺,一條通往海洋的道路

檢舉
陳中陵 陳中陵 追蹤
從獅球嶺鳥瞰基隆港美景。(作者攝影)

◎陳中陵(新北市五華國小教師)

現在前往基隆很方便;開車上高速公路、穿過大業隧道,就抵達基隆這雨城了!百年前的北臺灣,交通不如現今順暢便利,但都需要經過「獅球嶺」這座山丘——只是現在走隧道、早年越山嶺。

這條獅球嶺古道,稱得上是最早的淡蘭古道路線。百多年前往來臺北、宜蘭兩地,從臺北盆地順著淡水河支流基隆河,上溯至水返腳(汐止),行山路或繼續舢舨小舟,往七堵、八堵、暖暖。《淡水廳志》記載:「八堵渡,廳北百七十三里,官渡,船一,往大雞籠要道。」大致是說,八堵有個渡船頭,是通往基隆的重要官道。這渡口如今隨著時代變遷已經消失,不過地名仍然存在。

在獅球嶺山腳的大武崙溪畔,有個叫「港仔口」的地方,同樣透露早期先民的行船涉渡足跡,這裡現在有座「港口橋」,過橋沿著右側山徑,可登上獅球嶺。馬偕師生一行人,也曾經往返這條越嶺山徑。

獅球嶺砲台。

摸黑上山遇見十二莽夫

1872年三月,馬偕到了淡水,同年九月就和學生阿華(嚴清華)以及挑夫,從淡水前往基隆。他們26日啟程這天,沿途在大稻埕、艋舺、錫口(松山)、水返腳幾個地方短暫停留,也唱聖詩、發送福音單張,觀察城鎮居民的作息。不時在渡口搭船,更多時間是徒步。那天下著大雨,全身濕漉漉的,甚是狼狽。

到了夜色將近時,還沒有找到落腳的旅舍。行走在嶺腳山區一帶,偕牧師記下:「我們找到一些小竹枝,將他們綁成一把,點燃後繼續蜿蜒前行,兩邊都是淋溼的草叢。突然間,轉角處大約有十二個人帶著長矛衝出來,站在我們面前,帶著魔鬼般的臉孔,怒視著我們的火把,正準備向我們攻擊。」在毫無防備下,偕牧師先聲奪人:「阮沒錢,我是一位先生(老師)。偌是恁欲,就殺死阮,然後下地獄。」對方一夥人被這突如其來,又義正辭嚴的回覆給驚嚇到,喃喃重複的說:「先生、先生……。

對方告訴偕牧師一行人可以繼續前行,放走他們。當時風雨還是飄搖的,如同主耶穌走往各各他的苦路還沒走完。山嶺強勁的風,把火炬吹熄。沒有月光,只有黝黑的林蔭,有時被絆倒,有時跌落石縫,像是倉皇逃難一樣。帶著雨水的眼睛幾乎無法睜開,三人在又濕又黑的山路靠著摸黑,終於從獅球嶺下山到了雞籠,然後前往一位在海關工作的蘭(Land)先生家中過夜。那時已經是晚間十點。

偕牧師最後在當天的日記寫著:「我睡得很少,並不是因為疲倦,而是為建立一間教會而焦慮。」他焦慮的是這一路走來,各地城鎮的居民從未聽聞救恩,不知道耶穌是誰;也焦慮最後一段路程,這十二位莽夫的靈魂。

砲台與隧道指標。(作者攝影)

無懼開口傳唱為主作見證

在雞籠,偕牧師到了奠濟宮廟口,就是現在有名的基隆廟口小吃這兒。在廟口石階上唱起了聖詩,許多人聚集圍觀,有些人是阿華以前認識的朋友,不能接受阿華和一個「外國番」走在一塊兒,鄙視且咒罵阿華。

接著偕牧師唱起〈我認救主不驚見誚〉:「我認救主無驚見誚,好膽干證道理;報揚耶穌恩典奧妙,歡喜趁祂教示。」阿華也跟著唱,接著更鼓足勇氣,阿華見證說:「我是一位基督徒,我敬拜那位真神,我不能拜那些老鼠可以咬壞的神明。我不害怕,我愛耶穌,祂是我的救主和朋友。」這個見證雖然簡短,卻是阿華的第一次,偕牧師日後回憶:「這是北臺灣的本地人基督徒第一次為基督開口,對那一代的人說話。」    

回到獅球嶺,這地方最負盛名的,應當就是砲臺和鐵路隧道,馬偕也都親身經歷。1884年的清法戰爭,當時劉銘傳為防法軍入侵,聘請英國技師趕造基隆數座砲臺,獅球嶺便是其一,也是基隆港最內部的防禦炮臺,擁有控制全港的良好視野,具有扼守重任。

偕牧師回憶錄寫著:「(1884年)八月5日那天,有五艘法國軍艦砲轟中國砲臺,並把它摧毀。砲擊後的第四天,我陪同一位英國人搭著一艘汽艇繞過海灣,在獲得許可下,我們上到了還在冒煙的砲臺去做檢查。士兵們面仆向地,身體都被炸開了。

獅球嶺隧道為台灣第一座鐵路隧道,目前尚整修封閉中。(來源:Wikipedia CC TS Lai)

沿著鐵道體驗宣教新滋味

當時所有的漢人都想方設法逃離基隆。有一位信主的婦人,逃難時把契據用一條手帕包好,然後放在裡衣內,後來被土匪發現搶走,還用刀柄打傷瘀青才放人走。戰亂平息後,信主婦人重回基隆,繼續跟隨耶穌;這是法軍侵臺,基督徒所受的試煉例子。

戰爭過後,劉銘傳繼續主理政務,1887年設立「全臺鐵路商務總局」,並開鑿全長235公尺的獅球嶺隧道,地質狀態不一,任務甚為艱鉅,耗時長達三十個月。1888年十二月23日,偕牧師首次搭乘火車去錫口(松山),同車的還有偕師母、子女和學生,真是新鮮的體驗。當天主要目的是去錫口禮拜堂主持洗禮,結束後又搭火車回到艋舺。

獅球嶺隧道開通後,1891年三月13日,偕牧師又搭乘火車前往基隆,這回火車穿越獅球嶺隧道,也是新的體驗。17日偕牧師從基隆返回臺北,他甚至徒步穿越隧道,體驗新時代的宣教旅行風味。偕牧師之後往返宜蘭,就較少走獅球嶺古道,因為基隆嶼一帶海潮洶湧,往宜蘭的海路涉險,於是改走三貂嶺和草嶺這條淡蘭陸路。

今日獅球嶺古道沿途可踏訪數座砲臺遺址,以及眺望基隆港無敵海景,路徑頗多,非常適合大眾及親子齊來健走。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未來還有歌,現在別再「割」!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華氏451度的禁忌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