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6 閱讀活水

《朝聖之詩五》救我脫離捕鳥人的網羅

論壇報副刊 追蹤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經文:詩篇一二四篇 鮭魚洄游,候鳥遷徙,是自然界奇特的現象。這些生物成群結隊,或是在海裡游泳,或是在天空飛翔,旅途中充滿了兇險。鮭魚逆流而上回到出生地,沿路歷經艱險...
◎劉幸枝(神學院老師)

經文:詩篇一二四篇

鮭魚洄游,候鳥遷徙,是自然界奇特的現象。這些生物成群結隊,或是在海裡游泳,或是在天空飛翔,旅途中充滿了兇險。鮭魚逆流而上回到出生地,沿路歷經艱險。不管是在阿拉斯加,加拿大落磯山境內,都成為觀光客想一睹自然界的特殊景觀。Discovery頻道有一集,介紹阿拉斯加卡特麥(Katmai)國家公園,讓我們看到棕熊虎視眈眈地守候在這段河道,一掌重擊鮭魚,大啖牠們的鮮肉,看來叫人怵目驚心。

朝聖是回歸心靈原鄉
而在距離我們比較近的台南七股,是冬日觀賞國際級稀有的保護鳥類、黑面琵鷺的主要地區。在曾文溪口沖積的沙地,每年九月有許多來自北方的黑面琵鷺到此過冬。不過,2020年元月卻有一則報導,有人在宜蘭發現黑面琵鷺的蹤跡,腳上卻拖著捕獸夾。據統計,每年約有數十億隻的候鳥會進行遷徙,全世界約有八條是他們主要的遷徙路線,在長途的飛行之中,最大的兇險不是體力透支,而是捕鳥人的網羅。

即使鮭魚洄游與候鳥遷徙,沿途會遇到兇險,甚至陷入險境難以脫身。但是牠們身上好像內建了一個無以名之的引力,召喚著牠們突破萬難,找到起初的原鄉或是棲息之地。

我將候鳥遷徙與鮭魚洄游,類比成一場朝聖之旅。朝聖在中世紀被視為贖罪與功德的修行,在近代成為商業包裝的觀光路線或尋找自我的靈性之旅。但在聖經中,那是上帝內建在子民心中的律法,透過一年三大節期,讓旅居四境的子民身心靈回歸到創造他們的上帝那裡。如同詩篇八十四篇3節,詩人說:「萬軍之耶和華我的王,我的上帝啊,在你祭壇那裡,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燕子為自己找著菢雛之窩。」雖然這段路會經過流淚谷,神會讓它成為泉源地。

旅程充滿不確定的兇險
朝聖在古時候充滿兇險,因為沿途路況、氣候、身體健康都成為不確定的因素。而這首朝聖之詩,讓我們彷彿看見了生命旅途中雖有兇險,一旦平安抵達目的地之後,我們回顧過往、不禁向神發出頌讚。

這是一首感恩的詩歌,彷彿朝聖者在抵達耶路撒冷後,在聖殿前有一個人登高一呼:「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以色列請一起來說:若不是耶和華幫助我們…。」

沒錯,這正是原文希伯來文的語境,多麼生動的畫面!當朝聖者聚集,細數沿途發生的事,在有驚無險當中思想救我們的主,於是開口讚美神,好像大家舉辦了一場感恩見證會。

這首出現三次「幫助」(1、2、8節)的詩歌,其實原文一開始是說:「若不是耶和華在我身邊…若不是耶和華在我身邊。」言下之意,若不是耶和華在我身邊,我無法完成這趟旅程,我會半途而廢。

第2-8節,所有的內容皆是詩人列舉他有驚無險的經過,他將他曾經面臨的艱難,用三幅畫面來作形容:一、波濤洶湧與狂傲的怒水;二、野獸的牙齒;三、捕鳥人的網羅。當他站在上帝面前,他帶著朝聖客一起為著他們沒有在大水中滅頂,沒有被野獸的獠牙撕裂,能順利逃脫捕鳥人的網羅,向上帝獻上讚美與感恩。

這一首上行之詩,是除了詩篇一二二篇之外,第二首標示作者為大衛的上行之詩。大衛在當王之前作過牧人,為保護羊群與野獸角力;青少年期曾面對身高將近三米的巨人歌利亞;後來也進出沙場抵抗外敵。大衛曾是駙馬爺、大將軍,一夕之間成為岳父大人眼紅妒嫉、派兵追殺的頭號通緝犯,卻在曠野另闢勢力,吸引許多好漢跟隨。

然而,大衛也曾一度陷於兇險之中,差點遭兄弟們殺害(參撒母耳記上卅章6節)。大衛對侄兒約押也多有提防,連兒子都曾舉兵反叛。王者之尊沒有使大衛自己倖免於難,一路驚險都是因著主在他身邊。如他在金詩詩篇十六篇8節所說:「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

生命旅途需要神的幫助
我們不見得像大衛,生命中出現許多顯而易見的敵人。但身為基督徒的我們,是這個世界的僑居者,這世界也充滿幾乎將我們淹沒的洪水,使我們深陷在焦慮之中,所以詩篇的作者說:「恐懼戰兢歸到我身;驚恐漫過了我。」(詩篇五十五篇5節)

洪水是突然發生,瞬間爆發的災變,叫人幾乎沒頂。去年聖誕節前夕,在天母突然出現台灣闊別兩百多天後第一個COVID-19本土病例,我所服事的教會弟兄姊妹瞬間如驚弓之鳥,必須停止兩週小組、陪讀與社區協會的課程。因為不少人都在疫情中心公布的那段時間,到過新光三越和SOGO百貨逛街吃飯。任何突然發生在我們或親友身上的災變,即便是擦身而過的兇險,都讓我們忍不住捏把冷汗。

詩人又形容困境包括吞吃,原文指猛獸的牙齒,在聖經中更常被用來指受到敵人的驚駭。「我的性命在獅子中間;我躺臥在性如烈火的世人當中。他們的牙齒是槍、箭;他們的舌頭是快刀。」(詩篇五十七篇4節)確實,在群體生活或職場生涯當中,我們也會遇見言語攻擊、毀謗傷害,說話遭人扭曲,百口莫辯,彼此攻訐的困境。

第三個我們看到驚駭的描述是捕鳥人的網羅。「因為在我民中有惡人。他們埋伏窺探,好像捕鳥的人;他們設立圈套陷害人。」(耶利米書五章26節)

捕鳥人的行業自古就有,他們以販售鳥類維生,今天仍有不少人違法在候鳥飛行路線,搭起百米的網羅,讓鳥兒們誤觸陷阱。聖經有多處經文,常以負面的修辭,提到捕鳥人是製造陷阱讓人身陷其中,被緊緊套牢不得動彈,只能任人宰割。

去年因疫情緣故,原本要在復活節搬上大銀幕的動畫電影《天路歷程》,決定開放免費線上觀看,讓所有人皆可在家收看。這部改編自1678年英國最知名的寓言文體小說,是由班揚約翰(本仁約翰)所寫。

天路歷程共有兩冊,第一冊是男基督徒成為天路客,第二冊是他的妻子女基督徒,帶著孩子加入天路之旅。在我們比較熟知的第一冊中,讓我們看到基督徒在旅途中的兇險。

在啟程之初,主角男基督徒即掉到憂鬱潭,有「恩助」來幫助他。恩助說,憂鬱潭常因人的恐懼、憂慮、疑惑和失望而再次氾濫,潭裡的惡水像泥一樣黏呼呼的,讓不小心掉進去的人不斷往下沉,擺脫不了。但是憂鬱潭上的不是泥,而是對未來前景感到的恐懼,人的心被憂鬱淹沒,就無法再走這條天路。

當恩助把他從泥沼裡拖出來,他得了幫助繼續往前走,卻遇到「世智」設下的網羅,引誘他偏離正道。回歸正途後,又遇到吼叫的獅子,牙齒幾乎快啃噬了他。他鼓起信心勇氣穿過牠們咬牙切齒的攻擊,後來才知道,牠們根本是被鍊子鎖住,只能虛張聲勢。基督徒一路有驚無險,安然度過。最末了的旅程是遇見了「盼望」,是盼望陪伴他完成這趟天路。

動畫電影最後的註腳引用以賽亞書四十三篇2節:「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蹚過江河,水必不漫過你;你從火中行過,必不被燒,火焰也不著在你身上。」在我們生命中,有看不見的熊掌、獅子的獠牙、捕鳥人的網羅,它們在我們人生不同階段,以不同型態出現。這段經文呼應了詩篇一二四篇,朝聖者能順利完成旅程,靠的不是自己冒險犯難的勇氣,或是機智的逃脫,而是神來之助。

所以,詩人說:「若不是耶和華在我們身邊,波濤必漫過我們,河水必淹沒我們,狂傲的水必淹沒我們」(詩篇一二四篇4-5節); 「祂是應當稱頌的,因為祂沒有把我們當野食交給他們吞吃」(6節);「祂也使捕鳥人的網羅破裂,讓我們順利逃脫」(7節)。能順利完成旅程,實在是在乎倚靠造天地之耶和華的名。

大小爭戰靠主安然度過
去年十一月,我們教會一位長輩生病了。這位長者當年從台大畢業,到美國柏克萊拿到博士學位,放棄回台大任教,投入另一場更具挑戰性的事業開拓。一生與結褵半個世紀的妻子生養三個兒女,他們分別是哈佛與史丹佛名校畢業的高材生,其中兩個是律師,一個是醫生,在人看來是人生勝利組家庭。哪知,長者突然的皮膚劇癢,嚴重黃疸,經檢查確認是罹患胰臟癌,目前已進入化療的深水期,身體折磨難以言喻。

這位長輩每隔一陣子會寄一些病中手札給我看。前陣子他寫道:

「昨晚睡前我太太問我,哪裡痛?我說不痛,沒感覺,就是不舒服。我告訴她,我現在已經不存在了,除了還剩賴以維生的靈以外,身心已全毀,軀殼也沒了。現在的我,再也不是以前的我了。這讓我想起,這是不是神要徹底破碎我這塊汙穢無用的瓦器,祂要打碎輾壓,好苦啊!如果不是為了成就祂的旨意,我寧可不要。

我現在才體會到,神要我經過這場苦楚,才能去體恤安慰其他受逼迫、身體軟弱及內心憂傷的靈魂。只有我先破碎,才可成為祂有用的器皿,幫助別人。這不是一句教條,或是說說而已,姑且聽之。這是真實的磨練,好苦啊!如果可以,可以不要選我嗎?或許,祂更要我確信什麼叫『恩典夠用』。要得這個賞賜真不容易。

我漸漸入睡,心中想起兒時主日學的梅師母,半老矮小的身材,頂著清湯掛麵的灰白短髮,認真的教我們唱:『耶穌愛我,我知道;天上聖書告訴我,祂愛世上的小孩,不論紅黃黑與白。主耶穌愛我,天上聖書告訴我。』這是我目前唯一記得會唱的詩歌,成為我每晚睡前的禱告。」

他接著又寫:「昨晚做了一個異夢。打了兩場戰役,一是境外決戰,另一場是境內巷戰,兩場都大獲全勝!境外決戰,炮火猛烈,彈無虛發,將敵人陣地全毀,使其無法分身亂竄,成功的阻擋敵人於境外。境內巷戰,我軍奮勇肉搏殺敵,刀刀見血,使其全軍覆沒,不讓其有任何殘留。

這兩埸戰役我都沒費半點力氣,靜靜的躺在床上欣賞,好像看電影一樣;原來是我的救主上帝,帶領著天兵天將在打仗,為著應證祂的應許:『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到可安歇的水邊,我雖經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感謝主,祂會把病毒阻絕於體外,體內的餘毒也會除盡,我只要信靠仰望祂,這是有福的確據。」

曾有人將詩篇中的上行之詩作整理,發現奇妙的對稱平行。詩篇一二○篇指出詩人置身在人際中的困境(trouble),詩篇一二一篇談到旅途中對神的倚靠(trust),詩篇一二一篇寫出已經抵達耶路撒冷的得勝喜悅(triumph)。

然而,詩篇一二三篇好像又回到描述詩人的困境,一二四篇又重回對上帝的倚靠…。從上行之詩,我們看到上帝子民的一生,是從「困境—信靠—得勝」的螺旋旅程,不斷向上攀升,猶如朝聖之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盼望主在新的一年幫助我們,在「指望中要喜樂,在患難中要忍耐,禱告要恆切。」(羅馬書十二章12節),使我們脫離捕鳥人的網羅!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