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30 閱讀活水

亞伯之死,該隱之罪——對香港近年局勢的反思

論壇報副刊 追蹤

◎王偉強(墨爾本華人基督教聯會顧問)

不少弟兄姊妹在面對社會不法、不公義的事情,似乎都感到悲傷且無奈。難道基督徒除了禱告、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之外,什麼也不能做嗎?

甚至內心想著:「為什麼上帝都沒有去收拾那些惡人呢!」那種感覺,帶著失望、絕望、心懷不平,幾乎人的愛心也就要冷淡了!

這種感覺,身為牧者的我也有;尤其是在2019年下旬,看到香港一位又一位年輕人逝去、一件又一件不法的事不斷地發生。禱告也禱告過,歎息也歎息過,哭也哭過,難道也要容讓自己的愛心冷淡?或是閉上眼睛,就以為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嗎?

何況作為牧者,還需要鼓勵弟兄姊妹,回答一些同樣也存在於自己心中的疑問……。

兩兄弟故事解答內心困惑

曾在教會分享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4-8節的「愛的詩篇」,過後來到第九講「愛是不嫉妒:該隱與亞伯」(創世記四章1-16節)。感謝上帝,透過該隱與亞伯的兄弟悲劇,讓我釋懷,也回答我內心許多問題。

亞當、夏娃被逐出伊甸園後,儘管必須汗流滿面才能得食,但因為大兒子該隱及二兒子亞伯的誕生,一家人還是可以享受天倫之樂。由於該隱務農、亞伯牧羊,一家人有農作物當糧食,有羊毛做衣服。日子雖說不像在伊甸園,但也是有衣有食,只要存著感恩的心,生活還是可以過得快快樂樂。

上帝肯定沒有放棄亞當一家,也許是透過亞當夏娃,也許是直接教導該隱亞伯獻祭及相關的事。所以時候到了,兄弟二人各拿自己的祭物,築起祭壇,向上帝獻祭。至於當中的細節,大家可以再閱讀創世記四章的記載。

然而,因為上帝看不中「該隱和他的祭物」,該隱又嫉妒上帝看中了「亞伯和他的祭物」,最後該隱發怒,把弟弟騙到田間,殺了弟弟。一位被上帝「看中」的義人竟然被謀殺,鮮血染紅了黃色的大地,何等無辜?何等悲傷!

我想,亞伯臨死前一定充滿疑惑:「這不是從小和我一起玩、一起學習、一起在父母膝前成長的哥哥嗎?為什麼他對我如此生氣?為什麼他要殺我?爸爸媽媽看不到我,會有多麼難過呢?為什麼?為什麼……?

信是對盼望之事有把握

希伯來書的作者如此回應:「亞伯因著信,獻祭與上帝,比該隱所獻的更美,因此便得了稱義的見證,就是上帝指他禮物作的見證。他雖然死了,卻因這信,仍舊說話。」(十一章4節)

亞伯仍舊說話,告訴我們:「我雖然被至親所殺,但我仍然是蒙上帝所喜悅的,因著信,現在得了稱義的見證,與上帝同在。沒有什麼抱怨,也沒有什麼好不平。因為上帝聽到我的呼喊,也會親自為我伸寃。上帝也會預備另一位弟弟塞特,來代替我安慰父母的心。

至於該隱呢?他毫不反省自己的行為,為何不得上帝的喜悅?為何上帝不看中「我和我的祭物」?他只遷怒弟弟,嫉恨弟弟,最後還設謀將弟弟殺了。

該隱告白內心的痛苦憤怒

「對,就是我的弟弟。小時候我陪他玩,有時候父母忙,我還幫忙照顧他,他哭,我也哭;他笑,我也笑。還記得多少次我們一起與爸爸媽媽出去玩,看星星看夕陽,看山看河看大地。

然而,我嫉妒他。當我要動手的時候,所有的往事似乎都忽然閃過,一剎那,我幾乎放棄了,但是,我恨,我對上帝生氣,憑什麼弟弟獻的羊羔就特別蒙喜悅?似乎弟弟慢慢變形……慢慢變形,變成了一隻蟑螂,我就這樣打死了一隻蟑螂。

我沒有哭,沒有什麼好哭的。我把弟弟埋了,鮮血一直流,我沒有想到蟑螂竟然也會流血,那些血蜿蜒地游移,像蚯蚓一樣,我也懶得管了,就讓所有蚯蚓都鑽回到地土裡。

直到上帝問我弟弟在哪?我還強嘴頂撞回去:『我不知道!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嗎?』(創世記四章9節)我知道自己在說謊,我當然也知道上帝曉得我在說謊,不過我仍然要說謊,因為知道沒有獨立調查委員會可以來調查這起事件。」

只是,上帝真的不是那麼好騙。

你做了什麼事呢?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裡向我哀告。地開了口,從你手裡接受你兄弟的血,現在你必從這地受咒詛。你種地,地不再給你效力;你必流離飄蕩在地上。」(10-12節)

該隱知道已經無法掩飾了,只好向上帝求情:「我的刑罰太重,過於我所能當的。你如今趕逐我離開這地,以致不見你面;我必流離飄蕩在地上,凡遇見我的必殺我。」(13-14節)

The fresco Killing of Abel in Duomo - cattedrale di Maria Santissima Annunziata by Pietro Paolo Vasta (1736-1739)

伊甸園外的第一次緩刑

創世記四章,記載了人類離開伊甸園後:第一次的獻祭、第一次的家變、第一次的謀殺、第一次的庭訊、第一次的判刑……;對於幹掉自己同胞,殺害親生弟弟的謀殺犯該隱,前述的判刑太重了嗎?

上帝是公義的,只是,上帝仍然有恩慈;最後,上帝也給了伊甸園外的:第一次緩刑。

凡殺該隱的,必遭報七倍。耶和華就給該隱立一個記號,免得人遇見他就殺他。於是,該隱離開耶和華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15-16節)

弟兄姊妹,你認為該隱值得緩刑嗎?這不是很不公平嗎?十誡不是說不可殺人嗎?尤其他親手殺死自己的骨肉兄弟,不是更應該加重刑責嗎?

首先,我們得尊重上帝的判決與量刑。失去亞伯,亞當夏娃肯定最難過,若馬上執行死刑,亞當夏娃又將失去長子!一天失二子,豈不是痛上加痛?

該隱雖是冷血的殺人犯,但始終還是亞當夏娃的長子,在他們被驅逐出伊甸園後,曾帶給他們無限喜樂與安慰。上帝應該也會考量亞當夏娃的感受吧! 那麼,到底該隱受的刑罰重不重呢?

首先,他遠離了上帝。上帝原本是他自己及他們一家人的創造主,也是最親愛的保護者、供應者。該隱離開上帝,不再見耶和華的面,同時又離開父母,從此開始寂寞孤立的生活。這是他承受的刑罰。

但更重的刑罰是:該隱從這時開始,心中充滿害怕恐慌,只要看到其他人,就想著是要來殺自己的!怎麼會這樣?哪裡來的人呢?真的會這樣嗎?

餘生刑罰是被恐慌吞噬

亞當活到930歲,聖經沒有記載他幾歲生該隱與亞伯,也沒有提到該隱幾歲時殺亞伯,只記載亞當130歲時又生了塞特,代替亞伯。

當時,大概所有人類都是亞當和夏娃的後代,兄妹等可以通婚,也不致有什麼問題。所以該隱後來的妻子,應該也是由亞當夏娃所生,而該隱所言「凡遇見我的必殺我」的人,其實全都是他的親族手足晚輩。

他們有什麼理由要殺該隱嗎?為亞伯報仇?誰會告訴這些後代,該隱殺了弟弟(其實也是這些晚輩們的哥哥或叔叔伯伯)?亞當會說嗎?或是夏娃?該隱自己?還是上帝昭告天下?

其實該隱殺了弟弟亞伯,應該成為家族的禁忌,沒有什麼必要去張揚。儘管這件令人傷心的事發生了,但大家仍然是亞當與夏娃的孩子們!誰會遇見該隱,就想殺這位兄長或叔舅長輩呢?

這表示,該隱的刑罰,除了上述遠離父母遠離上帝、四處漂泊外,他在殺人之後──尤其是殺害至親弟弟,該隱靈裡充滿著控告,情緒盡是恐懼害怕!無論真實或是虛假,他認定了所有人都是想殺自己的!也許,他是史上第一位患上恐慌症和妄想症的病人。

從此,該隱無論身在何方,他都活在恐慌中。哪怕當時其他的所有人,都是他同血源之同胞,該隱都會覺得他們是伺機要殺自己的人——就如當年他伺機在田間殺害弟弟一樣。

這真是苦啊!想到今日在香港有很多同胞,穿上某種制服、載上某些裝備,就自覺無所不能;然而在放下這些後,他們一如該隱,充滿著恐慌害怕,不但擔心自己,還有自己的家人孩子……,刑罰早已烙在他們的良心中。

香港獅子山山頂一覽九龍到港島的景色。

作為惡人就是最大的刑罰

聖經為該隱下了一個判語:「我們不要像該隱。他屬於那邪惡者;他殺死了自己的弟弟。他為什麼殺死弟弟呢?因為他的行為邪惡,而他弟弟的行為正直。」(約翰壹書三章12節,現代中文譯本)

弟兄姊妹,我們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斷不要因不法的事增多而愛心冷淡。逝去了的亞伯,依然在說話;兄弟的血仍然在向上帝哀告;上帝的判刑,哪怕是緩刑,對於殺人者、行不義者,依然會承受良心的不安,與不斷的恐懼與害怕的折磨。

記得有人曾問過某位屬靈長輩,到底惡人得到什麼懲罰?而義人又得到什麼獎賞?屬靈長輩滿懷慈愛地向發問者說:「作為惡人本身,就是給惡人的最大刑罰,因為他們無法享受到義人的喜樂;作為義人本身,也就是給義人的最大獎賞,因為他們不必去承受作惡人的惡。

基督徒要繼續守望,繼續禱告,繼續做該做的事、可以做的事。不放棄、不失望,繼續走該走的路,守住該守的道,打該打的美好的仗,直到我們見主的日子。

至於惡人和義人的下場,詩篇早已這樣宣告:「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惡人並不是這樣,乃像糠粃被風吹散。因此,當審判的時候惡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義人的會中也是如此。因為耶和華知道義人的道路;惡人的道路卻必滅亡」(一篇1-6節)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