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2 基督教論壇報 / 專題報導

夫妻在絕望中一起信主得翻轉 插畫家顏薏芬:感謝上帝開路 期待傳遞溫暖與樂觀

記者 李容珍 追蹤
顏薏芬 小蘑菇提醒粉絲戴口罩。(圖/小蘑菇Little Mogu臉書)
相信笑會帶來好運與溫暖,相信樂觀的態度,人生每天都會是晴天。」插畫家、藝術家、畫室主人顏薏芬自創「小蘑菇 Little Mogu」品牌,吸引不少粉絲。但是,創作一段時間遇到瓶頸,加上與先生關係不合。直到2015年,上帝帶領他們夫妻信主,翻轉他們個人和家庭。

【記者李容珍/高雄連線採訪】「小蘑菇 Little Mogu品牌,是上帝要我傳福音的媒介!」如今已經在教會擔任小組長的她,三月又分植一個新的小組。她也向神禱告,求主使用小蘑菇的品牌,成為傳福音,榮耀神的名的品牌。上帝也不斷為她開路,給她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她也期待作品能帶給人愛與祝福,以及永恆的盼望。

小蘑菇文創品牌2009年創立,吸引不少粉絲。當初單純希望透過繪畫和創作,帶給大家樂觀、溫暖、正面的力量。但是創作到後來,感到自己的作品有點不著邊際,天馬行空,不知如何從作品中,重新帶出正能量。顏薏芬自稱自己的創作很直覺,想做馬克杯就去開發設計,看到其他商品不錯,也跟著把自己的作品融入商品概念製作,完全沒有規劃,因而遇到瓶頸。同時,她還開畫室,對外接案。

顏薏芬到美術館野餐作畫。

夫妻關係降到冰點  創作遇瓶頸
直到後來先生投資失利,家裡承受巨額債務,夫妻關係降到冰點,幾乎要離婚,可說是人生的黑暗期。她記得有一天受邀到台中演講,主辦的一對基督徒夫妻邀請她去分享創作理念,也讓她和先生看見令人羨慕的基督徒夫妻樣式。

顏薏芬說,先生過去一直是人生勝利組,工作非常順遂,在外商擔任高階主管,沒想到後來負債,而且失業。處在對未來沒有盼望、沒有價值,心情非常憂鬱的情況之下。原本他們是人人稱羨的夫妻,變成天天吵架。顏薏芬每天努力工作賺錢,但明白即使要替先生還債也還不起,她也不想背負這個債務。當時,顏薏芬又剛生完老二,要照顧兩個幼兒,感到身心俱疲。自從遇到那對基督徒夫妻之後,讓他們燃起一線生機。先生回到高雄後,積極尋找教會,剛好顏薏芬的畫室助理是福氣教會的同工,先生便因緣際會來到福氣教會。

沒想到先生進去參加幸福小組,每週都很準時開心地帶著三歲多的大女兒同去,當時顏薏芬一心想要離婚,因此還不想跟著去。但是每次看到先生回來後都心情極佳,便又鼓勵先生去。看到先生的改變後,經對方一再邀約,顏薏芬也去了教會,雖是敷衍性地陪他參加主日,沒想到敬拜中顏薏芬淚流滿面,似乎過去受到的委屈,以及吵架帶來的傷害,都被理解,讓她內心感到安慰。當先生說想要信主時,顏薏芬還勸他,因為他是家中獨子,公婆吃齋念佛也很虔誠。沒想到先生告訴公婆以及岳父母之後,都獲得支持。

顏薏芬的福音文創。

信主後對創作有全新認識
在先生上受洗課時,負責講解的傳道,約他們夫妻一起到畫室。顏薏芬起初只是想聽聽看,但是聽完後,她很受感動也決定受洗。顏薏芬的先生也很高興。「這是我做過最正確的決定」,她說。 

2015年,顏薏芬和先生一起受洗。她對自己的工作,開始有全新的看待,明白雖然過去她還未信主,但上帝已經為她預備。信主後,顏薏芬希望能將自己的恩賜發揮出來,榮神益人更多祝福人。

過去期待在作品帶給人幸福、溫暖,如今發現一切源頭來自上帝的真光。顏薏芬說,基督信仰本身就是帶給人盼望、正面、積極的力量。也因為她從信仰中經歷許多恩典、慈愛,顏薏芬開始調整品牌項目,也把所做的商品都變成福音商品時,也找到創作的源頭,來自於神,也使她有源源不絕的創作產生。

「我很清楚,我的創作依歸是什麼。」很多的創作靈感,都是上帝帶給她的感動所啟發的,於是她也有更多上帝的話語,出現在作品中。信主後,顏薏芬的粉絲仍持續關注她帶有福音的創作,相信透過創作,也能領人認識上帝。

信主後的顏薏芬,製作文創都與福音有關。

教會服事中 許多福音文創應運而生
顏薏芬的文創作品有「禱告蒙應允」、「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不要為明天憂慮」等不少福音無框畫,迴響也很熱烈。她投身在幸福小組,因此也製作不少福音小卡片,還有「幸福小組好幫手」系列產品,或是受洗的禮物。顏薏芬也不再像過去,想做甚麼就做什麼,或市場流行什麼,她就去做什麼。

顏薏芬說,以前她想做什麼,過程中遇到很多困難,現在她最大的老闆是上帝,上帝要如何使用小蘑菇品牌或她的生命,完全都在上帝手中。品牌會走到現在,也都是上帝開的路,未來上帝如何帶領她,她就持續跟上去,相信上帝會預備,她心中也很平安。

顏薏芬的繪本新作,傳遞溫暖、樂觀的態度。(圖/小蘑菇Little Mogu臉書)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08-10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41度C下的體認
2022-08-10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文學生活隨筆》又見藍衣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