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17 基督教論壇報 / 專題報導

〈讓我〉、〈願〉傳唱背後有洋蔥 謝鴻文牧師創作兩、三千首詩歌 難忘寫歌時不為人知的深刻經歷

記者 李容珍 追蹤
謝鴻文牧師帶著磐石現代樂團走遍大街小巷。(圖╱謝鴻文臉書)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創作〈願〉這首詩歌,被各教會傳唱的磐石現代樂團創辦人謝鴻文牧師,卅多年來,共寫過兩、三千首詩歌。他體會最深刻的是,「寫歌、唱歌很容易,但要活出詩歌是很難的。」

其中〈讓我〉這首詩歌,是他創作時最困難,也從未向人提及的最難忘的經歷。

記得卅多年前,他準備去中國內地上課,一對曾在台灣工作的英國同工知道後,特別介紹他經過香港時,去認識一位學音樂出身的姊妹潘靈卓(Jakie Pullinger)。她在神的呼召下,到九龍城寨關心許多在黑暗世界中無家可歸、戒毒或從良的人,並在政府撥出的房屋建幸福營,提供他們學習一技之長,並有聚會的安全所在。

九龍幸福營一幕幕震撼教育寫下詩歌
謝鴻文說,他住在那裡,四圍都是高牆,身邊廿多個弟兄身上都是刺龍刺鳳,才度過一天一夜,就讓他受到很大的衝擊。晚上聚會唱詩歌時,有人坐著、站著,還有人跪著,甚至趴在地上,讓他十分訝異。聚完會後,當牧者講到要為需要的人禱告時,突然有一位年輕人走到他的面前,為他祝福禱告。他很驚訝為何這個年輕人知道他在台灣傳福音?又怎麼會知道他要去中國大陸,用音樂服事神?後來他得知,這個年輕人才剛信主。

隔天潘靈卓姊妹帶他去中途站,關心無家可歸的人。途中經過一條暗巷,Jakie姊妹提醒他不要踩到人。他起初不信,因為一邊牆壁,一邊住家,中間的路,是腳踏車行走的路。由於沿途一片漆黑,當他走了一、二十公尺,馬上明白Jakie話的意思。快到路口時,一位年輕吸毒者倒在路旁,口水流到身上。Jakie蹲下來親切地和對方說了幾句話之後,便將對方扶起來,並用自己的手擦拭對方的口水,甩在地上,再往自己的衣服上擦;之後她又繼續幫對方再擦口水,這一幕對他而言永生難忘。

樂團在教會演出

Jakie還要他協助,把對方扶起來。其實他到九龍,正準備上火車去中國大陸,也已經洗過澡;但聽Jakie這麼說,他便扶著對方到二樓。但更讓他嚇一跳的是,從一樓走到二樓,沿路味道都非常臭;二樓還有六、七名無家可歸的人,旁邊竟然還有同工服事他們。有一位同工要他幫忙另一名無家可歸的人洗澡。他心想,要自己在這裡洗澡是想都不會想,更何況要為對方洗澡?沒想到那位年輕的同工二話不說,就開始幫對方換洗。

體會愛人不虛假 待人由心而發
當下謝鴻文整個人快崩潰,他心想,對方是基督徒,他也是基督徒,還是傳道人,他為神付上很大代價來到這裡,但是看到他們的服事,卻讓他心中感到十分羞愧。如果連人都愛不下去,還提什麼愛神呢?後來他也進去洗澡,但很快就換洗完畢,因為味道太臭了,讓他一直難忘。之後同工們就供餐給這些人吃,他卻覺得想吐,根本吃不下。Jakie後來帶他離開,在上火車前,他特別向Jakie致謝,讓他在前去中國前,從他們身上學了一課。

上火車後,他不由得放聲大哭,並在火車上寫下〈讓我〉這首詩歌。但謝鴻文說,寫歌、唱歌容易,但要活出來很難。他也向神禱告說,求神讓他不只是成為寫歌的人,也能持守所信的真道。這首歌也常提醒他,若基督徒只會敬拜,只會用說的,卻活不出真道,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有一位神學院傳道人對謝鴻文說,自己是因為他寫的〈讓我〉這首歌,才決定要跟隨耶穌,全職事奉主。謝鴻文說,寫歌卅多年,他求神讓他愛人不虛假,待人由心而發,做一個用生命服事的人。

夜市傳福音

夜市傳福音

許多人對他寫的另一首詩歌〈願〉也朗朗上口,常在各種禱告聚會中傳唱。他說:「很多人以為〈願〉是他為九二一地震所寫的詩歌,其實早在之前,他就已經完成,只是寫這首歌的背後,也有一段不為人知的深刻經歷。

謝鴻文說,他從國立藝術學院第三屆音樂系畢業,主修聖樂,雖然是學習古典音樂出身,也接觸過現代音樂,但在學校期間,他就開始寫詩歌,每年並跟著教會(林森南路禮拜堂)的福音隊,到海內外宣教。他記得第四次去佤邦的時候,宣教士王季雄邀請他們去一所新建立的學校教小朋友唸書。由於小朋友多是孤兒,他們的父母親因為戰亂都離世;他自己也是從小父母親就去世,因此看到宣教士照顧這些孩子,特別感同身受,也與孩子們很快就建立了情感。

沒有福音處處是地獄 福音進入就是天堂
他記得初到學校所在的村莊,晚上一片漆黑,幾百戶人家都沒有電,需要點燈才能出入。在他看來彷彿置身在地獄。去到學校第三天,村莊一位20歲的小媽媽懷著孕自殺了。當他看到現場的情景,深深感到那裡就像是地獄,心情也陷入了憂鬱,因此就寫了〈願〉這首詩歌。

歌詞前半部「為這塊土地我誠心祈禱,願主的真理若光全地遍照,為這的城市我謙卑搜尋,願主的活命臨到這裡的百姓⋯⋯」。當他們在那裡停留兩個月後,準備回台灣時,整個村莊的村民都出來歡送他們,希望他們以後再回去。回程時,他突然感覺「那裡就像天堂,自從福音進到那裡之後,整個黑暗就不見了,看見大家臉上都滿有笑容」,這對他是很大的鼓勵。

但是當他回到台灣,就聽到白曉燕被綁架,機場電視螢幕出現的畫面,讓他印象深刻。搭客運回台北的路上,他就把〈願〉這首詩歌寫成,也寫出他心中的禱告,「祈願神的國臨到我們當中」。

海外福音隊體悟 禱告〈願〉神的國降臨
讓謝鴻文感觸最深的是,先前去的佤邦村落,原來是地獄,當福音進去後就變成天堂。台灣雖然樣樣都有,但很多人因沒有神的依靠,心中沒有平安,常感到害怕。到底那裡才是天堂,那裡才是地獄?其實只要不認識神的地方,那裡就像是地獄,只要有神,那個地方就有福。謝鴻文深深體會到,「台灣真的需要福音」,台灣會遇到各樣的困境,就是因為沒有認識神。

寫完〈願〉這首詩歌十年後,發生了九二一地震這首歌才被很多人傳唱。但他很少唱也很少提,因為他認為這是神的工作,「我們只是獻祭而已」。

去過佤邦五次,讓謝鴻文覺得「基督徒要走出去!」畢業後,他到學校教書,也有機會在外參與服事。記得有一次趙鏞基牧師來台灣,他受邀參與服事,當時已組成樂團,取名為「磐石樂團」,從跌跌撞撞開始。

愚公精神走到各城各鄉傳福音
謝鴻文說,台灣還有很多人未聽過福音,他先後打造「台灣ping安」(平安號)和「天愛台灣」(天愛號),自比「愚公」精神,帶著磐石現代樂團走遍全台各城各鄉,用詩歌傳福音。他說,教會很久沒有新朋友,他常去夜市,看到很多新朋友,最高紀錄一次可以帶幾百人信耶穌。

「很多人說福音難傳,我都不相信。」他舉例,曾到一間教會,隔壁商家不知道教會在做什麼?謝鴻文牧師堅信,即使很困難,只要我們傳,一定有人會信,只唯恐我們不傳。現在他的一個女兒彈BASS,跟著他到處傳福音。

謝鴻文也提到,現在很多人很會寫禱告詩歌,但是可能平常卻不禱告、敬拜。如果生命沒有改變,就毫無意義。他求主給所有寫歌和唱詩歌的人,有活出來的動力,並能持續往前。他也感謝主憐憫他能走到現在,也祈願每個人在唱他的詩歌時,同被恩感,活出基督生命。

相關新聞:

我靈歌唱我心飛揚—生命中影響最深的詩歌

【傳統聖詩vs.敬拜讚美】磐石協會謝鴻文:裝備加上預備,才能將人帶到主前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3-09-30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名畫裡的QT時間】撒羅米在希律前跳舞
2023-09-30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永遠的「師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