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15 基督教論壇報 / 專題報導

東京聖馬利亞天主堂 曾獲普立茲克建築獎的另類教堂 建築學者謝宗哲:營造出上帝帳幕在人間的神聖感

檢舉
基督教論壇報 記者 李容珍 追蹤
東京聖馬利亞天主堂1987年獲得建築界的桂冠──普立茲克獎。(圖╱謝宗哲提供)
這座豎立在小丘上的教堂,由八面帶有直線交叉的雙曲面拋物線構成的形狀,從高空鳥瞰,教堂頂部是巨大的十字架;從側面來看,有人形容像上帝的翅膀,保護祂的子民。謝宗哲則形容宛如銀色天鵝從天而降,振翅拍打水面的優雅姿態。

【記者李容珍/採訪報導】東京聖馬利亞天主堂是1964年在廢墟中重建的教堂,「這座由日本建築大師丹下健三設計的教堂,不僅宏偉壯觀,並以高空鳥瞰屋頂十字架造型概念而聞名。丹下也以此主座教堂,於1987年榮獲建築界的桂冠──普立茲克建築獎(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建築學者、Atelier SHARE(享工房有限公司)負責人謝宗哲這麼說。

近年來,建築師所設計的教堂,越來越受到關注;謝宗哲認為,是神使用這些建築師,作為彰顯祂榮耀的器皿。

日本第一位世界級建築大師
被稱為「日本第一位世界級建築大師」的丹下健三,是生活於二次大戰戰前和戰後年間的建築師,本身受到法國建築師柯比意(Le Corbusier)的影響,而開始投入建築。丹下所設計的建築,不僅受到國內重視,也受到國外的肯定。事實上,神也在他的生命中,成就很多大事。

東京聖馬利亞天主堂,於1964年十二月完成。早先這座主教座堂始建於1899年,為木造的哥德式建築,在二次大戰期間遭受戰火波及,建築被焚毀。這座教堂原是日本天主教非常重要的聖地,因此在戰後資源不足之下,適逢日本天主教宣教復興100週年之際,德國科隆大主教希望能夠在地重建,並給予支援。

1962年五月,在東京舉辦聖馬利亞天主堂的建築競圖,當時找來三位當代重要的建築師:前川國男、谷口吉朗和丹下健三。丹下健三使用HP殼的現代結構技術的設計,讓教堂從頂部來看宛如十字架建物,因而脫穎而出,也讓他獲得第一名和建造權。這也是戰後,日本非常重要的建築設計。

日本更早的光之教堂,進入教堂內,使人沐浴在光中洗滌心靈。 (圖╱謝宗哲提供)

像上帝翅膀保護祂的子民
這座豎立在小丘上的教堂,由八面帶有直線交叉的雙曲面拋物線構成的形狀,從高空鳥瞰,教堂頂部是巨大的十字架;從側面來看,有人形容像上帝的翅膀,保護祂的子民。謝宗哲則形容宛如銀色天鵝從天而降,振翅拍打水面的優雅姿態。

進入教堂室內部空間,無梁柱干擾,牆面使用清水模打造的HP殼構造,也就是用無裝修、保存原始混凝土,直接作為內牆質感表現,與我們熟悉的安藤忠雄擅用纖細柔和清水模的方式大相逕庭,且營造出「上帝的帳幕在人間」的神聖空間感。尤其是屋頂的雙曲拋物面,從內部聖殿體現的空間感,是非常精彩神來之筆。

這座教堂從高空鳥瞰,以屋頂十字架造型概念而聞名。

光線揮灑在室內 使人如沐浴在光中
謝宗哲認為,這棟重建的教堂具有時代性的意義,一方面使人回想這座教堂起初是哥德式教堂的神聖性,尤其本身最高頂部接近40公尺,形式上內部空間採用RC構造的HP殼,作為雙曲面拋物線,互相支撐連結。其實早在1963年落成,由貝聿銘所設計的東海大學路思義教堂,也能看到類似的工法。內部空間具備中世紀哥德式教堂高昂感的表象,也讓人想到聖經提到會幕的造型。

特別的是,丹下健三在處理光線上,在教堂內台前中央頂端,採用當地幾何分割的圖騰,使光線透過屋頂十字架狀,注入到內部聖殿空間,讓光線華麗輝煌地撒在室內空間,彷彿人沐浴在神的聖光當中得到洗滌,以及靈性的提升。加上兩邊側面的光線照進來,使教堂被光所籠罩,整體呈現壯觀,以及宗教性,進行禮拜的氛圍。

教堂內部空間光影的協奏。丹下健三的告別式就是在此舉行。(圖╱謝宗哲提供)

迴旋樓梯彷彿從世俗世界進入聖殿 
謝宗哲也提到,教堂的造型採用現代主義的方式呈現,但是整體配置,與西方哥德式教堂,從前面直接進入聖殿的做法不太一樣,反而是偏掉中央軸線;人們從教堂的迴旋樓梯,走上聖堂的動線,讓人從俗世的世界,進入聖殿的作法,與一般西方教堂的作法不同。

教堂內部設有600席的座位,由於教堂平面寬敞,像西方劇場式排列,以及可供2000人站立觀禮的空間,並且有日本最大的管風琴。教堂裡的音響效果非常好,過去也常會舉行演奏會。

由丹下健三所設計的東京聖馬利亞天主堂,雙曲面拋物線所構成的秀麗建築造型。(圖╱謝宗哲提供)

丹下健三受洗成為「木匠約瑟」
謝宗哲表示,丹下健三在完成天主堂作品後,神也給他很多恩典。1964年同年設計的東京奧運代代木競技館,獲得全世界矚目,後續又接下大阪世界博覽會的總策畫,並受邀前往世界各地設計新建築,而享譽國際,甚至被稱為「世界的丹下」。他獲獎無數,並於1987年榮獲普立茲克建築獎,是日本第一位。他也提攜許多後進,站上國際舞台,讓日本建築的技術與美學深深烙印在世人的眼中。

丹下健三後來受洗成為天主教徒,洗禮名號為「木匠約瑟」,就是聖母馬利亞的丈夫。謝宗哲表示,丹下的人生旅途中,最後的告別也是在東京聖馬利亞天主堂。對基督徒建築師而言,丹下是非常幸福的,因為他能住在自己設計的住宅和工作室,成為天主教徒後,也能在自己設計教堂洗禮,人生最後時刻也能在自己設計的教堂辦告別式與喪禮,回到天上永恆的家。

相關新聞:

走進美麗教堂 沐浴耶穌真光!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4-02-28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箭袋集》新歲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