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17 基督教論壇報 / 專欄文章

【華神專欄:從神學進入社會】信心與領導力:從腓利門書看今天的領導學(上)

論壇報副刊 追蹤

◎撰文——張宗培(中華福音神學院校牧)

保羅寫給腓利門的信只有25節,相當簡短、扼要。信的主題也很單純,就是要勸請腓利門重新接納一位從他家逃跑,並順手牽羊,偷竊了腓利門財物的奴隸——阿尼西母。

保羅之所以願意出面向腓利門求情,是因為這位逃跑的奴隸阿尼西母,在保羅的教導中歸信基督,生命得到改變;他也開始侍候保羅,並在保羅面對艱困情況中略盡綿薄之力。這封信的主題雖然單純,但所處理的內容卻不簡單。

保羅一開始遵循當時的信函書寫風格,向收信的人問安,並稱許腓利門的美德。保羅的稱許並非例行公事、有口無心的稱許,他清楚道出腓利門值得誇讚的地方:「因聽說你的愛心並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的信心。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做的」(腓利門書一章5-6節)

換句話說,保羅視腓利門的好行為和愛心,與他對主耶穌的信心是直接相關的。愛心和好行為是信心所顯出的功效,是信心的具體表達。保羅願信徒的信心都能藉由各樣善事顯出功效,接著就立刻引出從第8節起,記載有關於阿尼西母的事。

(Unsplash by Aaron Burden)

保羅以身作則 成為領導榜樣

保羅是在暗示腓利門,面對如何處理阿尼西母一事,就是信心的功效顯在善事上的一個機會。讀者可以注意,保羅並非只是一味要求腓利門接納阿尼西母,他是放下了作為腓利門生命導師(19節)、長輩(9節),以及使徒的身份,甚至願意替阿尼西母,償還因偷竊所虧欠腓利門的經濟損失(18節)。保羅先放下自己的尊嚴和身段,不用強勢的手法而是以謙卑勸求的態度,希望能引導腓利門效法他,來對待處於下風的阿尼西母。

全信中沒有提到「領導」兩個字,但卻是非常具體的領導力教導示範,好比今天一位資深的教會領袖,在處理一位新信徒違反社會契約,損害另一位教會同工的經濟權益而帶來的張力,並要帶出信仰雙贏;保羅視此為信心所顯出的功效。

領導(或領導力)的概念,廣泛存在於各民族文化的歷史中,它是一個相當複雜,而且眾說紛紜,並不一致的概念 。「領導力」或「領導」、「領袖」 這些詞彙的出現,是相當晚近的事情。有人追溯最早不過是在十八世紀。至於對領導力的研究,則到 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方才萌芽。

當時隨著工商業發達,資本主義興起才逐漸展開關於領導的相關討論。在二十世紀後半,因為跨領域研究的興起,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行為科學等等進路,開始應用到公司組織領導行為的研究上,而產生日益複雜多元的領導行為研究。

雖然現今有關領導力的研究專著汗牛充棟,卻是 一門沒有一致共識的學問。每位研究者都嘗試回答 一個問題:什麼能使得一名領袖成為好的領袖、有果效?而讀者會從不同作者的回應裡,得到不同的答案。

從前與如今的身份轉變

腓利門書中從未使用「領導」這個詞,但保羅在信中卻是以身作則,展示了作為領袖應有的風範。 保羅在處理一件棘手的問題——阿尼西母的逃跑,凸顯出當時社會中奴隸制度帶來的公義問題。在當時的制度中,受害者是奴隸主,因為他們蒙受制度賦予他們擁有奴隸權的損失。

然而,阿尼西母在逃跑後遇到保羅,保羅向他傳福音,於是阿尼西母歸信成了基督徒,並且在生活 上侍候保羅。阿尼西母歸信基督後得到一個新的身份,他變成保羅和其他聖徒的「弟兄」,也成了腓利門的弟兄。不但如此,他也因信靠基督的緣故,從一個「無益處」、負價值的落跑奴隸,變成一個對保羅與腓利門都「有益處」的人(阿尼西母名字原文意思就是有益處)。

這個身份帶來跟當時代截然不同的觀念,顛覆並更新了奴隸制度所定義的關係;也就是說,耶穌的十架帶來劃時代的改變,重新界定人際關係,抹平了一切從世俗來的尊卑貴賤,並且展示出一種嶄新的可能性:巧妙地避開反抗制度所帶來無可避免的破壞。

腓利門書的六點提醒

在此前提下,腓利門書帶來對今日研究與應用領導學的反思,至少有以下幾方面:(1)超越「領導」 的領導觀;(2)超越個人的領導觀;(3)超越公義 的憐憫;(4)超越身份的謙柔;(5)超越功利的關 注;(6)超越「師傅」的「父親」。

行文至此,驟聞美國新澤西州傳福中心創辦人許宗實牧師(Rev. Fred Hsu),於今年十一月1日因新冠 肺炎安息主懷。卅年前,許牧師於筆者靈命更新及回應全職呼召階段,是其中一位上帝使用,以禱告、鼓勵、關懷牧養我的關鍵牧長,至今銘感。

張宗培牧師(中華福音神學院校牧)。

許宗實牧師近年致力宣教,四處奔波,染疫前剛 從蘇丹返家。從許牧師在加護病房中寫的短文心得,看見他近年關心教會組織的更新,特別提出要讓教會恢復像家,而非機構的氛圍與組織,使領導平面化,以家庭關係運作,信徒互相擔待支持:「有人說,教會在新約是家,到歐洲變成機構,傳到美國就變成大生意了!教會強調的仍是職位與頭銜。這與你我所知道的家太不相同了!我兒子 是醫生,在醫院或診所,人叫他“Doctor Hsu”,但回到家,他還不是要倒垃圾、換尿布、餵奶瓶,而他的妻子兒女,沒一個人叫他“Doctor Hsu” 的! 」(摘自許宗實牧師最後一封「家書」)

讀之,頗接近腓利門書所帶來對領導力的反思。 謹以此文悼念許宗實牧師,一位親切平和、真誠 喜樂,滿有為父之心的牧者。(下週待續)

【相關報導】

【華神專欄:從神學進入社會】信心與領導力:從腓利門書看今天的領導學(下)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