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24 基督教論壇報 / 專欄文章

《領袖善工 系列三》脆弱,是團隊生命連結的力量

論壇報副刊 追蹤

◎莫非(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脆弱,是領導學中真正的力量;還不只在於領袖習慣面對失控,而是透過此,可以在人與人之間產生連結的力量。脆弱,就是去感受,去展現真實的自我,去分享經驗,是培養信賴過程中的重要部分。                                                                                                            

美國知名學者、暢銷書作家布芮尼.布朗(Brene Brown)認為,一個團隊,若要行伍整齊、進退有序,工作者在自己被擺陣的位置上願意努力地衝鋒陷陣,且無後顧之憂,靠的就是對領導者和同袍的信任。

但是,是什麼會讓人與人之間產生心靈的連結呢?布芮尼提到,是在我們能夠坦白地表達自己的感受、需要和渴望時。若一個團隊無法如此展現脆弱,就無法拉近彼此的關係。

與人產生心靈連結的關鍵

在我談兩性議題時,也曾提到過「親密的最高點不是性,而是自我揭露」,而且是心靈深層的揭露,瞬間,兩人就達成了親密。這在教會小組中也很常見。每當查經進入到應用部分時,初始大家常會一片安靜。一旦有人開放自我,開始分享傷痛的故事,小組成員便開始升起溫暖親密的連結氛圍。

其實,每當我們分享自己的恐懼、盼望、掙扎和諸般深層的感受時,就是與他人心中深處的恐懼、盼望和掙扎呼應了。深淵與深淵響應,這是人性深層中的彼此連結。

同理,作家也需要在文字中呈現深層的分享,才能深深地和讀者連結。我們常讀的大衛詩篇,看出大衛對自己罪的悔恨或逃難時的焦頭爛額,皆透明展現了他所有的脆弱。這是為何跨過千古,如今21世紀的我們讀來仍然深深被觸動。

在自我揭露這方面,長年在美的我,原本有點美國化,相當注重隱私,很多事皆打落牙和血吞。但剛走上文字事奉時,接觸到了靈修作家盧雲(Henry Nouwen)的文字,因而改變了我一生的講道和寫作風格。

讓自己的生命躺下成為橋梁

他在《建立生命的職事》(Creative Ministry)中提到,每一位作教導的人都不能只停留在說教,卻事不關己。我們需要把自己的生命故事帶入,讓我們道成肉身,才有真正的生命感染力。但是揭露自己,自然會讓我們相形脆弱,因為有可能會被他人批評論斷。但是他說,那如同讓自己的生命躺下,成為一座「惡水上的大橋」,讓其他人踩過我們的生命走向十字架。這是一種捨己。

在盧雲所有的作品中,皆可讀到他生命的透明和脆弱,但卻讓讀者深深地認同,可以輕易地滑進他的文字中,照見自己的靈魂。

所以這又進入另外一個弔詭:我們需要信任,才能展現脆弱。但我們也需要脆弱,才能培養信任。這有點像雞生蛋,蛋生雞,誰先誰後呢?在這方面,做領導的就只好身先士卒,捨我其誰?

在《哈佛商業評論》中,有篇文章提到領導者如何激發與維持變革,其中一個比喻是雪球。當領導人願意對下屬展現脆弱時,就會鼓勵下屬勇於示弱。當然,這需要先有一個健康的服事文化,才能托住彼此的脆弱,彼此接納和建立。不會讓自我揭露成為他人論斷自己的把柄,反而會成為彼此可以交叉掩護的契機。

然而,一位牧師可以和會眾分享多少自己的故事?一名領袖可以揭露多少自身的感受和情緒?父母合適和孩子說太多嗎?是否會成為不可承受之重?

勿讓分享脆弱成了操縱手法

曾見過有不健康的領袖,過度地展現自己的脆弱,無論是講台還是私下,皆不停地自我吐露,讓人來不及接收,也來不及整理。這有點像單方面不斷丟球,並不在乎他人是否接得到球。從其訴說的動機中,也似未想要建立關係或彼此互動,完全像是單方面的喃喃自語,自然會讓聽者想逃。

這讓我見證到脆弱若沒有底線,就是操縱、是絕望、焦慮和恐慌的表現。老實說,一位領袖展現自己的脆弱時,必須要小心自己的動機。分享自己的感受和故事,是為了什麼?又想達到什麼目的?

有人會用分享脆弱來作情感操縱,或測試關係的忠誠度,以退為進地情緒勒索對方,或主動說出一些話來索求同情,結果讓對方反而跑得更遠。我們需要分辨展現自我脆弱的動機。所有分享和透明度,皆來自了解自己在關係中的角色。比如說,父母不會和孩子分享太多他們承受不住的自我內情。

也要指認專業的界線在哪,自我分享的意圖和期許為何?分享脆弱時,需要選擇合適的對象。分辨一下,對方是否有能力承受我們的脆弱?是否有足夠的關係可以接納?彼此可以感同身受嗎?在了解脆弱分享的一些限制後,再設界線來決定分享的內容。

就像寫作,我們不是在利用我們的跟隨者或是讀者,因此要盡量不過度暴露,或者有煽動讀者情緒的文字。我的建議是,一些剛發生過、還在過程中,或尚未「成熟」的經驗,尚不宜分享。對過於私密,講出來會讓人產生不舒服感覺的內容,也不宜分享。我們對聽者或讀者一無所求,分享的目的只有兩個,就是建立心靈連結並且建造對方的生命。

也是為了建造對方的生命,分享的口氣和情緒,都需節制和內斂,不聲淚俱下,不激動情緒化。這,也是一名領袖或寫作的基本倫理。

成為弱者靠神跨越一切不安

如此說來,強者恐怕不合適做領導,因為他會傾向獨裁式地高高在上,無法和下面連結同心,一切全靠權威來主導。弱者更不敢做領導,就如全球十大暢銷書作者之一的高汀(Seth Godin)在其著作《部落:一呼百應的力量》中寫道:

領導力很稀有,因為鮮少人願意體驗領導的不安全感。稀有,使領導力更顯得彌足珍貴……面對陌生人令人不安,提出可能失敗的想法令人不安,質疑現狀令人不安,抗拒想要安穩的衝動令人不安。當你察覺到自己的不安,你就找到了一個領導人需要的特質。

誰想天天、事事都活在不安中呢?除了不安於室喜歡冒險之人,很少人會願意走入領導的位置。然而在信仰裡,這一切邏輯都會被顛覆。因為無論強者弱者,走入領袖的位置皆因來自神的呼召和揀選。強者會靠神而甘願脆弱,弱者則會靠神來跨越種種不安。

重點是靠神,憑信心勇敢地投入,然後讓神來工作。因此我們也可說脆弱的力量,其實就是信心的力量!唯信,則強。(未完待續)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