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9-07 基督教論壇報 / 專欄文章

《領袖善工 系列四》 領導力,是把脆弱活成力量

論壇報副刊 追蹤

◎莫非(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有人說,當面對書店的千百種書,你會拾起其中一本,必定是受那本書的標題吸引。而且,想必你心中對該書的主題也已有些想法,會讓你想要進一步探討,或者和書的作者有對話。

那麼,當我經過書店,看到《反脆弱》或《脆弱的力量》之類的書,就會想買來一讀,是否顯示「脆弱」對我而言也有種特殊的吸引力?

曾說過,我不是個強勢的領袖,帶團隊比較是從自己的弱處出發。這在強人出頭的文化中,相形脆弱。但是否意味著我就是一個脆弱的人?或者,只是我不擅長領導?

陌生環境鍛鍊前瞻性眼光
自然,我非一名天生領袖,不具領袖的精神體質,有的更多應是文人體質。自小被母親認為是「多愁善感」,加上「總是住在自己的城堡裡」。高中時被父母安排成為一名「放洋的孩子」,在美國成為一個半大不小的小留學生,過早地面對異鄉生活,這份多愁善感就成為我的破口,需要學習自我保護。

為了怕對環境周遭和所有可能的發生承受不了,我開始不斷擬推未來生命中可能有的意外,成為一個活在「未來」多過「現在」的人。我會反覆思索各樣「如果」,然後身臨其境地想像自己要如何應對。待整理出一套可以接受的應對之道後,就歸檔收入我的「心靈抽屜」中。

日後,面對生命中的各類發生或討論,我即從歸檔過的思考中取出答案以對。自然,他人眼中的我就有點「胸有成竹」。某次,教會的姊妹小組在討論一個人的理性和感性有多少,眾人對我的印象一致是:「你是個理性之人。」

這是我嗎?我好像也在回頭看一個陌生之人。只有我知道,她們眼中的理性是如何出於我感性衍生的後果。為怕變故驟然發生,避免崩潰,便在心中事先演練在其中有何生存可能之道。

這種生存能力,那時我並不曉得,其實就是寫小說的能力。也是我自學校畢業後,進入飛機公司參與設計航空系統,防止空難的各種虛擬推演能力。更不知,下棋要比別人先下好幾步,就是領袖需要「先天下之憂而憂」,具前瞻性眼光的重要能力。

所以,人很有可能會把脆弱活成力量。但是作為一名領袖,合適有脆弱的體質和行為舉止嗎?這在領導學裡聽來不是很弔詭嗎?因為一般人都會喜歡跟隨強人,誰會想跟隨弱者呢?

學會脆弱是領袖的必修學分
然而,很多人可能從未想過(包括我自己),脆弱,居然會是領導學裡一個必學的功課。其中關鍵就是:脆弱不見得等同於軟弱

仔細推敲領導學中的脆弱,其實很可以想像,無論是領導團隊、機構或者國家,內外都充滿著變數和失控,這些都會讓人感覺脆弱。這是所有作領袖都需要面對的挑戰,也是必修學分。

所以,什麼是「脆弱」?在TED講員布芮尼.布朗(Brene Brown)寫的《脆弱的力量》(Daring Greatly)一書中,提到人為何會感覺脆弱?因為生命中的不確定性,也因為感覺危險,或者害怕情緒暴露。

自然,沒有人喜歡活在脆弱中,因此很多人武裝自我,掌控人生,且用理性控制感性,讓自己活在打造出來的堅強中,如同我的「心靈抽屜」。

但是,領導中所需的脆弱卻並非如此。並非消滅不確定、排除危險,或者避免情緒暴露,而是,要學習讓自己習慣生活在脆弱中。

走一條順服神帶領的僕人路
作領袖,說實在真的很讓人脆弱。比如說事工要往哪走?充滿了未知或失控的因素。所需經費從何來?奉獻後真是天天「靠天吃飯」。要帶領的人,恐怕也不喜失控和不確定的未來,除了神的揀選和託付,有誰可以掌控?

更遑論擔任領袖常要面對眾多陌生人,沒有靦腆的緩衝就得上陣。要解決複雜的問題,面臨堅持價值觀所帶來的對質,或要為自己犯的錯誤認錯,還要保持各方面的開放和彈性……如此種種,都需要我們開放自我,走入脆弱。

自然,成為屬靈領袖後,我習慣推測未來的「心靈抽屜」早就捉襟見肘。所以身為領袖,很大一部分精力牽涉到要管理自己對不定和失控的恐懼。但是這些年來,感覺卻好像也沒有花很大的力氣去管理。因為我走的不是管理和領導之路,而是一條順服神帶領的僕人之路。

一開始,既是因著呼召走進服事,眼光全在異象上,看著神指定的方向和目標,努力排除萬難走過去。對所有前途未卜的脆弱不安,全學習交託。也可以說是靠著神,我漸漸學習到如何把脆弱的生活,過得度日如常。

不再回頭而是緊接下個挑戰
每年奔走各地,每一處從事工、預算、同工團隊的組合,到報名,沒有一個可以肯定或預定。進行時,又要承受外在壓力和內在體力的拉扯,沒有一次不充滿變數。而且,只要其中一個變數成真,事工就完成不了。也因此,每次使命完成,都會哈利路亞讚美神!因為知道全是靠著神的恩典,才能安然走過。

然而原本,我是那種因為生活裡頭的一件小事,比如說女兒怎麼不開口吃飯?長牙怎麼比別家小孩慢?就可以夜不成眠的人。這些年走下來,也掌握了「做時忠心,過了即不再回頭」的祕訣。

因為跨各地域的密集講課時間表一排下來,就好像面臨森森羅列的跳欄跑道。開跑之後,不管之前那個跳得有多麼不完美,甚至踢倒了欄,都不要回頭,因為緊接著就面臨下一個欄的挑戰。若總放不下而頻頻回頭,或完美主義地挑剔上次怎麼沒跳好,很可能讓下面所有的欄都跳不過去了。靠神跳欄,一次次、一年年,就這樣治好了我多愁善感的毛病。

而且發現,沒有哪個問題可以讓我睡不了覺,一天從早到晚全力以赴下來,見到床已是筋疲力盡,倒頭就不省人事。而且是處境越難、越要睡,只為儲備精力好再上陣,才能打下面更艱苦的戰役。我從軍人出身的父親身上,特別看得出來。他隨時可睡,輕呼即醒。那是隨時待命,起身即可指揮若定的一種精神狀態。

曾聽過台灣宇宙光機構面試時,會對面試者說,若要參與機構的服事,就需要不怕死!其實所有服事皆如此,都需要操練過不定和失控的生活。

也因此所謂的領導力,也就是操練自己習慣脆弱的能力。(全系列完)

相關文章:《領袖善工 系列三》脆弱,是團隊生命連結的力量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