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4 基督教論壇報 / 台灣教會

【韓國宣教士憶趙鏞基牧師】台北純福音教會主任牧師張漢業:不是建立最大教會 而是建立很多門徒

記者李容珍 追蹤
張漢業牧師常為趙鏞基牧師翻譯。(圖/張漢業牧師提供)
從一年多前開始,趙牧師的身體每況愈下,最後連說話都很困難,難以交流溝通。於是韓國有一群弟兄姊妹,每個月到禱告山,為趙牧師的身體健康禱告。也有團體每個星期聚集,為趙牧師的身體恢復禱告。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趙鏞基偉大之處,不是建立世界最大的教會,而是建立很多的門徒!」台北純福音教會主任牧師張漢業受訪時表示,聽到趙牧師安息的事,令他非常難過、流淚不捨。回想過去這卅多年來,從趙牧師和金聖惠總長夫婦身上,不只學到牧會,更重要的是「好牧者的心腸」。雖然趙牧師已經離開,但是趙牧師牧會的思想神學,以及事奉的原則,「永遠留存在我們心中不會抹滅」。

都在神的時間 不在人的計畫

回想趙鏞基牧師十多年前在講道中曾經提到,自己會活到99歲,當時大家都感恩地說:「阿們!」他表示,眾人也盼望趙牧師能活到99歲,來完成大使命。但從一年多前開始,趙牧師的身體每況愈下,最後連說話都很困難,難以交流溝通。於是韓國有一群弟兄姊妹,每個月到禱告山,為趙牧師的身體健康禱告。也有團體每個星期聚集,為趙牧師的身體恢復禱告。

然而「神有神的時間,一切都不在人的計畫和人的時間表。」張牧師說,金聖惠總長今年回天家,趙牧師和金總長夫婦,雖然平常牧會很辛苦,但是沒想到金聖惠總長是上半年安息,趙牧師卻在下半年安息,相隔不到幾個月。令人感受到他們夫婦晚年仍然「相依為命,彼此相愛」。

趙鏞基牧師(左)和張漢業牧師

感受趙牧師對門徒的愛和體貼

張漢業牧師說,過去卅多年趙牧師不論到哪一個國家,收到的講員費都給當地的宣教士們。雖然不是很多,但可以感受到趙牧師對門徒、對晚輩的愛。

張牧師說,突然間失去了一生中非常敬仰的兩位人物,心中萬分不捨。趙牧師雖然是一個大教會的牧師,但十分愛護後輩年輕牧師,張牧師記得有一次為趙牧師翻譯,結束後趙牧師下台,他也跟著下台。但趙牧師看到他的聖經還在講台上,便不發一語地回到講台上,把聖經拿下來給他,並微笑地輕拍他的背,彷彿在說道;「年輕人怎麼這麼健忘?」而這對他有很大的提醒和鼓勵,讓他相當感動。

還有一次,香港某家媒體要採訪趙牧師,趙牧師就謙稱若不是張牧師口譯,自己無法接受採訪。後來為了翻譯,變成由張牧師親自採訪趙牧師。

趙牧師常用話語激勵人心

「趙牧師是一個世代的巨人,我很榮幸過去能有機會在他的身旁做翻譯的服事。」趙牧師擅長法文、德文和英文,曾經想要學中文,也找了中文老師,但後來覺得「中文實在太難了」,因此就不學了。張牧師開玩笑地說,還好趙牧師沒有學好中文,若趙牧師也學會中文,就更不需要他了。

張牧師還提到,趙牧師常會用話語激勵人,常說「台灣只要有兩個張牧師(張茂松牧師和張漢業牧師)就沒有問題,他們就像『坦克車』一樣,不休息就一直往前走,一定會為台灣帶來很大的復興。」張漢業牧師表示,我們要學習趙牧師「第四度空間的靈性」,常用神的思想、神的夢想、神的信心和神的言語。

趙牧師不但建立世界最大的教會,更重要的是,建立不少門徒,不分種族分散在世界各地。在大邱、釜山、仁川……等韓國大城市,建立起萬人以上的教會;在新加坡、紐西蘭、美國和澳洲等國,也都建立了深具影響力的大教會,令趙牧師感到欣慰。

張牧師表示,趙牧師的影響力不僅是講道,透過文字,他的思想意念和牧會觀,也得以流傳造福更多的人。在韓國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書房和台灣以斯拉事奉中心,都將趙牧師的書譯成中文。雖然趙牧師已經安息,但是他牧會的思想神學以及事奉原則,會永遠留存在信徒和牧者的心中不會抹滅。

李永勳牧師如約書亞承接趙牧師事工

張牧師說,趙牧師完成他的使命,如同摩西死了,神興起約書亞。李永勳牧師上任汝矣島純福音教會主任牧師已有十年之多;感謝主,李牧師一直忠心陪伴和照顧趙鏞基牧師,就像約書亞。

趙牧師離開了,但是能把領導和帶領的權柄更深刻地交棒給李永勳牧師,讓李牧師也能完成趙牧師所未完成的事工。

張牧師表示,李永勳牧師上台的時候一直強調「我永遠是副牧師,我能成為堂會的主任牧師,為要完成趙鏞基牧師沒有完成的。」

李永勳牧師一直謙卑成全,完成趙牧師的事工,包括推動平壤興建趙鏞基心臟專科醫院。

如今趙牧師完成他的使命,「該跑的路跑盡,該守的道守住」,相信神會把重大的使命交給李永勳牧師,讓他繼續完成。在難過之餘,張漢業牧師也期待在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未來有一個新的異象和使命,帶領信徒繼續往前走。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