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15 影響力聯盟

《好撒瑪利亞人行動》上帝回應禱告 — 全家團圓

檢舉
好撒瑪利亞人行動 IMPACT x 以琳基督徒中心 追蹤

2月24日開戰之後,我和丈夫奧萊克賽決定離開位於烏東的家鄉扎波羅熱,將青少年期的孩子們帶到安全的地方。3月1日,我們搭上疏散列車前往烏克蘭西部的利沃夫。

我們在利沃夫舉目無親,但我突然想起一個在工作中認識的人 — 弗拉基米爾。他是一位基督徒弟兄,曾在為我們公司提供運輸服務的物流公司工作。我打電話給他,他好心地給了我們與他親戚合作的利沃夫神學院的聯絡方式。我跟神學院聯絡,他們立刻接待我們。我們在利沃夫待了幾天。成千上萬難民必須從利沃夫步行約70公里才能抵達波蘭邊境,但有一個利沃夫的基督徒家庭仁慈地讓我們搭他們的車前往烏克蘭和波蘭的邊境。

奧克薩娜&奧列克塞夫婦

汽車經過廣大的平原向邊境駛去,我們聽著敬拜音樂,這讓我們想起上帝給我丈夫奧萊克賽的聖經經文。在我們即將離開家鄉時,我心裡非常難過,對於不得不放棄我們所熟悉的一切 — 我們的家鄉、我們的房子、我們的工作而成為難民,我很難接受。然而,我的丈夫心裡卻很平靜。上帝給了他一節經文:以賽亞書55:12:

「你們必歡歡喜喜而出來,平平安安蒙引導。大山小山必在你們面前發聲歌唱;田野的樹木也都拍掌。」

上帝是信實的。我們開車前往波蘭邊境,一邊聽著讚美上帝的歡樂歌曲,一邊欣賞著沿途美麗的烏克蘭平原。

當我們抵達過境點時,烏克蘭邊境局告訴我們,我丈夫未滿60歲,所以不能離開烏克蘭。因為烏克蘭政府剛剛實施了新的戒嚴令,年齡在18至60歲之間的男性不准許離開烏克蘭,他們將接受政府的徵召,去保衛烏克蘭。

這真是晴天霹靂。結婚20年來,我和丈夫從未分開過。於是,我和孩子們流著眼淚跟丈夫告別。我不知道下次我們何時才能再見到他。

到了波蘭,弗拉基米爾的一位親戚跟我和孩子們碰面,並帶我們去到邊境附近的雷布尼克鎮。吉內克牧師熱烈歡迎我們,並讓我和孩子們住在教會三樓的一個房間裡。不久之後,吉內克牧師告訴我,他有感動要讓我和孩子們住進他們多年未居住的舊公寓。許多難民為尋找住所而焦頭爛額,但上帝卻帶領我們來到這個美好的教會,用奇蹟般的方式滿足了我們的需要。

我們在波蘭雷布尼克鎮的教會

我丈夫留在利沃夫。他打電話給我們在扎波羅熱的牧師,我們牧師把他介紹給利沃夫的華汀牧師,華汀牧師夫婦邀請奧萊克賽住在他們家裡。甚至連這個問題,上帝也提前解決了。華汀牧師後來告訴我丈夫,在與我丈夫見面之前他做了一個夢,夢中看到一位來自東烏克蘭的男士改變了他的生活;原來這位來客就是奧萊克賽。奧萊克賽開始與華汀牧師的家人一起生活後,華汀牧師募集了25,000美元的捐款來幫助烏克蘭難民。奧萊克賽加入華汀牧師夫妻的團隊,服務和照顧在利沃夫的難民,並幫助戒毒中心那些想脫離毒癮的人。

在這段期間,我和孩子們努力適應我們在波蘭的生活。由於我會說波蘭語和一些英語,所以我開始為教會裡的其他烏克蘭難民服務。後來我被一家波蘭公司聘為行政職員,孩子們則開始參加他們原來烏克蘭學校所開設的線上課程。一切都安定下來,是上帝在看顧我們。

不過我還是深深想念我的丈夫,並祈禱我們能夠團圓。我從未失去盼望,相信上帝必定會垂聽我的禱告,並以某種方法將我的丈夫帶到波蘭。

接著,奇蹟發生了。5月10日,烏克蘭政府修改了禁止18至60歲男性離開烏克蘭的戒嚴令。根據新修正案,18歲至60歲的男性,如果父母有殘疾或行動不便且需要出國,則允許該男子陪同出國,也可以留在國外照顧他們。奧列克塞的父親行動不便,因此根據這項新修正案,奧萊克賽就有機會離開烏克蘭了。大約就在這個時候,我們的家鄉扎波羅熱(奧列克塞父母住在那裡)遭到火箭彈攻擊,因此奧萊克賽的父母決定要離開烏克蘭。

奧萊克賽的父母、奧萊克賽和我們的孩子

一切都水到渠成了。奧萊克賽和他的父母搬來波蘭跟我們同住。5月30日,一個美麗的星期天,我丈夫和他父母抵達我們在波蘭的小鎮。我們一家人終於團圓了!讚美上帝,祂回應我們的恆切禱告,祂是如此信實!想到上帝為我們成就的所有奇蹟,我們心中就充滿感恩。

5月30日,我們全家團員

5月30日,我們全家團員

-------------
奉獻行動:好撒瑪利亞人行動 -關懷俄烏戰爭下的受難教會

傳遞有信仰、有愛的好新聞

加入福音大爆炸計畫,奉獻支持論壇報

推薦給你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愛家真情
未來還有歌,現在別再「割」!
2022-12-07 基督教論壇報 / 雅歌閱讀
華氏451度的禁忌年代